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愿你身前是精彩的世界,身后是父母的牵挂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几个小时前,这张图刷爆了朋友圈,一位白发苍苍的母亲,看着即将回城上班的儿子,满眼都是眷恋与不舍。

看到这张图的时候,我刚坐上去石家庄的车,和我的父母分开还不到半个小时。

而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我就一直和父母闹着各种不愉快。

昨天晚上我妈看我在收拾东西,走过来说:你带点花生吧。那是我小姑特意给我拿来的花生,有生的有熟的,想让我带回西安吃。我说不带,太沉了。我妈却坚持说,“我帮你剥好皮,这样好带。”我说真的不用了,花生又不是什么宝贝,带着太沉了。

我妈又说,“那你把那点儿葱花儿带上。”那也是我小姑特意拿来的,是我小姑父一个一个从山上摘的。

“葱花也不带,我不知道怎么吃。”

“做饭的时候炝锅啊。”

“我又不做饭,我婆婆炝锅爱用葱,上次带的就因为时间太长扔了。”这是真的,扔的时候我还觉得怪可惜。

“那你带点肉馅儿吧,咱家还有好多,吃不完

我依然说不带,“上车时我还要抱着张小又,带那么多东西太受罪了”。

我妈想了想又说:“那你带点年糕吧,你不是爱吃吗?”总之,她一定要我带上点东西才罢休。“少带一点儿,不沉。”简直像在哀求我。

我终于不推辞了:好,那就少带一点儿吧。

年糕我是真爱吃,可我依然不想带,我不是推辞不过才带的,而因为愧疚才带的,因为在接二连三拒绝我妈的时候,我其实说了好多难听的话。

比方,花生才七块钱一斤,让我带十斤花生,还不如给我100块钱呢。因为我真的好讨厌路上带很多特别沉特别沉的东西,我们要倒好几次车,可我妈每次都执着地一定要我带东西,我真的有点儿烦。

我自以为是推辞不过才说这种话,可还是看到妈妈眼底一闪而过的忧伤。我于是知道,我不但伤了我妈的心,还会伤到我姑的心,尽管我姑并不在场。

我想稍微缓和一下气氛,于是说:家里真的有好多花生,吃不完。我妈没吭声,只是默默地帮我装上了一些年糕,明明说好只装几块,可她给我装的却有四五斤。

然后到了早晨,这下轮到我爸各种让我带带带:带几个烧饼路上吃?

我说不用带啊,下了车找个地方去吃饭就得了。

我爸说,唉呀,万一时间紧张你们来不及吃饭呢?

“那就在火车上买泡面面包好啦。”

“火车上边东西多贵啊,带上吧。”

然后我爸又让我带苹果,还拿了三个,每个都有半斤重。

“万一口渴呢。”我爸说。

“火车上有开水啊。”

“万一张小又想吃呢。”

“哪儿那么多万一啊,我真的不带。”我好像喊了一句,非常不耐烦地。我爸于是默默地把苹果从我的包里拿了出来。

上车时又起了一次争执,车是我外甥家的,那辆车空间有点小,本来我、老秦和张小又坐到上边刚刚好,但我妈执意要送我们,妈妈的小尾巴——我妹妹的女儿小锦也要送我们,加上开车的外甥媳妇秀秀和秀秀家不到十个月的儿子小想想,一辆车已经塞得满满的了。

我爸偏要坐上来,因为他们送完我要去县城走亲戚。

我说爸你自己再坐公交车去县城吧,真的太挤了。

我爸却说:“没事,挤一挤就好了。”

可这真不是挤一挤那么简单。车后边坐了三个成年人,我妈、我爸、老秦、九岁的小锦,外加十个月的小想想。我抱着又又坐在了前边,加上开车的秀秀,一共八个人。我都担心车会被挤爆或压扁。

“唉呀,爸,你坐公交去好了。”我看着他们挤得动也动不了真心难受。

“二十几分钟就到了,没事。”我妈也说。

我不说话了,真想不通公交明明很方便,为一定要大家全部挤在一处受罪。

到了县城才发现我们从前候车的地方没停着通往石家庄的车,估计县城转盘改造了,挪地方了,我们都有点懵,车停哪儿了呢?

这时正好看到对面开来了一辆前往石家庄的车,我们忙调头去追,也不知道车上有座没座,让不让上人,这时正好前边有个红灯,我爸急忙打开车门去问,后边有一个车嘀嘀嘀按着喇叭说了一句脏话。因为我爸是从外侧开的车,那人大概觉得我爸乱搞。

我也感觉我爸有点不遵守交通规则,怎么不看下后边有没有车呢?

“能上,你们快下来。”我爸说着就去后备厢帮我们拿行李。

“这是在等红灯,能上吗?”

“能,快快快!”我爸说着已经把行李箱帮我丢到了客车上。

我忙包着张小又坐了上去,随后老秦也上车了。

安顿好了,想回头给他们挥挥手,却发现秀秀开的那辆车早就看不见了

然后我刷手机,看到了那位妈妈送儿子的图片,心里莫名就被震了一下子。

再然后,我读到新世相的一篇文章——《良日启程:希望每个离开家乡的人都有想寻找的东西》,世相君说,“良日”这个词带着一种很积极的情绪。以前,远行启程的日子是隆重而精美的,它不悲切,让人期待,因此应该选一个好日子。

猛想到,是啊,今天是启程的日子,爸妈让我带这带那,只是不舍,而我爸非要挤到车上,也只是想送送我。可我偏偏不理解,不但没好好和他们说再见,也没好好和他们说话。

我感觉我今天说话句句带刺很反常,是不是因为焦虑呢,一种离家前的焦虑,我讨厌我又要离开了,也不喜欢他们表现出的不舍。

因为单是想一想,就会心痛。

世相君还说,出行既然是为了寻找那些值得寻找的东西,既然不是被迫的离开而是主动的追求,就应该祝愿。

可是,我到底在寻找什么呢?为什么要离开家乡离开父母,每年匆匆来又匆匆去,这一次,为了在家多待一夜,我特地买的高铁票,以至于今年春节在家的九天,成为了我毕业后最长的一个年假。

正在胡思乱想时,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

“车上有座吗?”

“有呢,放心吧。”

“嗯,那就行。对了,你的背包里我给你装了点儿钱,你回去后给又又买几身衣服。”

我再次怔住了,我想说我不缺钱,你们留着自己花,可是来不及了,因为我应当离他们已经一百多公里了。于是我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你和我爸多注意身体。十一放假时,我再回来看你们。

一句话就定在了八个月之后,而八个月后能否成行,还未可知。

说完这句话,我挂掉了电话。不是良日启程吗,为什么我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呢?

    李清浅,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