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文学 / 正文

7、穿上了军装的少年援朝——《不平凡的平凡》

Weave 2020-03-23 文学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三中队列队完毕,陈连长用方才常营长同样的方法把三中队分成了三个小队,每个小队二十人。陈连长说到“立正!下面由施援朝副中队长宣布中队决定。”全队一片寂静。援朝大步走到队伍前面的正中间,同样是一个标准的军礼,为此,援朝根据大队的要求,已经练了两个晚上了,还专门请教的后院警卫连的战士。援朝郑重的拿着一张事先写好了纸张。宣读到:”根据红后代红卫兵纠察队大队的要求,经三中队队领导研究决定:一、三中队分一、二、三,三个小队,每个小队为二十人;二、暂由徐海涛任一小队代理队长;王洋洋任二小队代理队长;贾捍东任三小队代理队长。待报大队批准。红后代红卫兵纠察队大队三中队。“下面由程建军中队长,对本周军训内容提出要求。”陈连长说到。程建军中队长对三中队本周内的军事训练项目,政治学习内容,作息时间要求,纪律礼仪规范等作了具体的安排。接着在陈连长的口令下练习了列队与齐步走的训练。直等到十一点多了才轮到三中队领服装。在陈队长的口令下,三中队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宿舍大楼,来到一楼五号餐厅,大家兴奋极了,说说笑笑的列队按照自己事先报的衣服号,依次领取了服装和行李。又分头由程建军中队长带一小队,陈连长带二小队,崔援朝正好带三小队上了三楼,来到了各自的宿舍。每一间寝室四张上下铺的床,住八个人。一般站队在前面的大个住在下铺,小个住在上铺,除非个别非常胖的。在大家整理床铺时,捍东十分感激亲近的小声对援朝说“真是谢谢你呀!”“跟我没关系,那是因你个高站在前边,所以是暂时代理。”援朝实实在在的说到。“那也是你的关照,今后还得靠你呀!”“你会干的很好的。””你放心!我绝不会给你丢脸的。“援朝与捍东相互说着。这时,大家又争着抢着地穿上了军装,有军帽、军装、解放鞋还有一副人造革带军徽卡口的武装带。大家高兴极了,尤其是像援朝同样不是军队的子弟,更是你拍我我推你的兴奋不已。穿戴整齐后,每人又在左臂上,佩戴上新发的宽式黑字红卫兵纠察队的袖标,一时精神极了。这时午餐时间到了,各小队列队下楼走进了一楼的三号餐厅。再看这时,一队队整齐划一兴高采烈的战士,按规定来到餐厅自己的餐具箱前,拿出自己的餐具,规规矩矩站排依次来到各个窗口,由两个炊事班的战士给打饭菜。餐具是每人一双筷子、一把羹匙、两个菜盆、一个饭碗,都是亮亮的金属的。今天是大米饭,四个菜打在一个菜盆里,汤随便喝自己去打。饭桌也是按小队固定的座位。中队长们多少随便一些。援朝在一个空桌前刚坐下,就看西西端着饭菜一阵风似地来到援朝旁坐下,“换军装了!不认人了!好精神呀!”“站起来我看看。”“别!别!别!这里这么多人。”“那怕啥!”援朝有些腼腆的与什么也不顾的西西相互说着,西西本来就穿着一身新军装,没有什么变化。原来,三号餐厅是在一楼的北头,是一个东西穿开的大厅,因此三中队与女生中队。还有大队的领导在一个餐厅。“怎么看样捍东像似小队长的呀!”“是呀!”“是你提的吧。”“不是呀!是中队分了三个小队。由让站在前面的暂时代理的。”“就是你的意见!你这个人呀,心眼就是好!”“真的不是。”“要换成他呀!绝不会理你的!””看你说的。“这时援朝道觉得西西有些偏见。“这些肉给你吃吧,我不爱吃了。”“我这够了。”“知道你爱吃肉,给你。”西西也不管你是否同意,端起菜盆就把她菜盆里肉拨到援朝的菜盆里了。“好了!好了!我吃!我吃!你不要拨了。”援朝生怕别人看到。“快吃,我等你呀。”“你先走吧!我们中队这么多人哪!下午还要整理内务,学习叠被子哪。”“哦!当官了!有架子了。”西西撇着嘴说。“不是!不是!不是的……”援朝被西西说的有些着急,又不知怎么说好了。西西一看援朝这个样子就更笑了起来,“好了!我的施大中队,我知道了,那我先走了。”“好!你走吧!”这时,援朝如释重负喘了一口气,看着西西走向洗碗处。“看谁那!”援朝回过头一看是张团长、常营长、与华东、大明四人也是端着饭和菜走过来了。援朝慌忙的站起来,马上要立正敬礼,“不用了,不用了。看看!一天就让常营长训练的像一位战士了。多精神呀!”“不过你这是违纪。”“我……”援朝的手不上不下的停在那里,让张团长说的红着脸说不出话来。“现在午餐时间,是你的自由活动时间,不用行军礼的,打个招呼就可以了。你要行军礼,算不算违纪呀!”说的大家都笑了起来。“坐下吧!”不知怎么的,援朝现在一在华东、大明他们面前那种自卑感又上来了。援朝刚坐下,张团长又说“援朝呀!听华东说你球踢得不错?”“会点。”援朝怯声声地回答道。“我也是踢足球的。”“是么?!”“你看看,你看看,一提踢足球,咱们的援朝就来精神了。”“呵呵呵。”援朝傻笑着。“我们要把足球赛搞起来,就由你援朝负责抓足球,什么篮球、排球、乒乓球的都搞起来,每天下午三点以后自由活动时间就搞球赛。大明呀!这个事就你负责抓了。”“好的!”大明很高兴的答应着。一会吃完了午餐,援朝跟在张团长他们后面,走出了餐厅。援朝来到了操场,大家都在操场闲站着。这时,捍东又快步向援朝走来,见面就说“援朝你真行!张团长对你也这么熟呀!我都妒忌了!”“哪呀!张团长是让我组织足球赛。”又有一种满足的优越感袭上援朝的心头。“这是你当然的内行呀,到时算我一个呀!”“这没问题!”援朝与捍东说着说着就走进了宿舍。下午一点半在三楼集合,陈连长由炊事班请来两位解放军战士,和陈连长一起每人负责一个小队,教“叠豆腐块”,援朝还在三小队。三小队二十人把捍东的宿舍挤得满满的,解放军先做了一次示范,又开始分解讲解。首先要把被子在床上铺平,然后把左右两边分别向中间叠起来,然后在被子的左右两边分别选出一样大小的距离;二、再把被子的两边儿先折到中间来,然后中间部分用手,大约是一个拳头的距离隔开,然后用手掌将中间部分反复往下压;三、要注意处理被子的边角部分用食指往上方勾一下,保持它的直立,呈90°;最后,把被子折叠好以后,整理一下它的边角选择更好看的一边朝外即可。“叠豆腐块”工程整整练习了两个多小时,基本上可以说大部分人都有模有样了。又整理一下各寝室及走廊分担区的卫生。按作息时间五点晚饭后稍作休息。七点开始包括听新闻在内的一个半小时的政治学习讨论时间,然后简单的洗漱后,九点就听到熄灯号了,紧张的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就响起了起床号,洗漱完毕六点操场列队,走步、跑步等,稍作休息,七点吃早餐,稍作休息,八点准时开始军训两个小时,前两周军训的主要内容就是:分中队或小队列队、齐步走,后又有正步走。及大队合练。十点休息半小时自由活动。十点半到十一点半是政治学习。政治学习主要是以小队为单位在操场上围坐一个圈,轮流念“语录”和“老三篇”,及有关报纸社论等。十二点午餐后自由活动到一点半;一点半到三点是军体活动,如:军体拳、消防、救护、防爆、军歌、紧急疏散等。下午三点自由活动到晚餐五点。一天下来是紧张而有序,愉悦而充实。可还是有一些同学一开始是跟不上的,逐渐也的都达到要求了。在这段时间里捍东是非常的积极主动的配合援朝工作,认真仔细的搞好三小队的军训学习,在打扫卫生等方面更是卖力气,深受大家好评。一周后就由大队正式任命为小队长,捍东很是高兴,与援朝的关系好的就像一个人似的。援朝对捍东也有了根本变化的看法。

        就在军训开始的第三天,还是吃午饭的时候,张团长又把援朝叫到与他们大队同一张桌上吃饭。一开始张团长就说“球昨天我就都给你们办齐了,足球、篮球、排球、乒乓球都有,在五号餐厅哪。明天是你们军训以来的第一个周日,今天下午你们都可以回家,都通知了吧!”张团长问了问华东,“都通知了。”华东回答到。“以后可就没有休息日了。我要求你大明呀!下周一开始做准备,周三下午三点钟准时开赛第一场足球。怎么样?啊!援朝中队呀!”大明面向援朝说到“没问题!是不是援朝?”援朝站起来立正回答道“保证周三下午三点足球赛准时开赛。”援朝的这一句话,引来餐厅全体的目光。“好!我就爱听这话。”张团长接着又说“常营长好打乒乓球,足球华东你到一中队,大明你到二中队,我就到三中队,施队长呀!要不要我呀!”“要!要!要!太要了!”援朝只能这样说。“那就好!篮球、排球、乒乓球,大明呀!最好也要同时开始。抓紧呀!”张团长很高兴的说着。吃完午餐后,刚走出餐厅,捍东就在楼门口等着。看援朝走过来了,迎上去就问“周三就要赛球呀!”“是呀!我正要找你哪。”“你先找?”援朝想了一会问道“三小队爱踢足球的能有几人?”“我摸了摸底能有七八个吧。”“那好!明天下午让他们一点提前到校!”“明白了。”捍东马上反应过来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得安排完了就走。”“我等你啊!”“那你跟我来吧!”捍东高兴的随着援朝一起落实了一、二小队人员,一共又十九人。后又来到姜大明的宿舍,大队是每人一间宿舍兼办公室。援朝在门前喊了一声”报告!“”进来吧!援朝。“大明正一人在屋,见到援朝进屋就说“就知道是你,你来了是不是明天想来收拾球场呀!”“是呀!”援朝有些惊讶!“油漆、刷子、白灰我都给你们准备好了,球门网张团长已经同球一起拿来了。”“太好了!我们明天下午来刷球门,划场地。保证周三准时开赛。”“那你现在就去与炊事班联系好,明天好给你们开门。”“好的!谢谢!姜大队!”“快去吧!”援朝转身就与捍东,向楼下跑去,很快就与炊事班的赵班长联系好了。一切落实好了,都快三点了,援朝才与捍东一起走出校门。

        捍东与援朝一样,也是头一次穿军装,两人走在街上别说多神气了,有说有笑别提多高兴了。通过这一段时间,援朝与捍东的关系可不一般,援朝还是中队分工侧重负责第三小队,捍东这个三小队长就好像是援朝的影子一样。每次在捍东面前,援朝心里不知不觉的都是神气极了。捍东在援朝面前也是甘拜下风任劳任怨的。两人真是成了一对谁都知道的好朋友了。边走边说,一会先到援朝家,就相互分手了。

        援朝还没到家,就看到一个比自己还大一年的,叫郭贺年的西院的孩子,一把把小弟弟明明推了一个跟头。援朝二话没说,上去一脚将其踹到,上去又是一脚。郭贺年一看是援朝穿着军装回来了,爬起来,捂着肚子就往院里跑,边跑边说“你弟弟欺负我妹妹,把我妹妹的眼睛都迷了。”“援朝你等着!”这时援朝的那股劲又来了,放下刚扶起的明明,向西院追了过去。这时胜美也从楼里出来了,喊道“哥你回来吧!”郭贺年也跑进了自己家里。援朝这才罢手。回来了,在弟弟妹妹面前,这回援朝感到自己长大了许多。一身整齐的军装在妹妹弟弟面前显得非常的威武。援朝在妹妹弟弟们叽叽喳喳的问话中一起走进了楼里。刚刚在屋里坐下,就听爸爸问到“援朝回来了?”援朝喊了一声“爸爸!”就与妹妹弟弟们马上地站了起来,来到走廊,正看到爸爸在门厅里换鞋。“哎呀!我们援朝成了解放军战士了。”爸爸抬起头来称赞道。“爸。”援朝边说边扶着爸爸来到屋里,这时大姨也来了“哦!都回来了。晚饭也好了。”大姨从来就没有管爸爸叫什么。“好,等会他妈妈。”爸爸又说“援朝啊!站起来让爸爸好好看看。”“立正!”随着爸爸的口令,援朝站起来,立正站好,“向后转!”“向前转!”“敬礼!”援朝又随着爸爸的口令向爸爸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在妹妹弟弟们拍手叫喊声中,爸爸再一次的称赞道“好!像一名解放军战士。”“谁像解放军战士呀!”“妈妈回来了!”弟弟第一个喊着跑了出去。援朝和爸爸妹妹们也一起站了起来,来到了走廊,这时妈妈已经进来了,妈妈看到了援朝,把兜子交给了胜美,一手拉着援朝的右手,一手抓着援朝的左臂,“哎呀!真是我们家的解放军呀!”然后又非常亲切的用双手,轻轻的拍了拍援朝的脸颊,说到“真是我的援朝呀!妈妈真有福气呀!”“妈!”这是援朝第一次感觉到在家里害羞。这时大姨又说到“春华回来了?饭也好了!”“好吃饭。”妈妈边说边与大家一起走进餐厅。援朝与爸爸妈妈洗漱后,一家人都在餐厅围着桌子坐下了。“今天得喝点酒。”爸爸说到。“那我再炒两个菜吧。”大姨说着走出餐厅。这顿晚饭,说不上丰盛,但是,绝对是全家近一段时间以来最高兴的一顿晚餐。后来的时光也证明,这也是援朝全家最后一顿最高兴的晚餐,”咳!“。援朝在爸爸妈妈不断惊喜的追问下,在妹妹弟弟七嘴八舌的吵吵下,很是得意,又很兴奋的讲述着仅仅这三四天经历的过程。每当讲到一个突出的细节时,爸爸就会端起杯说:”来!喝一个!“妈妈高兴的也禁不住的拍起手来。这顿晚饭吃到六点多钟才结束。

        第二天,妈妈边给援朝收拾着要换洗的衣裳,边又是嘱咐着援朝。直到吃完了午饭,援朝迫不及待地拎起装着衣服等的尼龙丝袋,走出楼门直奔八一小学。昨天晚上不知什么时间下起了下雨,直到今天上午才停了下来,外面的空气非常的清新。援朝走到半路很自然的又遇到了捍东和几个同学,就一起走进了学校,直接来到了宿舍大楼,到寝室脱掉军装,换上一般的衣服。这是看到该到的同学都差不多到了,就一同下楼来到了厨房,找到了赵班长,来到了五号餐厅,领出来了白灰、油漆、刷子、大门网等东西,大家七手八脚的拿着走出楼门,来到操场。突然捍东说”援朝!没有尺呀!“援朝愣了一下,就说“没关系!你来吧!”援朝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先分出去两伙,每伙三人,由一小队队长徐海涛分别负责刷两个大门,挂门网;剩下的十二三个人分成两伙,其中的一伙六人由二队小队队长王洋洋负责,沿着红砖线划球场边线的白灰线;余下的七人都是三小队的,由捍东负责跟着援朝划里面的白灰线。援朝又强调地说“刷大门的不要漏刷,门网要挂结实了,关不住的地方,找个什么线的绑一绑;划白灰线的,咱们没有尺,宽度为一小扎。”援朝伸出手比划着。“但一定要均匀,红砖线就是球场的边线。昨天这点雨下的太好了,使我们划白灰线的附着力更好。划里面线的听我指挥。”“大家听清楚了么?”“听清楚了。”“好!开始干吧!”援朝先让捍东去找赵班长,找一段连起来能有七八十米的绳子来,就领着三中队的其他人来到球场南边的中间,在红砖线上找到了那块横着的红砖,又让另一个人到北面边线,去找同样的那块横着的红砖。一会捍东就拿着一把绳子来了,把它接起来。让一个同学用脚把绳子踩在横着的红砖上。另一头抻到北面同样踩着,援朝让捍东先沿着绳子用白灰划了一条细线,后再描成一小扎宽;援朝又用步伐找准了中心点,用这个中心点划了一个圆。又用同样的方法划了两边的门区线,和十二码发球点。边干捍东边担心地问“援朝呀!这准么?”“没问题!都在我心里哪!这又不是正式比赛。基本准就可以的。”等到大门刷好了,门网挂好了,场内标准线都划好了。站在主席台上往下一看,捍东那是真心佩服的五体投地,说到“援朝呀!我真的服你了!”大家也都纷纷称赞。“都是你们干的!”援朝的话还没落地。就听一声女生的质问“都是谁干的呀!”大家回头一看,正是西西、南南姐俩走了进来。从军训以来,援朝不知怎么的,就怕西西在众人面前出现。西西那种什么也不顾,拉着你就说,而且是什么都敢说的劲,真是让援朝不知所措。“西西来了。”捍东抢着说。“啊!行你们提前来!也不招呼我一声,就是你们那施中队当官不认人了。”说着说着西西那劲又来了。“我们这是工作。”援朝又让弄得不知说什么是好了。“什么工作呀?啊!……足球场划出来了,好棒呀!”“看来呀,我哥哥这个小中队长选对了。”说的除了援朝大家都笑了。“那当然了!”捍东接了一句。“好了!收拾东西,送回五号餐厅。”援朝瞪了一眼西西说到。这时南南说“西西别闹了!走吧!人家真的在工作。”“那好,晚饭见。”西西对援朝紧了一下鼻子,与南南走了。就在援朝刚好洗漱完,穿上军装,就见大明走进来就说:“走!张团长在楼下等你哪!”“啊!”援朝回头向窗外一看,果然张团长背个手在足球门那站着。“好!走!”“张团长没说什么吧?”“好像说什么,倒是挺快的,准不准呀。援朝有问题么?”“没大问题!你放心。”两人边说边走下楼。来到张团长面前。“你有尺么?”张团长劈头就问。“没有呀!”“我这不就给你拿尺来了吗!昨天我给忘了,你倒挺快呀!”“昨天下点雨,划白灰线附着力好一些。”“那倒是。但你根据什么划的?”“是用步量的”“那能准么?”“基本没问题。”“基本没问题?那不行,这是比赛呀!”援朝正不知怎么回答时,张团长严肃地说“咱两就量你的发球点,如果不错,那就拉倒,如果错了,哪错改哪。来!”“发球点距门线多少米。“十二码,基本就是十一米。”援朝答道。”还可以就按十一米。来你拉起点。“援朝接过皮尺按在地上,张团长转着皮尺走到发球点蹲下看了一眼,一边收着皮尺一边问道”你是怎么量的?“”我迈大步基本就是八百,十五步是十二米,我退一步就是十一米。“”你这小子,还真行!正好十一米。“张团长高兴的说到。“走看看那个发球点去,看看你是不是蒙的。”张团长又是笑着说。这时援朝紧张的心才放下。到那一量十一米也正好在圆点的下沿。”你这小子还真有点办法。看来很内行么!办事痛快利落,又能把问题想得这么周到。我就喜欢这样的兵。“张团长呀!还真有个事想请示你。”“说吧。”“关于裁判的事。”“哦,是个关键。你说说看。”“不能太严,太严,我们没有正经的裁判;又不能不裁判,所以我想比如冲撞只要不是有意的,就不吹了,再说了我们又不可能有太重的冲撞。……”“好了!你不但想的很周到,而且很有分寸。就你说了算了。”张团长这时很满意的说,后又小声地说”主要的是周三第一场要有我们三中队,我可是踢前锋的呀!“”那没问题,张团长是踢内锋还是边锋。“”左内锋呀!进球的!“”那您是右脚球了。“”是呀!你真是行家呀!“”张团长保证没问题了!你就等进球吧!“”好了!吃晚饭了,走吧!“张团长与援朝边走边说着。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