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学 / 正文

贾宝玉一直说要做和尚,林黛玉找机会试他一回,果然是银样镴枪头

Weave 2020-09-09 文学
宝黛爱情的基础,在于贾宝玉与林黛玉是“知己”。林黛玉的世界,贾宝玉懂。贾宝玉的人生观,林黛玉也懂。但是“懂”的范畴并不一定是所有。有一件事,林黛玉极其反感贾宝玉做,他却一而再挑战林黛玉底线,最终被林黛玉一“试”,就露出了怯懦的本质,遭调侃为“银样镴枪头”。
(第三十回)宝玉笑道:“我跟了你去。”林黛玉道:“我死了。”宝玉道:“你死了,我做和尚!”林黛玉一闻此言,登时将脸放下来,问道:“想是你要死了,胡说的是什么!你家倒有几个亲姐姐亲妹妹呢,明儿都死了,你几个身子去作和尚?明儿我倒把这话告诉别人去评评。”
“你死了,我做和尚”,这句承诺听着很感人,但林黛玉不接受,当场“将脸放下来”,质问贾宝玉那么多“姐姐妹妹”,要有“几个身子去做和尚”。林黛玉偷换概念,贾宝玉说做和尚,不是指“姐妹们死”,而是为林黛玉量身打造。突出她的重要。但林黛玉将自己与姐妹们并列,是宝黛爱情那时候并不显,不可太过唐突,露了痕迹。
林黛玉怒贾宝玉“口无遮拦”轻易许愿,加之她对爱情的理解,并不是“我死了,你做和尚”这般简单。林黛玉的丫头叫“雪雁”,她的芙蓉花签又是“昭君出塞”典故。王昭君又有“落雁”之名。她曾作《折足雁》酒令,显而易见,元好问的《雁丘词》才是林黛玉追求的极致爱情:“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曹雪芹也有《红楼梦》的主题爱情观。从秦可卿、秦钟、秦业,以及太虚幻境的设定看。秦太虚的:“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才是《红楼梦》的爱情主旨。
对林黛玉来说,要么“生死相许”,要么不在“朝朝暮暮”。她最后离开贾宝玉远嫁,贾宝玉释怀娶了薛宝钗,就是在践行“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贾宝玉“做和尚”的理论,并不让林黛玉满意。
(第三十一回)林黛玉笑道:“你死了,别人不知怎么样,我先就哭死了。”宝玉笑道:“你死了,我作和尚去。”袭人笑道:“你老实些罢,何苦还说这些话。”林黛玉将两个指头一伸,抿嘴笑道:“作了两个和尚了。我从今以后都记着你作和尚的遭数儿。”宝玉听得,知道是他点前儿的话,自己一笑也就罢了。
可笑贾宝玉不理解林黛玉的思想,就说林黛玉死了,你做和尚干嘛?明明林黛玉就不喜欢他做和尚,他偏要做和尚,实为“榆木脑袋”。
林黛玉这里说“作了两个和尚了”,非常重要。这句话带着林黛玉两辈子的不满意。前一世神瑛侍者灌溉绛珠仙草修成人形是为绛珠仙子。绛珠仙子终日游荡在“离恨天”,心中有一股缠绵不尽之意,就是对神瑛侍者有情。奈何神瑛侍者不敢接受,逃避下凡了却尘缘。意思是要和绛珠仙子做个了断。原因只有一个,神瑛侍者就是和尚。西方、灵河、侍者都是佛教称谓。神瑛侍者作为僧执事不敢接受绛珠仙子的感情,再正常不过。但绛珠仙子不那么认为,上一辈子因为和尚为借口逃避,这一辈子还要做和尚…,林黛玉又岂能不气。
(第二十三回)宝玉着了急,向前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教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王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
“癞头鼋”就是癞头和尚,“变个大王八”就是做和尚。“驮一辈子碑”预示林黛玉死后,贾宝玉出家,为她守墓余生。宝黛的结果应该就是如此。但是,这不是林黛玉所要的。生前不能相伴左右,死了守墓算什么?另外她还是觉得“生者当生,死者当死”。如果不能死生相随,就应该承担责任。
贾宝玉总将“做和尚”放到嘴边,不是男人的担当,是不负责任的逃避。偏偏贾宝玉不理解,他认为他与林黛玉一心,就应该追随着她。贾家是大族,为父母和祖宗,不能舍了皮囊,出家是对林黛玉最好的承诺。可惜,接连三次如此,林黛玉都得到了失望的答案。
(第二十三回)林黛玉嗤的一声笑了,揉着眼睛,一面笑道:“一般也唬的这个调儿,还只管胡说。呸,原来是‘苗而不秀,是个银样鑞枪头’。”
林黛玉不过试着吓唬一下,贾宝玉就露出来“本相”,变得惶惶无策,毫无担当。“和尚”是遁世逃避之意。林黛玉用“银样镴枪头”讽刺神瑛侍者和贾宝玉,恰当!

文|君笺雅侃红楼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