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学 / 正文

书人书语: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古花集》后记(作者 纵然)

Weave 2020-09-09 文学

     参加工作的时候还不满十七岁,虽说是个中学生,实际才上了六年半学,在解放初期也被称为小秀才了。一九五0年在砀山县唐寨区任文书,一九五一年调入县委宣传部任宣传干事,主要任务是收听中央广播电台的新闻,编写油印小报发到乡村作为黑板报材料。后调入县人民银行任工会主席,实际上还是做文书工作。一九五三年调到徐州人民银行中心支行,主要还是从事文字工作。一次要我撰写一篇以徐州地委的名义下发的关于加强银行工作的文件,三异其稿方勉强过关, 这才使我真正感受到 “书到用时方恨少”了。为此副行长专门送我两本书,一本是《标点符号》,一本是《语法和修辞》,要求我从最基本的知识学习。同时为了提高文字写作水平,还经常到徐州第三中学傍听语文课,一次老师讲解诗人艾青的诗《大堰河一一我的保姆》,被该诗深沉而强烈的情感彻底地征服了。于是,我爱上了诗。

    如饥似渴的读诗、学诗和写诗,诗成了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一九五六年十月我的第一首诗《儿

子的心意》在《新华日报》上发表。这是一首描写战士生活故事的组诗之一,因为解放初期,周围的同志,

绝大部份都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几乎每个人都有一段传奇故事,初学写诗时写了很多以战士为题材的小叙事诗。如唐寨区第一任区长,是当地有名的游击队队长,曾和一名小学老师恋爱,因其出身地主,组织上几次不予批准。第二任区长二十多岁就是营教导员,孟良士崮战役时负伤,留在当地一农户家养伤,后和一女子结婚,曾一同流落到西安。《儿子的心意》就是以他为原型写的。

    一九五八年三月,我被下放到邳县化肥厂工作,虽然遭受一些挫折,写诗的热情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五八年九月至六零年七月在浙江化工专科学校学习,这二年是我心情最好,写作和发表诗歌最多的时期。主要写了《家乡的赞歌》和《小船集》等组诗。一九九二年身患癌症,十一月二十日在北京医院手术后,第二天写了《无影灯下》三首诗,认为此生就要终结了。是诗救了我,又活了二十年,并继续着诗的写作。离休后写了二百余首诗,二00八年搬家时不慎将一本主要诗稿当作废品卖了。我的诗和我一样历经磨难,坎坎坷坷。

    邳州市第四次文代会上,在当代诗人吴洪浩、钱玉章等人的鼓励下,经过一番抢救性搜集整理,在残存的报刊上,诗的草稿的残页上,得诗103首,不加选择的全部集结成册。因全是六七十岁的作品,取古稀、花甲之意,名为《古花集》。在搜集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一本五六年十月至五九年三月的诗稿,存诗二百六十余首,均为学步之作,选出二十首附在集后,作为记念。

    对于诗,我还是坚守着最传统的信念: 生活是创作的源泉,诗是真实感情的自然流露,一个对生活冷漠的人,是不配写诗的。其次。我写诗坚持短些再短些,力求把每一个字放在最恰当的位置。往往为求一字稳,耐得半宵寒。

    对于当前诗歌,我基本不再看了,一是因为太多的痴人说梦,不知所云,硬是想方设法让你看不懂。二是太多的无病呻吟,看后让人昏昏欲睡。诗越来越远离了群众,一些人还在鼓吹诗只是给少数人看的。诗的现实性、社会性、战斗性没有了。我只有“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了。

    在成书的过程中,夫人薛以芬给予大力支持,外孙女吕婷婷和孙女薛晶挤出很多时间,进行编辑整理,并打印成册,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