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文化艺术 > 书法绘画 / 正文

《石门颂》临摹解析(3)

Weave 2019-09-14 书法绘画

第四类为自右而左的点。如“宣、冥、定、自”四字(见图一至图四)。这种行笔习惯也只有《石门颂》中存在。原因在于,一来和字势相关,因字生形;二来和《石门颂》笔画时时都含有篆意相关,实质上就是篆书的习惯和用笔。对比此四字来看,切入纸张的角度、行笔的方向都存在差异。

第五类是回旋点。顾名思义,这也是一种比较特殊的点,原本是自左而右行笔,至中段扭转改为自右而左行笔,实质就是比第四类更为夸张的写法,极其明显地呈现了篆书的行笔特点。这一类字形在《石门颂》中特别多,充分说明《石门颂》的“篆意”,不仅体现在线质上,同时也体现在“行笔”上。这类点画行笔的角度和方向与字形下方的向左或向右的行笔有关,考虑到是否可以保持平衡。“高、褒、亡、夭”(见图五至图八)四字的点画与横画之间的锐角较小,形状如同逗号的方法,有明显的的回旋动作。“高”字横画起笔有明显的重顿,有效地保持了呼应,笔法上一气呵成。这一组当中,前两字较圆,“亡”字已经有明显的行草笔意,灵动飘逸、点画迅疾,这种感觉非常难得。“夭”字则为方。“皇、夷、午”三字(见图九至图十一),既有回旋动作,又有纵向的笔势,字形非常精神,点画起到了偏中求正的作用。“年、度、写、宁、言、守”(见图十二至图十七)这六字一组与前面的七字又有区别,点画基本上为“7”字状,自左而右的行笔过程中多了一秒,视觉观感上有了明显的变化。“7”字形点画要注意行笔的速度和控笔,转和收如果做不到干净利落,势必会臃肿难看。三点。列出“就、然”二字(见图十八、图十九)。这二字如果以字中全部的点画而论,远不止这三点,实际上有五点之多,此处主要是侧重其中的一组而言。“就”字左下方有三点,是由横画变来的,因为这一处理,使得整个字行草化了,具有行书意趣,变得灵动飘逸。“然”字应该是四点底,现在只有三点,最左侧一点似乎已经风化,不管如何,目前清楚可见的三点似乎恰到好处,如果将最左侧的一点算上,字形重心反而觉得偏了。四点。列出“骑、无、烝、庶、勋”五字为例(见图二十至图二十四),各呈其态。“骑”字左侧“马部”四点没有简省,有意繁复,使得字的密度加大,四点密集、点画细长,竖向排开,行笔轻盈,与“马”字的行笔非常协调,融为一体。“无”字四点比较随意,中间两点竖向行笔,两侧是斜向的,形成反差对比。“烝”字四点呈弧线形,使得字形非常飘逸空灵。“庶”字四点皆为竖向行笔,上宽下尖,右侧最下,显得跌落,略有不协调之意,估计与石质或捶拓有关。“勋”字四点比较稀疏,就整个字来讲,有些失却均衡,“重”部中“里”的一块显得有些淤塞,可以适当调整,使整个字更加空灵、均衡。当然,点画的处理在《石门颂》当中可能还有一些未曾提及的,归结到一点,就是要注重变化、无处不在的变化。同时在多点时注意变化和呼应,比如“就”“然”二字,“就”字右侧还有两点,“然”字除了底部三点之外,上方左右两点都注意到了呼应变化。“骑”字除了左侧四点之外,右“奇”部中尚有三点,都要注意到变化。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