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经济金融 > 经济 / 正文

餐饮商家线上“自救”,为什么说“提流量”才是破局关键?

Weave 2020-09-09 经济

疫情之下,餐饮业遭遇重创,95%的餐饮店关门歇业,数千万餐饮从业者待工。

一些知名餐饮企业纷纷表示,自己账上资金很难扛过三个月。纵使一些餐饮品牌未关门,比如麦当劳、肯德基、汉堡王等西餐也不提供堂食,只能自带或外卖。

这时候,空荡荡的大街上,美团、饿了么快递员飞奔的身影变得更加清晰,更加让人印象深刻。

显然,外卖已经成为当前疫情封锁之下,"抢救"餐饮业的最重要方式。这时候,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过高的话题再次甚嚣尘上。

那么,到底餐饮业的最大压力来源于哪里?疫情之下,餐饮业到底如何自救?

1

外卖从增量市场,变成餐饮业救命之水。

在没有疫情发生的时候,外卖被很多餐饮店老板看作是"增量"市场。自从疫情发生以来,餐饮业线下交易基本停掉了,外卖创造的订单成了"主力",担负起餐饮业救命的重任。

一则数据显示,当前餐饮业的复工主要以外卖的方式,武汉市2月25日一天餐饮外卖的数量达到13万单。

餐饮巨头西贝表示,外卖正在成为其主要收入来源,营收从几十万,逐渐涨到100万,到2月2日涨到了200万。

虽然,外卖的营业额只有平日营业额的2000万的十分之一,但这对疫情下的餐饮巨头也是一份难得救命钱。

"我们全国的所有门店都是在正常营业,包括湖北武汉的门店,营业主要是以外卖为主。"眉州东坡负责人表示。

火锅连锁店—呷哺呷也没有将门店全部停业,而是选择靠近医院、居民区方便的门店开展外卖业务。

来自美团研究院的数据显示,短期内近三成受访餐饮商户转向外卖自救。目前营业的商户中,53.6%的商户外卖收入占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其中,高达42.9%的商户外卖占比超过70%。

平日里,外卖在许多餐饮企业的收入里占比仅有20%-30%,被视作餐饮企业的"增量"市场。

而如今外卖的占比已经提升到70%,甚至90%。显然,外卖平台已经变成了餐饮企业自救的"主力军",提供的是"救命之水"。

2

房租才是餐饮业的压顶之石。

假如在疫情期间没有外卖平台,餐饮业将丧失维系生存的希望。正当外卖平台在积极帮助餐饮业抗击疫情,“抢救”它们的时候,关于外卖平台佣金压垮餐饮业的声音再次此起彼伏。

那么,餐饮业的成本组成到底是怎样的,到底什么才是压垮餐饮业的最后一根稻草?

我们首先来看下,外卖平台佣金的构成。一般来讲,外卖平台收取的佣金包含了平台使用费(1%-2%)、技术服务费(2%-8%)、配送服务费(11%-14%)。

其中,配送服务费,也就是给骑手的费用占比高达80%。目前,每一单外卖,骑手拿到的钱大概在8元,而用户一般支付3元-5元,剩下的都要由平台补贴。

从美团财报数据也可以看到这一点。据财报,2019年上半年,仅骑手费用一项,美团总计支出就超177亿元,而2019年上半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216亿元。

显然,美团外卖平台佣金收入的8成多都用在了骑手工资上。

假如餐饮企业不使用平台提供的配送服务,自己配送,只需要支付最多每单5%的佣金即可。

而且只有外卖订单产生后,餐饮企业才支付给平台佣金,但是却节约了店内服务员成本、店内就餐占用场地成本,它是弹性的

而占营业收入近50%的餐饮业房租的成本则是无论有客人吃饭,有无订单产生,都要支付的硬性成本,它早已成为餐饮业最大的压力来源。

2017年,知名餐饮企业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女士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房租压力对企业过大,二三线城市大概占营业额的20%-30%以上,在一二线重点城市的繁华地段,租金占比高达40%-50%。

有媒体采访中关村某商场地下一层的餐饮档口老板,他说自己这个小店每月的租金是4万元,还以每年5%在上涨。而他的日营业额平均为3000元,每月大概8万左右的收入。

也就是说50%的收入交了房租,再扣掉20%的人工,30%的食材成本,他每个月的收入只有10%-20%。

"起早贪黑,每月赚这点钱,真不如去建筑工地搬砖。"他愤怒地感慨道。

如今,疫情之下,大量餐饮店都关门了。虽然也有很多商场采取免房租10天,或减免一个月房租的50%,但是这对于线下消费几乎归零的餐饮店来说,完全是杯水车薪。

因此,外卖平台的佣金并非是餐饮业的最大压力来源,不断上涨的房租、人工成本才是。

前不久,西贝、老乡鸡、九毛九、乐凯撒四家餐饮企业通过媒体发声,呼吁国家能够对餐饮企业在免税、减税、员工补贴等方面出台一些政策,来缓解餐饮等受疫情影响严重的行业和公司面临的现金流紧缺局面。

3

抓住流量扶持机会,做大外卖单量,春天就会到来。

显然,外卖平台的佣金并非是餐饮业的最大压力。现在全国上下,都在积极复工复产,吃饭的需求正在爆发。

餐饮企业在外卖平台的帮助下,积极抓住外卖流量扶持机会,做大外卖单量,才是当务之急。

数据显示,截至2月25日,全国24城平均复工率80%。很多北京、深圳的读者都反映,早晨上班的堵车现象又出现了。

这么多人复工,总要吃饭的。由于餐饮堂食仍然受限,外卖必然成为上班族主要就餐方式。

针对复工复产带来的外卖单量激增,外卖平台也发布一系列举措,以帮助餐饮企业抓住机会,做大单量。参与流量扶持的餐饮企业,都收益颇丰,甚至超越了疫情发生前的单量。

借助外卖平台提供的流量扶持、"无接触安心送"等举措,旺顺阁北京地区的外卖月订单量就达到4万单,比之前增长了1万单,订单量涨幅30%,月交易额增幅为40%左右。

安徽地区的奶茶连锁卡旺卡,在疫情期间,外卖在整体营业额的占比激增至80%。虽然只有不到一半的营业门店数,但在外卖平台提供的流量扶持以及各种运营活动推广下,卡旺卡的单日订单峰值达到了10800单,远超出疫情之前的峰值。

我们不妨算一笔细账:假设一个商家每天有20单外卖,每一单收入30元,佣金是18%,其他成本暂且不计,则每天利润为492元。

(1)如果订单量不变,平台佣金率下降10个点到8%(如此低的佣金现实中已经不太可能实现了),那么每一单外卖收入增加了3元,每天只多赚60元。

(2)如果佣金不变,通过平台流量支持,以及商户经营的改善,订单量提高50%,每天30单,则每天利润为738元,收入增加远远高过降低佣金带来的效果。

由此可见,复工复产的大趋势下,外卖正在帮助餐饮业恢复元气,甚至带来新的增长。与其抱怨外卖平台佣金高,不如抓住复工机会,创新菜品和配送方案,趁机做大单量,提高收入来得实在。

谁抓住了这波靠外卖流量增加营收的机会,谁的春天就更早到来!

结 语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武汉大学的早樱都绽放了,疫情也基本控制住了。3月5日是惊蛰,万物复苏,疫情衰退,春天即将到来。

餐饮业经历了刺骨的寒冬,如今在复工的热潮之下,餐饮外卖需求暴增。这场疫情让外卖从"替补"变成了"主力",外卖平台、骑手小哥们与餐饮业从业者都是一个战壕里的兄弟,大家应该团结一致,抓住复工的大好时机,打一场反击战。

外卖平台亏损着补贴骑手, 迅速推出各项抗击疫情的政策,带领千千万万餐饮企业抢订单,搞营收,这时候真的不能再搞"内战"了。

武大的早樱都开了,餐饮业全面复工,人潮涌动的就餐场面,还会远么?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