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拍案惊奇:武大郎后传之三(下篇/翟鹏程)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9

       大约到了三更时刻,突然有人砸门,一个家丁慌忙进来说:老爷,不好了,凡是喝酒的全部口吐白沫,倒地不起!

        这是武大郎没有预料到的,他赶紧找来郎中,挨个往嘴里灌药,幸运的是全部脱离生命危险,据郎中号脉和观察病情,应该是有人在酒里下了毒药,值得庆幸的是今晚武府聚会预备的几坛酒没够喝,后来超出预算厨师在酒里勾兑了井水,把毒药稀释了。

        真是防不胜防啊!武大郎三口之家又坐到一起,层层迷雾不得其解,武大郎在室内走来走去,这次他真的害怕了,他左思右想,在清河县唯一的仇家西门庆早已被武松杀了,是谁在下毒手呢?

        一郎把厨师叫了进来,武大郎问他除了做饭的还有谁去过厨房?

        那厨师想了想说:就是施耐庵去过,他特别嘱咐我们最近府里有内奸,要时刻注意食品安全!

        厨师刚说完,三口之家都大吃一惊。

       “果然是他!那天着火时施耐庵就在我们的床前,这几天我一看到他就觉得有问题”潘金莲说。

       “爹,咱们报官吧!咱们对他这么好,他却下毒手,让这老头把牢底坐穿”一郎咬着牙说!

        武大郎摆了摆手:先不要打草惊蛇,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过了年,一直到元宵节,这段时间武府又相安无事。

        又是一天早晨,天还没亮,哑巴丫头突然闯进来拽着武大郎就往外跑,一直来到武家厨房,只见远处有个人鬼鬼祟祟的缩在墙角,武大郎走近一看原来是施耐庵,他大声吼道:施大哥不好好休息,来这里做甚?

         施耐庵一看是武大郎小声说道:大郎兄弟对我恩重如山,最近府里有内奸,这些天来我一直想把这个人给找出来!

      “行了,别再演戏了!我武某及全家对你不薄啊!你三番两次下毒手这是为何?”武大郎越说越激动!

         施耐庵一听这话,赶紧拱手施礼说:大郎兄弟误会了,你对我恩重如山,我又怎能恩将仇报呢?

      “够了!念在我俩兄弟一场,我不再追究,你走吧!来人送客!”武大郎接着叫来家丁把施耐庵哄出了武府!

          10

          施耐庵走了,武家一家三口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施耐庵能做出这些事……

          这一次,哑巴丫头又立了大功,为了感谢哑巴丫头,武大郎夫妇在武府贴满告示:奖励哑巴丫头黄金白银绫罗绸缎若干,认她为义女,并承诺对哑巴丫头像亲生女儿一样对待。这从天而降的福分好比现在中了头等六合彩,让整个府里的下人们都很羡慕嫉妒恨。

          自从施耐庵走了之后,武大郎整天闷闷不乐,心里老是感觉少了点东西似的,有一种失落感,毕竟他俩相处太久,也处出感情了……

        “内奸”已经水落石出,整个武府又生活在祥和的氛围里,武家的炊饼生意还在直线上升,日进斗金,由原来的清河县发展到整个河北境内,供不应求……

          半年之后

          一天中午,武大郎、潘金莲和哑巴丫头在武府后花园的凉亭里品茶,忽然听见府内人声噪杂,接着一个下人来报说:府内来了很多的官兵,整个武府已被包围……这个下人还没说完,就见清河县令带着官兵气势汹汹的来到凉亭,县令来到武大郎跟前大声吼道:来人给我拿下!

         官兵们一拥而上,把武大郎给捆了起来,吓得潘金莲赶紧问清原因,原来最近武府生产的“大郎牌炊饼”出现了质量问题,所有吃过炊饼的百姓都上吐下泻,出现中毒症状,所以都去县衙报官了。

         11

         官兵们押着武大郎往外走,潘金莲和儿子一郎也无能为力,眼睁睁的看着大郎远去,只有哑巴丫头又哭又喊的拽着武大郎,嘴里“啊啊”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给人感觉好像一种生死离别似的……

       “够了!西门小庆你就别再演戏了”这时围观的人群里有人大声吼道。

         大家定睛一看,只见那人白发长须,衣服破烂不堪,脸上奇脏无比,这不是施耐庵吗?一郎上前问道:施大爷您不是回老家了吗?

          施耐庵没有直接回答,他用手指着哑巴丫头大声说:这半年多来老朽一直被蒙羞,都是这个丫头栽赃与我,为了弄清事实的真相,我没有回老家,一直在跟踪这个哑巴丫头,她就是西门庆的独生女儿“西门小庆”

          施耐庵越说越激动:她为了给西门庆报仇,使出苦肉计混进武府,然后纵火本想烧死大郎兄弟夫妇,谁知我挑灯夜战写作发现及时,救了大郎兄弟夫妇。刚开始我就觉得这丫头来历不明,自从武家集体中毒之后,我一直在找内奸,没想到被这丫头将计就计让大郎兄弟误认为我是内奸,武府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干的……

          众人一听,都回头看着“哑巴丫头”,都不敢相信。只见那哑巴丫头嘴里在“啊啊”的叫着,手里还在比划着……

          施耐庵快步走到县令跟前说:县官大人,老夫有一小计,能让这个“内奸”招供。接着施耐庵对县令耳语一番。

          县令捋了捋胡子稍微思考一下说:嗯!那就依你!来人那给这个哑巴使用笑刑。几个官兵不由分说把哑巴摁倒在地,脱下她的鞋袜,一个官兵手拿一根鸡毛给哑巴挠痒痒,这一挠痒痒不要紧,哑巴丫头竟然哈哈大笑起来,她这一笑不要紧,露出狐狸尾巴了。

       12

        武大郎和哑巴丫头都被带到县衙,县令紧急升堂,这个哑巴就是西门庆的女儿,为了报仇,武府前段时间出的事全是西门小庆所为,西门小庆全部招供。

       大郎一家三口觉得愧对施耐庵,晚上在府中设宴,也算是给他赔礼道歉吧,酒过三巡,武大郎带着醉意打着饱嗝说:虽然内奸已经找出来,我们全家还是高兴不起来啊!

       施耐庵听后皱了皱眉头接过话茬:大郎兄弟,您的意思是?

       武大郎叹了口气继续说:我与西门庆虽有血海深仇,只是委屈了了他的闺女西门小庆,还是俗话说得好:大人有仇,孩子有冤!西门小庆虽然误入歧途,报仇心切,也可谅解,由此可见也是孝顺孩子,她有她的苦衷,这个花季的年龄,就这么凋谢实在可惜啊!

       施耐庵也觉得有道理,他忧郁了一会对武大郎说:

     “兄弟啊,你说的对,恩恩怨怨何时了?老夫有一计,您看如何?西门小庆虽然误入歧途,也可挽救,她的所做所为,如果换位思考,尚可理解。如今一郎公子尚未成家,他与西门小庆年龄相仿,论相貌也是地上一对,不如我从中做媒,让你们两家握手言和,仇家变亲家,从此两家的仇恨就此结束,您看如何?

        武大郎一听这话,顿时喜笑颜开,双手抱拳说:知我者施兄也!

       夜深了,武大郎和施耐庵聊了很久,很久……

       次日,施耐庵吃过早茶,赶紧坐着马车来到清河县衙大牢里,西门小庆已招,供认不讳,按照宋朝的吏律,受过刑罚的西门小庆被摧残的不成人样,施耐庵说明来意,谁知这丫头指着施耐庵就破口大骂,无奈之下,施耐庵只好悻悻离开。

        时隔三日,一郎手捧一束鲜花来到清河县衙牢房,还没张口,也被西门小庆骂走!

        无奈之下,武大郎只好亲自出马,多次来到牢房,都是无功而返!

       最后一次,武大郎任由西门小庆破口大骂,等她骂累了,骂完了,大郎微笑着对她说:

      “孩子啊,我非常理解你的内心感受,你也是个苦命的孩子,我和你爹西门庆之间的恩怨不应该再传给你们这代人,至于我们家的这个想法你认真的考虑一下。如果你没看中我儿子一郎,你还是我义女,你还年轻,未来的路很长,恩恩怨怨何时了?忘记仇恨吧,一切从零开始!

        孩子啊,我们全家都是认真的!

        西门小庆坐在牢房的墙角,默默不出声,面对武大郎的笑脸和诚意,也许被打动了,过了好久她抬头对武大郎说:如果我能接受,你们武家能原谅我吗?

        武大郎一听她说这话,赶紧回答:能,一定能!!

13

          等到西门小庆出狱那天,武大郎三口和施耐庵早早来到县衙,一郎手持99朵“蓝色妖姬”亲自献上,西门小庆拿着花和潘金莲相拥而泣,施耐庵也是老泪纵横,这段时间没有白努力。

         一个月之后,武府张灯结彩,仆人们忙里忙外,唢呐震天,鞭炮齐鸣,武大郎和潘金莲分别坐在堂屋的八仙桌两侧,在施耐庵的主持下、亲朋好友祝福声中这对新人拜完了天地。

           武大郎起身离座来到院子里,面对着众多亲朋好友表情很严肃的说:

           相信在坐的亲朋好友和父老乡亲们都看过《水浒传》吧,我们武家和西门家曾经有过一段恩怨,血海深仇,后期在施耐庵兄弟的努力下,西门庆的独生女儿和我儿子一郎今日完婚,让我们两家化解仇恨,从仇家变成亲家,在这里我代表全府向施耐庵兄弟表示感谢,也感谢我的儿媳妇西门小庆的大度。另外我宣布:由亲朋好友和上天作证,我们武家和西门家从即日起走向共和,以前恩怨一笔勾销,从零开始!

          话音刚落,整个武府掌声雷鸣!

          接着施耐庵来到武大郎跟前大声说道:在这个大喜的日子里,我们请来了一位来自远方的神秘客人,他就是写大郎兄弟后传的作者,来自公元2018年的中国同胞,是他的文笔通过中国邳州“文化佳园”填补了大郎兄弟坎坷身世的空白,前段时间他的一篇《我为潘金莲申奇冤》这篇文章为我们武夫人洗掉几百年的屈辱,下面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来自远方的客人翟鹏程先生!

         下面又是掌声雷鸣,武府堂屋里走出来一位衣着打扮与众不同的中年男子微笑着走了出来。

        “他的头发怎么这么短啊”

        “他的衣服怎么和我们不一样呢”

        “他的衬衣领子怎么系一根花布条子呢”

            ……    ……    ……

          武府的客人都在小声地议论着。

          只见这位中年男子微笑着说:

         “女士们,先生们,父老乡亲们,大家上午好,应武大郎前辈的邀请,特意来参加武公子的婚礼……”

         “你们2018年的中国比我们远好几百年,你是怎么来到我们宋朝的?”下面有一位乡绅好奇的问道。

           这位中年男子听了笑着说:我来自公元2018年的中国,我的老家位于江苏省邳州市,我的家乡是银杏的故乡,在邳州北部有个时光隧道,每年的深秋,邳州大地到处金黄,游人如织,自从接到大郎前辈的飞鸽请柬之后,我就匆忙的通过时光隧道来到了宋朝大郎前辈的府邸,参加武公子的婚宴。

          公元2018年的中国,已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我们有东海防空识别区,海监船在守卫着这片蓝色国土,甚至每一个海蛎子,我们的航空母舰在维护着世界的和平,南海有三沙市,所种的岛屿犹如不沉的航空母舰,我们的东风导弹家族时刻守护着我们的家园,百姓安居乐业,尽享强大的祖国带来的和平,如今科技在发展,百年奔月梦已圆,穿越不再是梦想,宋朝以及清河县的所有同胞们可以随时穿越“江苏邳州时光隧道”去我们的家乡观光旅游,大爱邳州欢迎您!

          话刚说完,施耐庵匆忙补充:另外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武公子的婚宴用酒是翟鹏程兄弟从中国带来的“翟氏家酒”,“翟氏家酒”是翟鹏程兄弟的家族自酿的家用酒,这次参加武公子的婚宴,也为打开我们宋朝北方市场做前期考察,供武府婚宴免费使用,另外在座的所有好朋友们每人免费赠送两箱“翟氏家酒!”

          听了这话,整个武府沸腾了。

          施耐庵倒了一杯酒当众品尝了一下,他捋了捋胡子称赞:好酒啊!此时此刻请在座的所有的好朋友们允许老朽吟诗一首:

         翟家美酒口感纯

         一杯下肚欲销魂

         借问美酒何处有

         路人遥指翟家村

         话音刚落,又迎来了热烈的掌声。

         接着施耐庵宣布入洞房,唢呐响起,鞭炮齐鸣,西门小庆流着幸福的泪花挽着一郎的胳膊慢慢走向洞房……

        (未完,待续)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