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潮人潮事】赤脚走路(李修运)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我跟了武术大师何逍遥先生学站浑圆桩时,他教我的。他说赤脚走路有无穷妙处。何先生,祖籍上海,父辈上世纪五十年代支援苏北来到邳县,后结识此地妙龄女士周万霞,便乐不思蜀,一心扎根落后地区干革命,便有了性情中人何逍遥。何逍遥先生说,赤脚不仅让人心情好,对人的身体益处多多。脚步血液循环的好坏与全身血液循环密切相关。赤脚走路能使足底肌肉、经络、韧带及神经末梢与地面的沙土、草地以及不平整的鹅卵石面接触、摩擦,进而通过神经传输刺激内心脏器官和大脑皮层,达到强身健体的目的。赤脚走路还有利于足部汗液的分泌与政法,防止脚气。人体积存过多的静电对健康有害,经常赤脚走路能使多余的电以脚为导体得到释放,对人体有益。再者,通过脚与大自然亲密接触,达到了天地人的和谐,融合为一。

三年来,我常常骑车到窑湾一带的乡村大田里。泊车在柳荫下,脱鞋捋袜,在湿润松软的田野里甩开大步走动。渐渐,我也不怕人家笑话了,经常在城郊的泥路上,明目张胆地做“赤脚大仙”。说实在的,一段时间以后,我那晚上常常要抱起来挠个不停、爱恨交加的“香港脚”,彻底地销声匿迹了。有时,某一个美丽的夏日,我们把鞋脱了,光着脚走路,不仅在家,就是在外边也如此----在街上、在步行区都光着脚。走路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城市化进程加快,把土路逼到了角落里,勉强只有很少的路适合光脚走路。就算漫步在林荫小道,由于铺了碎石,光脚走在上面也像是走在长满刺的地方,而且小腿和脚关节还会疼痛不已,就好像是第一次学走路。但另一方面,脚底就像充了电,几天以后,还能感到热乎乎的。

在周围人看来,光脚走路好像与赤身裸体没有什么区别。尽管光脚无伤风化,但总让人感觉有伤大雅。我想问一句,我们的祖先那时以兽皮遮羞,脚上有鞋子吗?现在人束缚太多,我光脚锻炼你感觉不舒服,但到底干卿何事也?外国有个光脚族网站,记录了他们遇到的各种各样的故事。令人吃惊的是,在德国,不仅有人偶尔光脚走路,一直光脚的也大有人在,我十分佩服这些人顶住世俗目光的勇气。他们说,光脚绝不会引起身体的不适,相反,光脚时间久了,便能敏锐地发现尖锐的碎石、玻璃或针。对于这群人而言,即便在冬天,脱鞋也不成问题,只是不能走得太快,以免损伤韧带。此外,不同国家对光脚族的宽容度也不同。喜欢光脚走路的尤丽娅.菲奥娜在她的自述中写道,在法国和德国,她没有遇到什么困难,但在美国常常有人要求她穿鞋。作为有经验的光脚族,她知道如何应对这种场面:“2001年早春,我在佛罗里达时,有过一次不愉快的争吵。我当时引用了美国宪法(‘自由的国度……’),我还说,真不敢想象,这个国家允许私人持有武器,却不允许他们脱鞋。这样一来,对方就无话可说了。”

始终不渝坚持相约一起赤脚走路的朋友有三人。何逍遥,邳州赤脚走路发起人,此君56岁,酷爱武术,人却很斯文,邳州土话讲得透溜,但稍带南方余音儿,目前做企业,风生水起。我,虚度52年光阴,目前闲赋,有大块时间可以用来码字和锻炼养生,但皆未得其中三味,只是照猫画虎罢了。鲍清泉女士,年龄近不惑,我不敢妄猜其真实岁数,这是大忌;她走得婷婷袅袅,有山有水,旁若无人,虽步伐稳健,在我看来仍显细碎,仿佛猫步。

六只脚,或白皙或粗黑;足趾,或细巧精致或大大咧咧,这都不论,可贵的是,我们顶着世人好奇或嗤之以鼻的目光,坚定地走下来了。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