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古槐树是什川的宝贝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五月的风像夜空的流星雨飘。

此时此刻,有幸站立在什川街道口,聆听古槐树的心语,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扶了扶眼镜。粗壮的枝干弯弯曲曲延伸在蓝天,密密的槐叶上只有槐花在摇曳,看不见了白云,只有丝丝光斑闪了几下就不见了。激动的心像兔子在狂跳,轻轻地压住了心跳,把双手悄悄地放在粗糙的树皮,抚摸着粗壮的树身。听着导游讲500年古槐的故事:这棵槐树是什川梨园里最古老的一棵。据史料记载,古槐初由魏氏敬太君从娘家坪(榆中)将树苗携带至什川,种植于魏氏家祠门前,树干周长5.2米,高约15米,树干交错,根深叶茂它曾遭三次雷击,有有三大主枝断裂,但至今还健康成长,福荫村民。他还讲到了什川古梨园里的梨树——树王与树后,他们栽植于明嘉靖年间,树径达4.3米,冠幅约15米,树高有11米。每年的产果量扔在1000公斤以上。他们在2005年被皋兰等有关专家考察记载在魏氏家谱,并且评出树龄达438岁。我不得不惊叹大自然的绝妙!

不知道何时,风呼呼地刮起来,槐树叶儿宛如一条绿裙在摇摆,树梢像摔着一个长长的鞭子,把树叶儿卷了起来,几乎够着天上的云彩了!我在想,这样一棵奇异的槐树,枝繁叶茂,根深蒂固,不知道包含了多少农人的心血与汗水?伫立良久,带着敬仰之情,我悄悄地打开了相机,触动指尖把最美的画面保存。当我走了两步,大脑分不清街道的东南西北了。风像口哨呼呼吹,电线杆上站立的喜鹊不见了,梨园里觅食的流浪狗也不见了,只有槐花在风中低音,因为我懂得,它是什川梨园里的宝贝。      

我心里一阵疼痛,为槐花和梨花而惆怅了一声!早折腰了的梨树,像培养梨花的女子在梨园唱过“女人花”,低音一首“梨花情”,把汗水撒在泥土了。春天来了,有梨花素颜;夏天来了,有槐花飘香;秋天来了,有梨子成熟;冬天到了,有古槐树陪伴。时代的发展,许多像梨花一样素洁的女子在拆迁中带着美好的梦想出嫁了。每次回娘家,都要在古槐树下祷告一番,让梨园永存!红花需要绿叶衬托,她们就是在风雨中飘起的一条红绸带,把最亮的光芒照射给人间。飘落的时候,一瓣,两瓣,三瓣……就在一眨眼的功夫拉成了一绺儿,又在一袋烟的功夫交融成一片花的海洋。     

   

踩在这个槐花铺成的地毯,一种奇异地幻觉产生了。抬起来的脚不知道落在哪里?我犹豫了,我像掉落的槐花舍不得离开自己的母亲一样!正当我伫立的时候,突然,一阵风吹来我被槐花狂劲的一种力量向前推了一把,于是,拾起回忆,又和人群向前奔跑!

我闻到了槐花飘香的气味,想起了小时候的一句歌谣:“小槐树,槐树槐,槐树底下搭戏台,接女婿,接女儿,接外孙你也去。”

眼前浮现了儿时的山坡,那里长满了槐花树,一到四月底,满树的槐花竞相开放,一串一串的挂着白色的小花,那是暮春时节农村最美丽的一道风景。


不知道何时,调皮的蔡蔡跳跃身体,采了一束洁白的梨花,顾不得清洗就塞进口里笑吟吟地嚼着,我也掂着脚尖采了一束。啊!尝到了,槐花有股淡淡的甜味,虽淡但持久,不像蜂蜜吃起来很甜,后味却有一点点酸,而且粘手。槐花的甜透着淡淡的清香,含在嘴里,舌尖微触,只感觉甜味迅速般蔓延在口中,绵延不绝;槐花的香,清而久远,不像昙花一现般短暂;槐花盛开在乡间,每一处角落都弥漫着淡淡的清香,如同刚刚出浴的女子散发的淡淡清香,亮丽了春天;槐花的美,清纯而不妖艳,宛如一个小家碧玉。清素的一袭白衣裙,把一个亭亭玉立的花蕊裹在其中,微红的华蒂深藏在闺阁,不张扬自己的青春美丽,却蕴含着一种羞涩的朦胧梦,更加迷人。

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憩息在槐花飘香的农家小院,真的就像投入在夏的怀抱中,尽情的享受大自然带来的美妙!

此时此刻,古槐树被梨树包围了,暮色中显得更加苍劲!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