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万家灯火:端午时节粽子情(杨太平)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记得十多年前,我在一家晚报的副刊上写过一篇关于粽子的随笔,内容现在早已忘记,只是感觉当时写的情深意长,连编辑也喜欢的不得了。

在我们苏北地区,沿邳州段大运河往下游,水系均发达,不但河流纵横,水网密布,而且水生植物十分丰富,其中芦苇是最常见的,那宽大翠绿且鲜灵灵的苇叶,每年的四五月间便会洋洋洒洒地蔓延开来,那是天然的制作粽子的好材料。东南沿海的居民大多用芦苇叶包粽子,西南崇岭山民皆用芭蕉叶扎粽子,反正是就地取材,取之不绝的吧。

端午节在江南地区过得比较隆重,特别是两广云贵,人们对其重视的程度不亚于春节,甚至其热情会超过春节。赛龙舟、洒白酒、插艾草、吃粽子,那种与水结缘的喜庆,让你浑身湿透的爽快,是冬季那种严严实实包裹的春节不能比拟的。

我小的时候,家就住在运河岸边。堤下的古河道弯曲着留下一片水域,形成大大小小的湖泊滩涂,野鸭凫水,白鱼竞游,鹭鸟展翅,蛙虫鸣啾……每至夏日,我和小伙伴们就会光着屁股站在划子上跳水,那小小的船儿被孩子们不停地摇晃,似乎要翻转过去,但它如同调皮的蚱蜢,就是不让你成功。

我喜欢那种用河边黄泥做成的,肚子鼓鼓的,晾干后涂着红白的颜色,再用一枝竹签两三根鸡毛所制成的“公鸡哨”,吹起来“嘟嘟”作响。喜欢那种直接将芦梢拔下,抽出内芯就可吹响的,带着苇香的清脆苇笛。喜欢赤脚踩在水边稀泥里,泥浆穿过脚丫缝隙滑动的感觉。喜欢阳光透过苇丛照在身上,惊起的“苇串儿”一阵鸣啾,留下斑驳的花纹洒满全身的样子……这些儿时的记忆,是我长大后独在异乡,伴我度过寂寞时光的最深情愫。

每年过了“六一”,那端午节便近了。我儿子仿佛只对“六一”感兴趣,却懒得体会端午的民俗。我小的时候,住的是排房大院,家家户户的炊烟中都弥漫着粽子清幽的香味,门楣上插满了菖蒲和艾叶,以避邪驱瘴。还有煮熟的白蒜、滚烫的鸡蛋、五香蚕豆、桂花云片糕……但粽子却是最讨人喜爱之物,它乖巧多姿的形态,令人着迷的糯香,神秘百变的馅儿,总在你的口中才解密瞬间的释然和惊喜。我们这里包的粽子一般是四个角,也有三角的,不像西南民族包的扁扁的方方的。

包粽子的苇叶,很少有去花钱买的,大多是妇女儿童在河渠沟堰边采摘。糯米却是要买的,江苏糯米以金坛县产的最好,我姑姑家的张楼农场就有试种,但产量极低。记得奶奶从砖井里取水,在木盆里浸泡糯米。我们属于北方,多用花生、蜜枣、核桃、红豆、蜜饯等甜食包粽子。而江南的苏锡常、杭嘉湖、两广云贵等地的人们,会提前做好酱肉,发好火腿,以及腌好的鸭蛋黄,包制成咸味的。平时人们常说的“南甜北咸”,在这里就要掉一个儿。正所谓“百家口味百家花样,百家习惯百家情感”啊。

那时节,吃饱喝足的端午夜晚,人们三三两两的在屋外的小院里乘凉,或躺椅或马扎,树下扇着蒲扇子,品着廉价茉莉花茶聊着天儿,夜空显得是那么的深邃而恬静……

                                            --2014年端午节之夜

后记:这是2014年端午节写的一篇随笔,转眼四个年头过去了,真是“时光如水,岁月如歌”啊!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