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区域教育巡礼】心系百姓的教育突围 ——采访海宁市教育局局长沈林华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教育,无疑是社会关注的一个热点,只有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教育还有一些破解起来难之又难的问题,比如“择校热”、农村教育、民办教育、学前教育等问题。浙江省海宁市却将这些难点逐一攻克,且取得了令人惊叹的成绩。为此,我专程赶到海宁市,向市教育局局长沈林华了解具体情况。

我一开始就直奔主题,问其究竟用何等的智慧方才破解这些难题的。他回答得直接而简洁:“心系百姓。”在他看来,只要一心想着老百姓的需求,全力为老百姓办事,再大的难题都可以解决,再大的困境都可以突围。

于是,我的疑问也在沈林华局长的回答中逐一冰释。

“零择校”放弃特权

择校的危害众所周知,尽管国家教育部门对此三令五申,一些领导也在一次又一次地谈择校的危害,但是,一些地方的“择校热”依然是一个有人爱、有人恨的难解的“方程”。难道真的解不开吗?其实,如果动了真格的,就不再是什么难题。

在全国教师工作会议暨“两基”工作总结表彰会上,海宁市作为仅有的一家县级单位代表,就“零择校”和区域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做法做了经验介绍。而且,《浙江省海宁市实现义务教育阶段“零择校”》一文,还被收入国家教育体制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编写的《全面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一书。

海宁,既当今中国教育“零择校”的先驱者之一,也成了一个“零择校”的获胜者。

沈林华局长说,2007年他们提出“零择校”的时候,难度之大超出了想象。有些人认为,这一教育部门仅有的权力被主动放弃了,再也没有可以享受择校特殊待遇的可能了,纠结与意见在他们的心里油然而生。而那些有权、有势、有钱者,也失去了或明或暗享受择校的便利。为此,教育部门领导一度陷入困境之中。

但是,如果因为有了困难就畏首畏尾的话,择校问题就永远无法解决,教育在老百姓的心里就会失去它本来的光华。

2007年之前,每年秋季开学前,教育部门总会收到来自各个方面要求择校的条子。到了招生的最后几天,教育部门的领导都要关闭手机,东躲西藏,有时还要连续几天开会反复研究,以至于到了深夜还是左右为难,被逼无奈,只好在有些学校某些班级既定的班额上再加几个学生,大班额与超大班额就这样形成了,严重影响了教育的质量。

尽管择校者在众多上学者中只占一个很小的比例,可是,由此产生的负面效应非常之大。因为,无权、无势、无钱的老百姓,在面对择校望洋兴叹的同时,对教育公平自然会产生怀疑。

为此,教育部门取消了择校收费,斩断了学校因择校而来的收入来源,可是,依然阻挡不住有权、有势、有钱者的强攻。结果,招生就成了以权、以势、以钱谋利的一个竞争舞台。而老百姓的意见也随着这种“择校热”而持续升温,严重影响了教育在老百姓心中的形象。

教育本应是一个精神圣地,不能因为个别人的择校而被玷污。要想让“零择校”真正变为现实,就不能“犹抱琵琶半遮面”,必须理直气壮,釜底抽薪,断绝所有想择校的人的一切后路!

2007年,教育部门出台《海宁市城区公办初中小学新生入学招生办法》,以刚性文件规定新生的入学办法,明确新生的入学条件,全面实行“阳光”操作,在城区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实施“零择校”。这一决议,得到了市委、市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

万事开头难。有些单位的领导认为,这种文件在当今这个社会是不可能真正实行下去的,所以,为了使自己的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还是将条子送到了教育部门。不管教育部门领导如何解释,他们都不能接受“零择校”这个事实。起初他们还抱有一线希望,直到入学那一天,自己的孩子真的没能择到好学校,他们心里的怨恨与不满就油然而生了。此后,当教育部门到相关部门办事时,就遇到了一定的阻力。

开弓哪有回头箭?阻力越大,越说明这个问题非要解决不可;阻力越大,教育者就越要有良知。人本无贵贱高下之别,为什么只有有权、有势、有钱者的孩子能上好学校,老百姓的孩子却没有这种权利呢?

沈林华局长说,在大谈社会公平的时候,我们首先要实现教育公平。因为这是老百姓最为关注的问题,也是体现社会公平的一个热点话题。当农村学校与薄弱学校的孩子不断流向城市优质学校的时候,教育公平也在渐渐地失衡。所以,必须有效地堵住择校后门,让试图择校者从无路可走到无念可想。

沈林华局长还说,教育部门不但堵“后门”,也在开“前门”。一些市区务工者的子女,只要合乎入校要求,就可以享受与城里孩子同等的入学待遇。这让那些处于弱势地位的务工者及其孩子感受到了人格的尊严,品尝到了教育公平所带来的实惠与心灵的喜悦。

现在,海宁城区义务教育公办学校的“零择校”已不是什么新闻,也不再有人送来择校的条子。即使当时个别心存不满的人,现在也在为海宁教育这片纯净的文化圣地而感到欣慰。

农村教育情系百姓

由于历史等诸多原因,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农村学校的办学条件与师资水平都远远低于城市学校。要想让农村的学生享受到与城市学生同等的优质教育,必须加大农村学校的硬件建设,并提升农村学校的办学质量。

仅2013年,海宁市开展的24个学校项目建设总投资规模就达到了10.02亿元,其中一半以上是农村学校建设项目。

位于市区东部的尖山新区行知小学,就是面向新居民子女而新建的一所学校,不但具备外在之美,配套设置也超过了城区学校,而且经由海宁市实验小学输入先进的管理理念,并与之形成发展共同体。现在,行知小学已经成为一所名副其实的优质学校。

在农村,类似行知小学的新建学校不止一所,这让更多农村的孩子在家门口就享受到了优质的教育。孙桥小学、荡湾小学等4所村镇学校在2003年就已经完成了改、扩建。

孙桥小学曾是“蜗居”在两层危房里的一所农村小学,经过10个月的改造,现在已经焕然一新:四层的新教学楼、铺设着塑胶跑道的新操场、宽敞明亮的新餐厅……有人说,孙桥小学成了当地最美的一道风景。以前村民总是想方设法把孩子送到镇上、城区上学,现在很多人改变了这种做法,把孩子送到孙桥小学上学。

要想让农村学校留住学生,提升教育质量,除了加大硬件投入外,软件建设也十分重要,没有一流的学校管理,没有优秀的教师队伍,就称不上是真正意义上的优质学校。

据沈林华局长讲,2009年,海宁市就开始构建城区学校与农村薄弱学校结对成城乡共同体的模式,并以文件的形式作出规定:城区必须向农村选派优秀干部与教师,以支教的形式到农村学校上课,农村学校则派干部与教师到城区优质学校学习锻炼,尽快提高教育教学水平,从而实现了管理文化、教研文化的交互融合。

为了让优秀教师扎根农村教育,教育部门又以文件形式规定:在教师职称评定方面,农村与城镇实行同一套标准;没有农村教育工作经验的教师,不能评聘中学高级职称;名优教师若到农村任教,其名优补贴翻一倍。可喜的是,一些高级职称的教师到农村任教已经开始由被动走向主动,以至爱上了农村教育。南苑中学的陈巧玲老师被派到农村学校——狮岭学校后,不仅勇挑重担上好高效优质课,还经常利用备课组活动时间向各位新同事传授教育科研经验。在她的带动下,该校九年级科学教师的工作热情倍增,大家齐心协力、齐抓共管,形成了你追我赶、互帮互学的风气,该校九年级学生的科学成绩在当年全市的期末统考成绩也由原来的后几位上升到了前几名。

同时,城乡学校还互派学生,到对方学校吃、住、学共三天时间。城区的学生到了农村,虽条件差了,精神却好了,他们感到农村各个方面都很新鲜,尤其是农村学生的纯朴善良,给他们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农村学生到了城区,开阔了眼界,感受到了现代化的的气息,并与城区学生交上了朋友。城乡教师之间的融合与城乡学生之间的融合,已经形成了海宁市教育的一种特殊文化景观。

沿着服务民生的主线,海宁市持续加大教育投入,加强城乡教育、教学、研究的一体化建设,让老百姓实实在在地感受着均衡教育所带来的实惠。现在,已有不少农村学校基本达到了教育现代化县(市)要求,并顺利成为全国首批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县(市)。

借势合作取得共赢

海宁是一个县级市,要想实现教育发展的突围,除了要自身努力之外,“善假于物”也是一种智慧的选择。

华东师范大学有着丰富的高品质的教育资源,沈林华局长在这所大学又有着良好的人脉。同时,华东师范大学与海宁市相距不远,交通非常方便,人员往来相当便利。如果借势发展,当有天时、地利、人和之便。

沈林华局长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教育突围的机遇。

经过认真研究与多方考察,2011年12月,海宁市与华东师范大学签署了共建基础教育创新实验区的协议,随后达成全面合作意向。2012年,华东师范大学海宁实验高级中学正式成立,由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博士周彬出任校长。2013年1月,“华东师范大学优质生源基地”在海宁揭牌。

周彬并非有名无实的挂牌校长,而是实质性的校长,他一周至少有三天在校,最开始还要为学生上课。其教育理念和管理智慧在学校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培植了一些在教育管理与学术研究上领“一代风骚”的干部,影响了一批致力于教育教学研究的教师。

周彬欣喜地说:“借势、借力、借智、借平台。海宁时刻关注着教育界的最新成果,其虚心好学、积极开放的姿态令人惊喜。”

除了“点对点”的学校合作,海宁市还利用华东师范大学的智力资源优势与上海市的优质教育资源,对全市教师进行了整体培训。比如,在海宁建立“华师讲坛”,由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对海宁市各校干部与教师进行每月一次的高端培训。不但双方均降低了成本,而且让更多的教育干部与教师持续接受培训成为可能。同时,由海宁市教师进修学校根据本市教育的实际情况提出具体要求,选派校长与副校长到华东师范大学接受培训。

沈林华局长说,他们一方面在不断邀请专家、学者与名师来海宁讲学,让更多教师“学而时习之”;另一方面也在培养自己的名优教师,特别是高品质的特级教师。为此,他们与华东师范大学共建教师专业发展创新工作站,对有发展潜力的教师进行重点培养,同时选派他们参加国家培训,为教师迅速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华东师范大学海宁实验高级中学还专门建立了专家顾问团,让更多的专家走进更多教师的课堂教学之中,进行全方位的指导。

沈林华局长欣喜地说,一些骨干教师已经有了自主发展的强烈愿望,他们会主动邀请一个或几个专家为自己进行有的放矢的培训与指导。比如,有的学校进行小班化的实践与研究,就邀请华东师范大学一位在这方面颇有建树的教授前来指导,这位教授深入到课堂与教师群体中,指导教师写反思文章与教学论文。教育局对这种合作大力支持,并拨出专项资金进行资助。

几年过去了,有些教师已经崭露头角,有些教师已经在更大的范围内有了一定的影响。沈林华局长断言,用不了几年,海宁市将有一批名师走向浙江省,乃至跨入全国名师的殿堂。

站在更高的起点上,海宁教育将寻找“源头活水”的目光放到了更远处。

近年来,浙江财经大学东方学院、浙江机电职业技术学院相继落户海宁。凭借“近水楼台”的优势,海宁市已经尝到了不少高校技术人才资源带来的甜头。此外,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学院也已建成,在教育领域,作为一个县级市的海宁已经拥有了国际化的广阔胸怀。

据沈林华局长介绍,合作不能是单方面的发展,而应是一个共赢体系。比如,与华东师范大学的合作,让海宁市更多的学校获得了学术研究的支撑与更快发展的可能。同时,也让高校走出“象牙塔”,将学术研究成果更好地与实践对接,而且,海宁市各所学校也成了华东师范大学毕业生实习的一个理想场所。

民办教育异军突起

海宁市的公办教育在成为一张教育名片的同时,民办教育也异军突起。二者并驾齐驱,成了海宁市一道亮丽的教育风景。

海宁市民办教育办得既好又快,引来了人们的广泛关注。问及其中的原因,沈林华局长如数家珍——

一是为民办教育持续快速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政策支持。自1999年以来,海宁市先后下发了多个促进民办教育发展的文件。这一系列政策性文件都对民办教育予以政策上的扶持,持续优化环境,鼓励并扶持社会力量办学。

二是实施民办教育分类帮扶制度。对公益类的学校,按民办事业单位进行登记,收费实行政府指导价下的备案制,学校执行事业单位的财会制度,税收执行公办学校的政策,土地实行行政划拨,财政可以通过多种形式给予支持。对其他类的办学机构,按企业法人进行登记,收费实行自主定价,执行企业会计制度,税收给予适当优惠。

三是加强教学监管,督促民办教育的健康发展。对全日制民办学校采取“三纳入、一加强”措施,强化对全日制民办学校规范化管理和服务。“三纳入”包括把全日制民办学校建设纳入基础教育学校建设布局规划中,提高全日制民办学校办学准入标准;把全日制民办学校的教学教研纳入全市教育管理指导体系中;把全日制民办学校纳入全市教育督导评估体系中,对学校师资配备、教师待遇、教学质量、教学设备、财务收支、安全设施等进行定期或不定期的教育督导,以规范其办学行为。“一加强”是指为加强学校安全、公共卫生等综合管理,与民办学校签订综合治理目标责任书,规定新申办民办学校的校园校舍必须经过公安消防部门、房屋质检部门的安全检查,所有民办学校必须配备安防人员和设施,严防人身伤亡事故发生。

四是保障师资力量,增强民办教育的动力。开展对民办学校的教师培训工作,例如,2012学年共开展师德培训2次;依托市级教育项目、公办学校培训课程等开展各种形式的业务培训5次,共500多人次;民办学校教师参与市级技能比赛达到60多人次。开展公办教师到民办新居民学校支教活动,帮助新居民学校进行学科建设、教育科研、学校管理等。

五是尽可能地解决民办学校教师的编制问题。对于非在编的民办教师,参照事业编制来核定其工资待遇,在编民办教师的收入达到多少,随之增加非在编民办教师的工资。2011年,民办教师的工资已经相当于公办教师的60%,而且每年增加10%,2013年已经达到80%。目前,在编教师年平均工资为5.3万元,非在编教师平均工资已达4.6万。同时,所有民办教师都享受社区养老保险。

六是给予民办学校一定的特殊政策。城区义务教育公办学校取消了择校政策,但允许民办学校的学生择校。一些条件较好的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上更好的学校,进不了公办学校怎么办?那就进发展得较好的民办学校。而且高中招生的时候,民办学校与公办学校同步进行,不少优质生源进入了民办学校。

据沈林华局长讲,近来年海宁市民办教育越办越红火,也涌现出了很好的典型,海宁宏达教育集团便是其中的佼佼者。这是一个从幼儿园到高中各个学段都包含的大教育集团,它不但享誉海宁,在嘉兴也占一席之地。集团董事长原来就是一位民办教师,他心中有挥之不去的民办教育情结。他从开办一家校办工厂开始,当有了一定的经济收益之后,便毅然选择了民办教育这项事业。集团自1999年开办以来,办学规模不断扩大,旗下的上海外国语大学附属宏达国际幼儿园、浙江宏达学校、宏达高级中学均取得了丰硕的办学成果。宏达国际幼儿园已成为浙江省一级幼儿园;浙江宏达学校已成为全国科技教育示范学校、全国绿色学校、浙江省示范学校,在校生占海宁全市总在校生数的8%;宏达高级中学成为浙江省二级重点高中。

海宁市高度重视民办教育的发展,为宏达教育集团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集团可以从公办学校招聘教师,并保留其公办学校的编制;对宏达教育集团给以核定的公办教师编制,建立与公办学校教师的互通交流机制。

沈林华局长说,海宁市民办教育的发展,让更多孩子有了接受优质教育的可能性。同时,这也让公办学校感到一些压力,进而产生发展的动力与愿望。于是,积极主动地发展,成了海宁市所有学校的共同追求。

学前教育并非“短板”

近年来,我国的教育取得了很大的发展,但毋庸讳言,学前教育是整个教育发展结构中的一块“短板”;而农村的学前教育,又是学前教育发展结构中“最短的短板”之一。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有效的解决,真正的均衡教育只能在浅层次上徘徊。

海宁市在解开择校难等“死结”的同时,也很好地解决了学前教育问题,特别是农村学前教育这块“短板”。

海宁市除了制定发展学前教育的配套文件,为学前教育提供政策支持之外,还加大了对学前教育的投资力度。在增强优化资源配置的动力,保障公益性民办幼儿园的发展的同时,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引导和支持民办幼儿园提供普惠性服务,按市属公办幼儿园标准补助生均公用经费,并根据持教师资格证的比例补助教师人员经费,全额补助标准为每人每年1.5万元。保障农村幼儿园的发展,对农村公办幼儿园建设补助按原有标准上浮40%,事业编制幼儿教师每人每年补助2万元。民办、公办园同等享受升等、年审等奖励。建立持证困难家庭幼儿、残疾幼儿入园教育资助券制度,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同步进行。

在加大学前教育硬件投入的同时,海宁市还实施幼儿教师专业化建设行动,全面实施幼儿专任教师持证上岗制度和学历提升计划。一方面,通过招聘学前教育专科及以上学历的毕业生,保障新进教师的专业化水平;另一方面,鼓励在岗教师参加函授、自考等,采取逐步将年龄45岁以上学历不达标的教师转岗到保育员和后勤岗位等措施,提高教师队伍的整体学历层次。

沈林华局长认为,学前教育发展的要义是教师思想境界与业务水平的提升。为此,他们在打造优秀教师群体方面“大动干戈”,而培训是整个“战役”中的重要一役。专家、名师讲座或外出学习,特别是骨干教师培训、新教师培训等专项培训,不但提高了教师的教学水平,也提升了他们为学生成长而服务的爱心与责任感。同时,发挥名师的辐射作用,以名师带新秀,以骨干促群体,进一步打造优秀教师群体。令人欣喜的是,一些年轻的幼儿教师也在跃跃欲试,向名师方阵“冲击”。孔子言:“后生可畏。”不用几年,这些年轻的教师定将脱颖而出,成为学前教育的中坚力量。

据沈林华局长介绍,他们还完善了优质资源整合机制,抓实了幼儿园等级创建工作,等级幼儿园覆盖率达96.9%。在城区则探索“名园+新园”的办园模式,依托新建公办幼儿园和小区配套幼儿园使实验幼儿园教育集团形成了“一个中心园+两个分园”的办学格局。12个镇(街道)均设有中心幼儿园,全部为省二级及以上幼儿园,其中两所为省一级幼儿园;各镇(街道)中心幼儿园均为公办园,对所属村级公办园实施“六统一”管理;在城乡间开展“姐妹园结对”活动,促进了学前教育的资源优势互补和共享;积极推进早教活动,所有的镇(街道)都开设了托班或亲子班,并设立了早期教育资源中心,累计为社区提供了300余次早教指导服务。

近年来,海宁教育一直在全方位与优质并进的系统中发展,且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上面访谈所涉及的“零择校”、农村教育、民办教育与学前教育只是海宁市整个教育系统中的几个分支。然而,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这几个亮点窥斑见豹,去欣赏海宁教育“无限风光在险峰”的美景。

(原载于《铸就一流教育品质——陶继新区域教育巡礼》,陶继新 著;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2017年3月第1版。)

陶继新

taojixin6789

点击上方“xxx”关注我们读书在没有充分的知识作为前提的情况下,即使行了万里路也不过是邮差而已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请输入标题

请输入标题

↑ 点击上方“xxx”关注我们↑ 点击上方“xxx”关注我们↑ 点击上方“xxx”关注我们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