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邳州抗战史话:邳南大队驰骋徐淮大地 打击敌人保卫红色政权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作者:张玉迎)

一九四一年十月党组织在邳睢铜灵三大队的基础成立邳南大队。许伯言任这支共产党领导武装队伍的大队长兼政治委员,在以邳南香埠(八路镇)为红色革命根据地周围驻扎着邳南大队的抗日武装。活跃在邳、睢、铜和皖东北地区,保卫着这块红色政权,狠狠打击日伪顽的侵略和破坏。以后这支部队的名称虽更迭几次,但是这支部队始终是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

自一九四一年春,田宝珊组织夜袭碾庄车站,遭日寇“扫荡”一阵子后,鬼子没有找到共产党的武装队伍,仍不甘心。这年深秋,鬼子探得离八义集街南30里的大王庄和小王庄驻扎着邳南大队的一个营的武装力量,便纠集四十多名鬼子和200名伪军,三百余人。拉着轻重机枪和钢炮,拂晓前出发,耀武扬威抱着胜利的侥幸心里,浩浩荡荡地直奔大小王庄扑来。内线将这一消息传来后。经研究,为了使群众不受损失,部队布署了就地防御的战术。敌军来到庄外,首先打了一阵子炮,然后向庄内攻击。由于准备的充分,兵力布置得当,从旱晨八点打到下午四点多钟,打退鬼子伪军的一次次进攻。尽管是防御战,显得有些被动,不能大量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营长便抽出一个排的兵力,配合一百多名武装民兵,悄悄地从敌人侧面迂回过去。这时天色已是五点多钟了,鬼子迟迟攻不下庄子,还死伤不少兵力,鬼子指挥官急得团团转,趁天黑之前又急忙组织兵力,准备强攻一次,妄图冲进庄内取胜。不一会,敌人的炮声响后,轻重机枪像炸豆一般地掩护鬼子伪军往庄内冲锋,许伯言命令部队等到敌军靠近再打,当敌兵接近庄前时,他命令全体官兵一齐开火。猛然的打击,敌兵纷纷后退,鬼子发现侧面有武装队伍在向其侧面迂回,又害怕天晚,夜里吃亏,急忙集合残兵败将,准备撤退。迂回到敌人侧面的战士和民兵,迅速地截击逃窜的敌人,鬼子无心再打,丢掉了30多具尸体夺路而逃,我军大获全胜。

鬼子仍不甘心失败,时隔两个多月,利用严冬接连三次向营房驻地扑来,妄图消灭这支共产党的武装队伍,不甘心地来报每次失败的仇恨。由于准备得充分,每次都由内线先把鬼子出动的情报送过来。我军主动迎战,在八义集南小石家庄附近打伏击,三战三捷,每仗都是以鬼子的失败而告终,不得不蹲在八义集的据点里干憋气,再也不敢来找邳南大队交战了。

一连几次胜仗,邳南大队的威望在邳、睢、铜、灵地区的老百姓心中扎了根,使老百姓有了主心骨,一心跟着共产党共同打鬼子。巩固了抗日革命根据地,后来根据向西发展到徐州城外和安徽的东北地区。

一九四二年虽然是根据地抗日敌我双方相持的阶段。但是在邳睢铜灵地区却不太平。这年夏天,鬼子“扫荡”西薛庄。许伯言在小黄山接到情报,立即率部赶到西薛庄。这时敌人已在庄西的乱坟包上向庄内射击。通过侦察后,许伯言命令一个连从交通壕绕过去,悄悄地摸到敌人后面,打它个出其不意。不料被鬼子发现了,敌人见形势不妙,立即撤退。正好分区的骑兵赶来到,见鬼子伪军往后撤退,发挥了骑兵快速追击的特殊优势,把伪军一个中队基本消灭了。跑在前面的鬼子有的跑掉,有的被当场打死。为了震慑敌人不敢再来解放区扫荡,许伯言带着骑兵连,利用土山逢大集的机会在街外的大场上进行马术表演,吸引几千群众看马术表演,不时地引起群众雷鸣般的阵阵掌声,大长了邳南大队的志气。

鬼子还不甘“扫荡”失败。一次赵墩车站的鬼子带着伪军直奔土山街进行“扫荡”。

几百人的鬼子伪军则刚行到街中心,还未来得及抢劫,邳南大队已赶到了土山北门外,迅速将部队分成了若干个小组,将骑兵从街外迂回到街南往街里打。北门的许多步兵组从不同方向一齐往街内射击。鬼子听到东西南北到处是枪声,认为被邳南大队包围了,急忙从西门夺路而逃。土山街保下来了,未遭鬼子伪军抢掠。

时隔数月,日军窜到八路街去“扫荡”。鬼子伪军刚到街里,我军早已在街外埋伏起来,让敌人先进入口袋,然后将南北街口封死。骑兵从街南向街心打,东路和北路也向街中心打去,三面夹击。喊杀声、枪弹声响彻街内外。邳南大队像天兵天将从天上降下来,吓的鬼子伪军夺路而逃。老百姓拿着生产工具也从家中跑出来和部队一齐去追敌人,边追边叫喊:鬼子汉奸出“西门”了。

同年秋,伪满省“省长”郝鹏举从省城徐州带2000多名伪军浩浩荡荡开往新集街“扫荡”,企图打下新集街,再往香埠根据地去冲击首脑机关。当时,地委机关驻地兵力少。邳南大队有三个连驻在陈集。地方武装派人送情报到达陈集时,许伯言看到送情报的是两个小孩,一个十岁,一个十二岁。当时正值高粱刚成熟,未收获,两个孩子在秫棵里跑了几十里路送来情报,感动得眼睛湿润了,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两块银元递到孩子手中,并表扬了两个孩子机智,勇敢。拂晓前,大队赶到新集南,立即部署,把兵力分成几个点。此时,敌人正在捉鸡拔鸡毛、煮肉。趁敌人预想不到,我军冲锋号一响,新集街四面一齐开火,敌人想不到我军来得这么突然,也不顾一切地丢鸡,扔碗拔腿就跑。邳南大队人马一气追到马集,敌军又赶紧往猫儿窝伪军巢穴逃去,第二天才撤回徐州,连鸡肉都没吃上。

同年冬,群众刚收完庄稼。郝鹏举这个汉奸为了伪化邳睢铜灵地区,修一条公路往睢宁县内深入。从赵墩经过土山往南通到睢宁县魏集。路线勘探好后,就筑起路来。从赵墩往南刚筑好两三里,地委就发动群众在邳南大队的掩护下,成千上万的老百姓手拿铁锨,肩扛洋镐,抬着箩筐,夜深人静时,从各村出动去扒路基,把路基两边的壕沟填平。敌人白天修,群众夜里扒,接连几天,扒了又修,修了又扒。惹怒了敌人武装护路。分区及时派武装增援保护群众的兵力,在赵墩南孟淹子北的母猪堰边也埋伏起来。待伪军队伍踏上堰顶去追群众时,全体官兵一齐开火。打得敌人屁滚尿流,死伤大半,跑在前头的敌人捡条性命,急忙逃回赵墩据点,再也不敢黑夜出动驱赶老百姓扒路了。敌人公路未修成,彻底粉碎了敌人伪化邳睢铜灵根据地的阴谋。

日伪公路未修成,伪化不了邳睢铜灵地区。还是1942年的初冬,敌人缺少给养,只能冒着头皮跑到根据地的边远地区去抢粮食。在杨集,鬼子把抢来的粮食堆在了一个大场上,边装麻袋边装车。邳南大队刚改改编成邳睢大队,还是许伯言任大队长。许伯言得到情报后,立即带着部队赶到杨集,部署兵力。用一个连从正面向杨集的敌人进攻。两侧各安排一个连同时向敌人攻击。担任正面进攻的连派一个尖刀班,从杨楼庄外的芦苇汪涉水接近杨集。班长赵忠发刚从芦苇汪上来被鬼子发现了。鬼子嗷嗷大叫,端着三八大盖,亮起明晃晃的刺刀柄往前一拽,这个鬼子仰面朝天,在汪边滑倒了。鬼子爬起来就跑,边跑边大喊大叫,赵忠发缴获了一支三八式步枪,去追鬼子,一群鬼子拥上来支援,双方就交战了。正面的部队在后边轻重机枪的掩护下,攻击的战士一连扔了几颗手榴弹,敌人前进的慢了。两侧的部队听到枪响也冲了上来。敌人看到四个方向三面枪响,认为被包围了,就丢盔卸甲,逃之夭夭了。敌人连一粒粮食也没抢到。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