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战胜病魔——支教老师马其亚抗癌日记(6):第一次化疗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2007年9月27日 ­

        化疗,即用化学药物治疗,这个名词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人都把它跟癌症联系起来,听了不免胆颤心寒。

        在等待病理检查结果的几天里,差不多每天上午挂一两瓶水,其他时间很少用药,再就是做化验、CT等常规检查。医生说,我身上的肿瘤主要有两处,一处在右侧颈部,另一处在纵膈(胸口)内部,大约有拳头那么大。

        我的身体状况仍然很差,胸痛连着肩痛,睡觉和起床需要妻子搀扶;身上不停地出虚汗;还特别畏寒。九月中旬的上海,天气还是非常热的,人家都是短袖短裤,还要扇扇子,而我却要到楼下晒太阳。我穿着病员服,坐在草地里晒太阳的情景,常常引来许多好奇的目光。 ­

         9月15日,病理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的病是结节硬化型淋巴肿瘤,正处在二B期。国涵说,这在淋巴肿瘤中,属于比较容易治疗的一种类型,治愈率可达到90%以上。我的信心更加增强了。确定的治疗方案名称为ABVD型,化疗药物共有4种。方案规定,每隔15天用一次化疗药物,30天为一个周期。化疗4个周期后再做两个月的放疗。方案要求放疗后最好再进行两个周期的化疗。 ­

        9月16日,开始第一次化疗。从上午8点多到晚上11点,一共输液大约11瓶,还有好几次肌肉针, 其中包括化疗药物和辅助药物。当用一种红色的化疗药物好像是长春花碱时,护士一直守候在我身边,她说这种药物毒性很大,万一滴出或者渗出血管,就会造成溃烂。护士还叮嘱我要多多喝水,以便及时排出毒素。

        从16日到22日,化疗后的反应主要是恶心、干呕、没有食欲,特别是看到油腻食物就想吐。妻子听说鸽子肉可以大补,就花30元给我订了一只,人家做好送来了,我一点也吃不下。23日以后,能够吃些饭了,最重要的是我感到右侧颈部的肿瘤疙瘩小了点。国涵每天上午8点都要带一大帮人来查房,他总要摸摸我的右侧颈部。出虚汗、胸痛、畏寒的毛病也减轻了许多。精神状态好多了,走路也有劲头了。看来治疗效果很好。大家都非常高兴! ­

        这以后的几天,一般只在上午输液几小瓶,下午,妻子陪我去逛街。27日,我们坐地铁到了南京路,在那里还买了一件西服,照了许多相片;接着又返回,以东方明珠电视塔和金茂大厦为背景照了一些相片。

        这些天,老家不断有亲戚朋友打来电话询问治疗的情况,我工作单位的几位同事,听说我有病很严重,开车到徐州看我,可是我已经到上海了。还有山西的很多学生打来电话或发来短信问候我。

        在上海治疗效果虽然很好,但是生活不方便,也不习惯,我一点儿也不喜欢吃这里的甜食,完成全部治疗需要长达8个月的时间,我怎么熬啊!于是就想,既然治疗方案已经确定,在徐州或县医院都可以同样用药。于是我就提出要回老家治疗。可是妻子和大女儿坚决不同意,我妹妹打来电话坚决反对,没有谁同意我离开上海。我依然态度坚决,恨不得一步到家! ­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