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学 / 正文

这本书男人看了不适,女人看了致郁

Weave 2020-09-09 文学

NO°/210

Tuesday Oct.29,2019

这是孤岛第210篇文章

男人在婚姻中尽一切可能剥削妻子,

还获封了勋章,

而承担着一切家务的妻子,

却得不到一朵鲜花。

——Juno

不知道最近怎么了,身边的女性朋友大多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却在见过双方父母开始商量婚期之后跟我说:

“说实话,我对结婚没有任何期待。”

“我一点儿也不向往结婚后的生活。”

“我觉得我对婚姻的幻想破灭了。”

可能有很多男性不明白,现在的女生到底怎么了,不想结婚不想生孩子,所以我强烈建议男性朋友可以看看《82年生的金智英》,讲述了82年在韩国出生的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女生金智英逐渐被婚姻、育儿“逼疯”的故事。你会知道:

为什么现在的女生恐婚恐育?

为什么说家庭主妇是一份高危职业?

而对于女性读者而言,这本书讲述的只是再日常不过的事情了,真实的就像在你我身边发生的故事。

有豆瓣网友评论:

看完这本书你会认清一个现实: 

婚姻、育儿是女性的修罗场,没几个人能幸存下来。

01

为什么生了女儿要对婆婆说“抱歉”?

如果婴儿有听觉和记忆,那么女孩子在妈妈肚子里可能听到最多的话就是“抱歉”、“对不起”。

金智英的姐姐金恩英刚出生时,金智英的妈妈抱着小小的金恩英哭着对奶奶鞠躬道歉:“妈,对不起......”

奶奶只是说了句:“没关系,第二胎再拼个男孩就好了。”

后来金智英出生了,母亲依然只能满怀歉意,奶奶期待着第三胎是个儿子。

当母亲怀第三胎的时候,妇产科医生小心翼翼对她说:“可以凑成三姐妹了......”

结果母亲泣不成声,她试探着问孩子父亲:“孩子她爸,万一啊,我是说万一,现在我肚子里的这胎又是女儿,你会怎么办?”

“少乌鸦嘴了,别净说些触霉头的话,快睡吧。”

本来心存一丝幻想的母亲,听到父亲的话,彻底心灰意冷,一个人前往医院,默默将孩子拿掉。

我一个朋友,有次聊到这个话题,突然有些哽咽,说本来自己也可能有一个妹妹的,但因为奶奶和爸爸都有些重男轻女,当母亲怀上二胎去医院检查得知又是个女孩时,奶奶觉得应该把孩子打掉,没想到爸爸也赞同奶奶的决定,于是母亲只好去医院把孩子打掉,直到现在,母亲依然对这件事耿耿于怀。

知乎上有个网友说,自己生了女儿后,婆婆从来没有抱过自己的女儿,但是却很疼另一个儿子生的大孙子。

而这种区别对待只是一个开始。

自从金智英的弟弟出生之后,家里面所有一切都是以弟弟优先:

形状完整的煎豆腐、饺子、猪肉圆煎饼,都理所当然地送进弟弟嘴里,而金智英和姐姐只能捡旁边的小碎屑来吃;

要是有两把雨伞,一定是弟弟自己撑一把,金智英和姐姐撑一把;

要是有两袋零食,也是弟弟自己吃一袋,金智英和姐姐合吃一份;

金智英和姐姐从10岁时就要帮母亲分担家务,但是弟弟却从来不被要求分担家务......

而在学校,这种区别对待并没有消除:

对于女生的穿着,学校有着严苛复杂的规定:女生的制服裙子长度一定要超过膝盖;夏天白衬衫里面要穿着圆领无袖白汗衫,不可以擅自穿背心或者T恤,甚至不允许穿有颜色或者有类似的款式;夏天也要穿肤色丝袜配白色短袜;寒冷的冬天,即便冷得想哭,也只能穿一双丝袜和一双不保暖的皮鞋。

而男同学呢?除了不可以把裤管修改地过宽或过窄,其他不符合校规的穿着,老师通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有个女生因为穿运动鞋被教官拦下来,女生抗议道:“您以为女孩子是讨厌这些规定所以才故意不遵守的吗?是因为真的很不方便,我上小学时也是一下课就和同学一起玩跳马、跳橡皮筋、跳格子啊。”

而抗议的结果就是被教官惩罚要学鸭子走操场。

职场中也不例外,公司里只要有新人来,年纪最小的女生总是主动跳出来做一些琐碎的杂事,但是男性新员工就不会这样。

明明工作能力比同期男性同事要强,却被公司的核心干部团队拒之门外,理由是这是公司的长期项目,而女性员工必然会因为婚姻育儿而难以胜任。

“自己一直以来明明都脚踏实地地找寻出口,今天却有人突然告诉她,其实打从一开始这个迷宫就没有设置出口。”

“因为你是女孩”,光是这句话就压低了女孩们原本应该拥有的更广阔的天空。

02

为什么明明遭遇性骚扰,被责备的却是自己?

身为女性,似乎一出生就担负了原罪,明明没做错什么,但是无缘无故成为了被责备的人。

金智英就读的学校附近,经常有暴露狂出没,看到女学生吓得花容失色、四处逃窜,他就会更加兴奋。

有一次,暴露狂再次出现在她们的视野,金智英的女同学对外高喊“大哥!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没想到班主任走了进来,体罚了刚刚喊叫的女同学,还让她们写了悔过书。“有错的人应该是那爱脱、爱露的家伙吧,我们到底哪里做错了?“

有一次,女同学中的“大姐头”在某个早晨和暴露狂在巷子里狭路相逢,于是和其他女同学一起将暴露狂制伏,不仅没有受到学校表彰,反而被记过,一周不得听课,“女孩子怎么这么不知羞耻,把学校的脸都丢光了,真是不要脸!”

还有一次,金智英从补习班坐公交车回家的时候,遇到了一名心怀不轨的男同学,一路尾随,幸好父亲及时赶来,本以为会得到父亲安慰的她,回到家却被父亲斥责:“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补习班补习?为什么要跟陌生人说话?为什么裙子那么短......”

《黑箱:日本之耻》中,伊藤诗织被新闻前辈下药性侵之后选择了寻求警方的帮助。

没想到警察却对伊藤诗织的恋爱经历、性体验、或者中意的男性类型进行了询问。

而原警察视听刑事部长甚至在周刊上说了一通荡妇羞辱的话:“女方也有希望对方帮忙安排工作的企图,所以才会见面饮酒,此事充其量不过是男女纠纷而已。她甚至还跟着对方去了第二家啊!”

明明作为加害者的男性应该被强烈谴责,最后作为受害者的女性却成为了备受指责的一方。

03

男人的人生是多选题,女人的人生是单选题

身为女人,很多人一开始不会意识到,但逐渐会明白过来: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失去的过程。

家庭主妇——金智英的母亲也曾有过当老师的梦想,但实际上她读完小学便开始帮衬家里,在纺织厂没日没夜地工作,大部分薪水用来给家里的几个兄弟交学费。

而母亲的三个兄弟,一个当了医生,一个成为警察局长,一个从首尔师范大学毕业。

那个时候,母亲和她的姐妹才意识到:“原来在以家人为名的范围内,机会永远轮不到她们。”

为了补贴家用,母亲不得不从事家庭代工,其中一个项目就是卷门床密封条,尽管母亲的手因此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但因为工资较高,所以母亲一直坚持了下来。

而母亲的努力有的时候却得不到父亲的谅解。

有一次,父亲加班到深夜,回到家看到孩子们在玩密封条,对母亲抱怨:“你一定要在孩子旁边做这些味道难闻、灰尘又多的工作吗?”

母亲却还要低头说抱歉。

这种理所当然的牺牲一辈一辈延续了下来。

金智英的姐姐金恩英的梦想是成为电视制作人,所以想要填大众传播的相关志愿,但那时经济低迷,家里突生变故,父亲饭碗不保,所以母亲希望金恩英为了一家人选择就读师范大学,理由是有什么工作比老师更适合女生的?

但姐姐对母亲说“这确实是一份能兼顾小孩的工作,那应该对所有人来说都是好工作才对。”

最后,姐姐金恩英还是选择了在师范学校上大学。

从小,她们用牺牲换取家中哥哥、弟弟的前途和未来。

长大结婚后,她们又被理所当然地认为应该牺牲自己来维护家庭。

金智英结婚后,在对生孩子这件事顾虑重重时,丈夫安慰她:“智英,你不要只想着自己会失去什么,要多想想你会得到什么。成为父母是多么令人感动又有意义的事情啊!”

金智英沉默了,反问丈夫:“所以你失去了什么?”

对啊,成为母亲,对于一个女性来说,意味着失去在职场上的优势和积累,意味着孩子刚出生的每个夜晚都睡不够2个小时,意味着明明牺牲那么多却得不到认可和感谢......

但作为丈夫和老公的男人呢?他们失去了什么呢?

身为丈夫只会假装慷慨大方地说:“我会帮你的,别担心。我会帮小孩换尿布、泡奶粉、用开水煮纱布杀菌的。”

能不能不要再说帮我了?帮我做家务,帮我带小孩,帮我找工作,这难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吗?再说,要是我去工作,赚的钱难道都只花在我身上吗?干嘛说得好像是发善心帮别人做事一样?“

每一个成功的男人的脚下,堆满了妻子梦想的残骸。

每一个躲在车里抽烟、喝酒解闷的夜晚,都是妻子摊开青春反复煎熬。

《致命的女人》中,贝丝为了照顾家庭,放弃了钢琴家的梦想,因为她的老公并不需要一位钢琴家妻子,而是需要下班回家就准备了一顿丰盛晚餐的妻子。

前段时间,陶虹在《我是演员》的惊艳亮相,让很多观众想起了这个沉寂了十多年的女演员,她亲自在排练现场画分镜头,把一个只有60分中规中矩的剧本改成了90分的优秀剧本,虽然40多岁,依然能够生动演绎少女的娇羞,就连黄渤也说,“陶虹要是做导演,绝对不会比徐峥差。”

我听了却觉得惋惜,多少女性的“本可以”被扼杀在婚姻家庭中。

《醒来的女性》中有这么一段话:

每当她想起和兰尼结婚,脑海里就会浮现这样的画面:她一个人跪在地上,擦着厨房的地板,婴儿在隔壁房间啼哭,兰尼却和朋友们在外狂欢。他仍坚持生活就是享乐,可是,如果她让他多承担一些责任,她就变成了束缚他的苛刻的妻子—不了解男人的母老虎、黄脸婆。她看到自己眼泪汪汪地向他哭诉,而他则毫不理会,高谈阔步地出门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寻欢作乐。这个场景总是如此,她想象不出更加美好的画面,他给她的角色不是她所渴望的。”

这是丈夫习以为常的天堂,也是妻子水深火热的修罗场。

成为妻子和母亲后,女性的人生开始被吞噬,附着在丈夫和孩子身上,她心甘情愿被奴役、剥削,偶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不通自己怎么变成了母亲的样子。

黄阿丽在脱口秀中讲过,男人只是偶尔带带孩子,就被夸真有耐心啊,而一直照顾孩子的妈妈呢?却没有收到一句赞美。

男人在婚姻中尽一切可能剥削妻子,还获封了勋章,而承担着一切家务的妻子,却得不到一朵鲜花。

04

家庭主妇是世界上最高危的职业

然而,在很多人眼中,家庭主妇只是一群整天在家闲着没事做的女人,只有当事人才知道,家庭主妇是一份高危职业,一旦你成为家庭主妇,就意味着你必须24小时营业,不管是辅导孩子作业的高难度操作,还是应对“我袜子在哪儿”的突击检查。

有一次,金智英把女儿送到幼儿园之后,看到超市门口贴着一张冰淇凌专卖店员的招聘海报,于是问了正在工作的店员关于招聘的问题,店员说自己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告诉她这是一份很不错的工作,金智英觉得应该回去和老公商量一下,在转身准备离开时,店员说了一句:“我也是大学毕业的。”

这一句话却让金智英想哭,生完孩子以后连兴趣和才能也被局限了,令人感到满心期待的事情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令人疲惫的无力感。

再也没有想做的工作,只有能做的工作,一份冰淇淋店员的工作对于大学毕业的金智英来说竟然也是一份“难能可贵的不错的工作”。

偶尔天气很好,金智英带着女儿去咖啡馆点了一杯咖啡,却发现周围几名三十几岁的男性上班族在窃窃私语,“我也好想用老公赚的钱买咖啡喝,整天到处闲晃......妈虫还真好命......我一点也不想喝韩国女人结婚......”

牺牲自己的梦想和人生的家庭主妇,在外人眼中却是一只到处闲晃的妈虫。

写这本书的作者是一名心理医生,有一次,他在处理家中的垃圾时,却发现废纸箱里堆满了小学数学习题,写满了妻子的解答,那个时候他以为这这是妻子的特殊兴趣。

医生的妻子是数学天才,学生期间就拿了各种数学比赛的大奖,当医生问妻子为什么一直在解小学数学习题时,妻子只是简单地回答了一句:“因为有趣啊。”

“依你的水平怎么可能会觉得这很有趣?应该简单到不行才对吧?“

“因为现在能按照我的意愿做的事情就只剩这个了。”

“成为母亲后,过去的人脉会从此中断,遭到社会排挤,被关进家庭,并且只允许做‘为了孩子’的事情。”

最后:

萧红曾说过:女性的天空是低的,羽翼是稀薄的,而身边的累赘又是笨重的!而且多么讨厌呵,女性有着过多的自我牺牲精神。……不错,我要飞,但同时觉得……我会掉下来。

然而,每一代女性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去抗争。

站出来和老师公开叫板,要求改变午饭顺序的女同学;

打破“女生不能当社长”的偏见,成为大学第一位女登山社社长的学妹;

为了摆脱对女性职员的刻板印象,拼命工作产后一个月就重返职场的女上司......

萤火虫的光芒虽然微小,但是成群的萤火虫会照亮夜空。

每一代女性的奋力抗争,会让下一代的天空更加宽阔明朗。

-End-

图片来源:日剧《坡道上的家》


“喜欢”不贵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