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为什么“曼桢们”总会爱上世钧那样的男子?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不记得是第几次读《十八春》了,这是我最喜欢的爱情小说之一,也是读过最多遍的一本。

每一次读,好像都有点儿不同的感觉,这次也是。

曼桢曾经问过世钧,他是什么时候起开始喜欢她的。他当然回答说“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说那个话的时候是在那样的一种心醉的情形下,简直什么都可以相信,自己当然绝对相信那不是谎话。其实他到底是什么时候第一次看见她的,根本就记不清楚了。虽然叔惠和曼桢一个办公室,但世钧对曼桢并无深刻印象,小说中的解释是,大概也是因为他那时候刚离开学校不久,见到女人总有点拘束,觉得不便多看。这也从侧面,说明曼桢是个极普通的女孩子。倒是曼桢,极有可能留意到了世钧,此外还有个原因,世钧和曼桢跟叔惠比起来,算是新人,我们一般对新人,会有一定程度上的留意。

世钧第一次对曼桢有明确清晰的印象,是春节后上班在一家小餐馆巧遇,其实曼桢并没有给世钧留下多么深刻的印象,没有怦然心动,也没有一见钟情,世钧只是“笼统地觉得她很好”,此后三个人就成了我们现在常说的饭搭子。

两个人的感情,是慢慢发展起来,走到一起,也可以说是日久生情。直到有一次,叔惠有意无意地说起来,曼桢说起过世钧。

小说中的描写是,世钧“倒呆了一呆”,为什么呆了一呆呢,说明他很意外,没有想到曼桢竟然会提起他,而当一个人,被告知另一个人提起你来了,还是为了“维护你”,因为曼桢觉得叔惠一直是欺负世钧的角色,从此后世钧难免就会观察这个女孩儿的一举一动。

到这时候,还有个好玩的事情,我有时候会琢磨,为什么在叔惠和世钧两个人中,曼桢喜欢的是世钧而不是叔惠呢?毕竟,叔惠又漂亮,口才又极好,和叔惠在一起,世钧应当是陪衬吧。难不成,就因为叔惠总是欺负世钧,曼桢最开始的喜欢,是因为同情,不由自主地站在了世钧这一边?

两人感情再次取得进展是三个人一块去郊区照相。当时曼桢很热心地借毛巾给世钧擦衣服,毛巾擦脏了,他心里还有点儿过意不去。

此外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照相的时候,曼桢只和叔惠合了影,并没有和世钧合影。而且事后,她各要了叔惠和世钧的照片,但只把叔惠的照片压在桌子上的玻璃下边,却把世钧的照片藏了起来,这说明什么呢,曼桢其实对世钧已经有感觉了,所以才会藏起来,但是对叔惠却没什么想法,所以才会大大方方。

照完相回来,曼桢的手套丢了,世钧回去帮忙找,找的原因也不是因为他喜欢曼桢,而觉得曼桢陪自己去照相才丢了手套,依然是“心里过意不去”。而且交给曼桢的时候,世钧还觉得怪怪的,并且产生了“早知道会这么尴尬,干脆不帮她去拣了”的心思。

但这件事情对曼桢来说,却非常之重要,因为曼桢觉得,世钧这样做是有一点点不一般的,而且还强调了,“那么远的路──还下着雨──”不止是感动,还有点脸红,说明,一定意义上,曼桢在揣测世钧的心思。

再然后曼桢生病,被叔惠猜疑家里有秘密,世钧觉得叔惠简直讨厌时,曼桢在他心里已经扎了根。

世钧对曼桢的感情明朗起来,是要去给厂里同事祝寿,世钧不喜欢应酬,本来想不去,但是突然又想到,也许曼桢会去,又动了去的心思,这时他已经很明确地意识到了他想见曼桢,并且两个人巧合地被安排坐到首席,简直像新郎和新娘子,从这一段开始,就进入了朦胧的郎有情,妾有意的阶段了。

而且没久多,曼桢又给世钧给了一件毛背心,到这时,曼桢还放了一个烟雾弹,先给叔惠织了一件,以至于叔惠的母亲怀疑曼桢对儿子有意思,还去世钧那里打听,但世钧一口咬定曼桢和叔惠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可见他心里其实是有一点自信的,他觉得曼桢喜欢的是自己。

曼桢在世钧和叔惠去南京之前,跑去送点心和帮世钧理箱子,这时他们的关系已经呼之欲出了。

注意,这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事情,为什么曼桢特意跑去给世钧送点心整理箱子呢?这就要和前边的照相事件联系起来,他们照相时,叔惠曾开玩笑说,世钧寄照片是老太太要给他安排相亲,因此曼桢不无担忧,那就是世钧有可能会相亲。事实上,回到南京后,家里老太太真的给世钧安排了相亲,相亲对象就是翠芝。

曼桢来理箱子,有点宣示主权的意思,想让大家明白,世钧背后是有女人的,何以见得呢,那就是,那就是世钧回来后,曼桢问他,有没有夸他箱子理得好?可见曼桢是非常在意这件事的。

由此可见,曼桢其实在追求自己的爱情上边,颇费了一点心思的。

世钧第一次从南京回来后,两人终于互相表白,至此,他们的感情终于明确了。有人说,如果你忘了谈恋爱的感觉,那么就打开《半生缘》的第五章,看一下两个人初在一起时那些段落,那些描写,真的很让人怦然心动:

曼桢倒真有点着急起来了,望着他笑道:“你怎么了?”世钧道:“没什么。──曼桢,我有话跟你说。”曼桢道:“你说呀。”世钧道:“我有好些话跟你说。”

其实他等于已经说了。她也已经听见了。她脸上完全是静止的,但是他看得出来她是非常快乐。这世界上突然照耀着一种光,一切都可以看得特别清晰,确切。他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像这样觉得心地清楚。好像考试的时候,坐下来一看题目,答案全是他知道的,心里是那样地兴奋,而又感到一种异样的平静。

我们再看这一段:

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姑娘表示他爱她。他所爱的人刚巧也爱他,这也是第一次。他所爱的人也爱他,想必也是极普通的事情,但是对于身当其境的人,却好像是千载难逢的巧合。世钧常常听见人家说起某人怎样怎样“闹恋爱”,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那些事情从来不使他联想到他和曼桢。他相信他和曼桢的事情跟别人的都不一样。跟他自己一生中发生过的一切事情也都不一样。

我们再看一段:

街道转了个弯,便听见音乐声。提琴奏着东欧色彩的舞曲。顺着音乐声找过去,找到那小咖啡馆,里面透出红红的灯光。一个黄胡子的老外国人推开玻璃门走了出来,玻璃门荡来荡去,送出一阵人声和温暖的人气。世钧在门外站着,觉得他在这样的心情下,不可能走到人丛里去。他太快乐了。太剧烈的快乐与太剧烈的悲哀是有相同之点的──同样地需要远离人群。他只能够在寒夜的街沿上踯躅着,听听音乐。

是不是很心动?还有世钧陪曼桢去上课的路上,世钧在外边醉心地等待,那种感觉,真真是,谈恋爱的感觉。

不像张爱玲其他的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总是那么凉薄甚至充满了勾心斗角,比方,《倾城之恋》,这部小说里,世钧和曼桢互相吸引,两颗心一步步靠近,那种怦然心动,真的很美好。可愈是这样,后边的悲剧,就有一种催人心魄的力量。

是的,想到是曼桢先喜欢了世钧,并那么勇敢地向他靠近,以至于以后,世钧那般软弱,甚至邀请曼桢去南京家里玩时,都不主动和父母坦白,而是上人误会是叔惠的女友,至于后来,他跑去曼璐家打听曼桢的情况,那哪里是打听,那简直是坐实他的多疑与猜忌——曼桢肯定嫁给了张豫瑾,那个说好只要他愿意让她抢就一定会抢的男人,轻易地选择了退缩,甚至错失唯一可能搭救出曼桢的机会。

曼桢在遭受厄运的时候,总想着一定要把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告诉世钧,只要想到这些,两行泪就不由地流下来。可是告诉他又有什么用呢?他只是一个软弱而又不够爱你的男子啊。可是,她还是宿命般地爱上了他。就像赵敏爱上张无忌,莉香爱上纨治。是的,大多数女人做出的选择一样。

从前不觉得什么,因为没有发现曼桢先动了情,动了心,并那么果敢地靠近他。现在发现了,想到后来他们之间的种种,真的真的好难过。

—end—

几篇10w+的小文,点击可阅读噢。

良好的身材藏着一个人的自律

对不起,我的朋友都很贵

请不要用“请你吃饭”表达谢意

请不要拿“孩子小不懂事”作挡箭牌

情绪不佳时的说话方式,最见一个人的教养

你连几点睡觉都控制不了,还想控制人生?

我喜欢你,因为你从来不给人制造烂摊子

你不善待身体,身体必然惩罚你

千万别小瞧那些做事情有条理的人

让别人赚点钱

别让工作的意义,仅仅是为了钱

对呀,我就是小气啊

看你的朋友圈,好想和你谈恋爱

富养孩子,也包括仪式感上的富养

层次越高的人,发的红包越多

李清浅,微博@清浅李。即使生活给了我一地鸡毛,我也要把它扎成漂亮的鸡毛掸子。个人公号:李清浅(ID:wliqingqian)。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