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生活彩虹:快活向阳人(王以太)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在向阳居委会门前的市民活动中心广场里,华灯初上,晚风习习,庞大的广场舞队在音乐的旋律中翩翩起舞,如痴如醉;在红霞满天的早晨,又有两支太极队伍东西摆开阵势,竞相亮相,顿时拳林生风、刀光剑影。休息时你若要问他们是那里人,他们就会異口同声的说:”向阳。”是的,是向阳。尽管他们的原籍也许是官湖、邳城,也许是八集、八路----但今天家住在向阳,活动在向阳,在心理认同上无形中也就是向阳人了。

你看太极队伍里的林艺凤、赵树云,早晚锻炼出双入对,俨然一对姊妹花,在向阳己住有几十年了;赵德才、杜英胜更是向阳的老住户;连我和赵京侠等自认为资格浅的人也都住了20多年了,更别说陈百林先生了。

百林先生是个能人,精明能干,头恼灵活,他更和向阳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的原籍新集,是新集供销社职工,在改革开放的经济大潮冲击下,大家知道的,供销社功能慢慢退化了,一身经济细胞的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中,行动在腿上。行李一卷来到县城。经过一番考察,毫不犹豫地一头扎进了向阳村,干起了曾在供销社干过的收购工作,用他的话说:”我心里有数。”在向阳村最东边的郊区(当时是郊区),开了个废品收购站,做起了收废品的生意。租了两间小屋,搭了一个大蓬,磅䄷一摆,齐活。鞭炮一放,开始营业。大车小辆的废品源源不断向这里集中,在大拆迁、大建设的年代里,一摞摞废旧铝合金门窗,一堆堆废旧钢筋头,废旧自行车山样的堆在院子里,旧纸箱、旧报刊、废塑料一堆堆、一包包摆满了院子的角角落落,连插脚的空都没有,直喜得老陈弥陀佛似的合不拢嘴,但也张飞似的忙得东一头西一脑,一天到晚脚手不视闲。我住的不远,早晚散步常经过他的废品站。天黑了,见他还在那里埋头理货,在院子里捆扎、归拢、盘点,很少见他有闲下来的时候。我也常去卖旧报纸、旧塑料等废品,一来二去也就认识了。接触中见他待人活气,买卖公平,童叟无欺,守法经营。他说:“只要怀疑是来路不明的东西,我是贵贱不要。”由于他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红火,挣了钱在向阳买了房,落了户,一家人其乐融融。不久他的废品收购站也被城市扩张的浪潮吞没了。这时他的年龄也大了,虽然还想干点什么,儿女也不放心那,干脆在家带孙子,享清福了。早晚出来跳跳广场舞,打打太极拳。但许多人并不知道,就在他们脚下打拳、跳舞的地方,当年还是一块菜地呢。向南几十米就是老陈当年的废品收购站。现在己是银河湾的高楼大厦了,西边的臭水沟也已清波荡漾、柳岸花明,沟南的稻田成了向阳别墅。东边的鱼塘、稻地变成了玉水花城、向阳佳园。北边就是向阳居委会、老年大学及门前的市民活动中心广场了。说话间,老陈那边的太极拳晨练结束了,他又骑着车子去做高电位,我看他过来便笑着说:“看你活得多潇洒!”他仍是一脸金字招牌的笑容:”当然啦!我过的值呀。 ”我追着调侃:”当然值了,你都是向阳人了嘛。”他哈哈大笑,骑着车子一溜烟的跑了。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