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书生意气】请允许我养点儿书卷气(李修运)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一个好朋友谆谆教导我说:“别一头钻进书堆里,要和大家一起玩。你以为只有你才识几个黑痕子吗?现在傻帽才看闲书,故作清高,时间长久就没人理睬你了,高处不胜寒呐。”

我不在高处,我时刻混迹于芸芸众生中。我有个缺点:喜欢看书。我不喜欢打麻将、掼蛋,也不喜欢跳广场舞,也许从小生长在农村,性情卑微,就喜欢清静。我不反对别人打牌、打麻将,我也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比他人高明,但就是喜欢看书,这就难怪别人说我“迂蛋”了;我觉得书本起码不会欺负我,遇到不同观点,我自管在那里臧否古今喋喋不休,书本只沉默以对并不对我多作理会。

渐渐,我学乖了,躲起来读书;恰遇聚团,别人因为牌局面红耳赤地争执,我虽不明就里,也陪着傻笑。有时朋友来电话,问“在干嘛?”我乖巧地谎称“搓麻”或“掼蛋”,朋友就很高兴,也就有了成就感,他觉得,“这个书生呆货终于被我俘虏改造了。”

我从小就幻想着过一种诗书耕读的生活,随着城镇化进程,农耕社会逐步土崩瓦解,我只能坐在钢筋水泥的笼子里翻遍故纸堆了。嘻嘻,声明一下,我不迂腐,也懂人情世故。大家都生活在世俗社会,自我标榜抑或故步自封都会成为孤家寡人。“子非鱼,焉知鱼之乐也”,我常常驰骋在书的海洋里,那里另有一番趣味。可以抒情,可以静默;或小桥流水,或纵横捭阖,或叱咤风云,或斜风细雨不须归,总之景致纷呈,丰俭由己,便得大自在。书的世界和世俗世界一样,多彩多姿,绚丽缤纷,沉浸专注其中,自然妙不可言,个中清趣不足为外人道也。

看书久了,就会渐渐暗生书卷气,这是长期浸淫的结果。书卷气的反面是铜臭气吗?我不得而知,但我晓得浑身氤氲书卷气的人也生活在世俗中。看问题不要非黑即白,世间绝少这样的人事。虽然大家厌恶浑身铜臭气的人,但谈钱和挣钱绝不可耻。如果“钱”不离口,做每件事都以对自己有利益为契机,那就俗不可耐成为阿堵役使之物了。邳州骂人话,“钱是你爹,你爹是孬种”,这类人真是其俗在骨啊。商品社会,铜钿不可少,它能办成很多事;但有些领域钱是不能涉足的,譬如,真正的爱情、友情以及不含杂质的亲情等,如果孔方兄不知好歹踏足了这些地界,真情就黯然失色,人生就了无趣味了。

鲁迅先生铮铮铁骨,著述无数,但这位大先生也是很爱钱的。翻阅他的书,总能找到真诚的话。“钱是要紧的。钱这个字很难听,或者被高尚的君子们所卑笑,但我总觉得人们的议论不但是昨天和今天,即使饭前和饭后,也往往有些差别。凡承认饭需钱买,而以说钱为非比者,倘能按一按他的胃,那里面它总还有鱼肉没有消化完。须得饿他一天之后,再来听他发议论----高雅的说罢,就是经济,是最要紧的了。”“自由固不是钱所能买到的……为准备不做傀儡起见,在目下的社会里,经济权就见得最要紧了。”“处在这个时代,人与人的相挤这么凶,每个月的收入应该储蓄一半,以备不虞。”“说什么都是假的,储蓄点钱要紧。”“我之所谓生存,并不是苟活,所谓温饱,不是奢侈,所谓发展,不是放纵。”先生说得够明白剔透了,设若他不写文章、讲学,母亲、朱安、许广平母子们不知道怎么养活了。鲁迅先生的金钱观,值得我们深思。

陶渊明先生书卷气十足,但他不是讨厌钱,而是厌恶官场的“心为形役”,所以为了自由才辞了官。辞官之后,五柳先生不会种地,“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才有了潦倒的后半生。他是没有经营好自己的人生啊,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固然美好,但吃饱饭感觉更好。鲁迅是书卷气和通晓经济经济两者结合融合的最佳典范。君子爱钱,取之有道,这个“道”就是规矩、规律、游戏背后的秩序,一只无形的手。修炼书卷气与擅长经营人生而浑身绝无一丝的铜臭气,这并不矛盾。

人生是一卷书,你可以读天,读地,读人,读自然万象;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你便会与真善美时时而遇,与真理邂逅,境界自然高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高人指路。万里路和阅人无数和高人都是活“书”,书在宇宙间。

换位思考,便能看出自己许多的缺点。我身上可否有铜臭气、无来由的傲气、粗鄙气、乖戾气、小市民气而不自知?多少都有些吧,只有读书,磨砺灵魂,才能挤走这般俗气,修来静气、灵气和自在气。这些修来的气,都概括为三分天真三分执着四分福乐体验的书卷气。我时刻践行着做一个世俗中的读书人,一个行走江湖的意气书生。养养天地间浩然之气,养养雅致的书卷之气。著名乡土诗人冯养浩的诗说出了我的意思:“世俗与读书,两者可兼容;脚踩两舢板,飘逸运河中;只求温饱线,不追奢华风;清澈浩汤汤,层云胸间生;双足趟民间,诗书洒晴空;不俗也不雅,柳下蒲松龄”。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