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家事春秋:大姐的热情(王以太)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邳州人去新疆,只要是奔长友同志去的,没有不认识大姐的,只要提起大姐,也没有一个不竖起姆指称赞的。在这里大姐己不仅仅是年龄大小的称谓,已变成大家众口一词的尊称,那怕比她大几岁,也一律尊称大姐,这样才感到亲切。大姐名叫吴长英,和长友是胞姐弟。两家情同手足,同住乌鲁木齐。早年长友军务繁忙,家中特别是老家来人的大小事务大都由大姐邦助打理,就是退休了,有些事还要大姐出面,这不,我们到新疆的第一天就是大姐接待的。

    经过40多个小时的日夜兼程、长途跋涉终于在傍晚时分到了乌鲁木齐。一出车站,广场上人山人海,正踌躇间,大姐一眼认出了恒侠(树勤夫人),她的亲表弟媳,只见她拨开人群来到我们面前,像多年未见的亲人一样亲切问好。恒侠又把我俩作了介绍,并说树勤明天才能到。大姐立即招呼上车。车子在乌市穿街过巷,但见街道宽阔,高楼林立,车水马龙,热闹非凡,边疆并不荒凉,和沿海城市无异。车内姊妹几个久别重逢,话语自然多,家长理短,说不完的知心话。车子七绕八拐开进了门口嵌有:“鲁迅”字样的小区里,大姐的家就住在这里。

    到大姐家进门落座,宽大的客厅整洁明亮,大姐给一一泡上热茶,又忙着去做饭,并关心的说,明天我带你们先到市里公园看看。我们说你太忙,不麻烦你了,我们明天想去天池看看,不知怎么去。大姐有把握的说,“好办、好办。”立即拿起手机,拨了两个电话后说:“好了、好了。明晨八点跟旅行社在XX车站集中,上车就行了”。果不然第二天早起,大姐己买来了油条、豆汁,饭毕亲自带我们乘坐公交车来到集中地点,又向导游反复交待要其招顾好三位亲戚。导游满口答应,大姐才放心返回。

    晚上从天池回来下车后迷了路,找不到“鲁迅”小区了,只好电话求助。大姐着急,但她有办法,叫我们问附近人所在地是什么单位,回复后,她又亲自跑来找到我们。其实就隔一条街,只是方向弄错了。大姐见到我们说快走,树勤吴书记的考察团也来到了,一起到饭店去。我们又风风火火一路向饭店奔去。一天下来,我们没闲着,大姐更是累,这里里外外都是她在操持。正如树勤告诉我们的那样,大姐这一辈子可不容易,是硬打拼出来的。

    国家三年困难时期,衣食无着,在家呆不住了。困难难不住大姐,她说:树挪死,人挪活,走!上新疆去,那里地广人稀,不相信弄不上吃的。”遂和丈夫一起,带着孩子,来到了人生地不熟的新疆。先在南疆谋生,凭着能干的双手立住了脚跟,丈夫是文化人,在当地也做了老师,原本不堪的局面却慢慢弄话了,你能不佩服大姐吗?后来弟弟当兵又恰到新疆,加上弟弟长友上进,一路发达,在弟弟的邦助下,锦上添花,更上了一层楼。四个孩子有三个在军中服役,个个都有出息。丈夫周建林温文尔雅,话虽不多,但知识丰富,谈古论今,头头是道,有学者的大气,也有知识分子的腼腆,据说有一次他专程去找长友办事,犹犹豫豫竟然没有说出来,直到饭后人走了,才看到桌上留有一纸条,才言明托办之事。

    我们在新疆的一个多星期里,所有生活上的事都由大姐统筹安排,吃什么、喝什么,去饭店还是在家里,都是大姐通、知。基本天天有宴请,树勤和长友及大姐是亲奶老表,拿我们也未当外人,几天来像一家人办喜事一样热闹,家家轮流摆宴,就连在本市区某部队当参谋长的三儿子也抽时间回来聚会。更难能可贵的是,长友的亲家吴春雪先生也邀请我们去他家里作客。(祥情见《春雪的雅情》一文)。可见大姐、长友在新疆不仅事业有成,而且人缘极好,处处亲情浓浓。

    一个星期过去了,北疆虽己雪花飘飘,但我们的心是暖暖的,每天都沉浸在新的欢乐里,不过我们也该打道回府了。长友、大姐看留不住我们,便叫孩子去买卧铺票,结果没买到。正着急间,大姐说别急,明天我去看看。第二天大姐从车站回来满面春风:“买到了,两个包厢、四个下铺。”神了,大姐一出面,没有办不成的事,佩服佩服!第三天晚上,我们登上了东去的列车,大姐又亲自把我们送到检票口,才依依惜别。看着大姐在灯光下远去的身影,我们发自肺腑的默默的对大姐说:大姐辛苦了,谢谢你。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