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老婆要娶漂亮的?你咋不上天呢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相比于你的美貌,我更爱你朝圣者的心

文|李清浅 图|网络

1.

今天听到一个超爽的故事。

米小瑶在同城读书会认识了一个叫黄同的男生,群聊时发现他们在读书的品位上很一致,就互加了好友。

黄同好像挺喜欢米小瑶,动不动就跑来撩拨她几句,米小瑶对黄同印象也不错,两个人唇锋舌剑,聊得还算投缘。

前段时间米小瑶的一个好友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特别丑的自拍,米小瑶点了个赞,然后就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恭喜你加入暴丑照接龙游戏,请把你最丑的一张照片发到朋友圈,然后让第六个给你点赞的人接力。

米小瑶几乎没在朋友圈发过照片,但既然掉坑里了那就娱人娱己吧,所以就真发了一张最丑的自拍。

一会儿功夫,就收到一大堆点赞和评论,黄同也有留言但后来又删除了,所以他到底怎么评价的,米小瑶并不知道,但自此之后,米瑶就发现,黄同不再撩她了。她猜很可能和那张丑照有关系。

米小瑶多多少少有点失落,没想到此君这么外貌协会,甚至一度想发张自己的正常照片证明一下自己长得还“过得去”,后来又一想,聊了那么多次他们都喜欢的书,他还是只在乎她的脸而完全无视她的内心,还是算了。此后大概有三四个月,他们一句话也没说过。

本周读书会组织线下活动,黄同和米小瑶都参加了。黄同显然没想到米小瑶本人比照片漂亮了好几倍,更没想到她是全场最漂亮的姑娘,那天米小瑶还做了读书分享,观点清晰、妙语连珠,真是精彩极了,所以黄同的目光一直像聚光灯一样射到米小瑶的身上。

活动结束的时候,黄同要送米小瑶,米小瑶以坐地铁很方便为由拒绝了,黄同还是坚持陪她走到地铁口,路上黄同说:米小瑶,我其实喜欢你很久了,说完还傻乎乎地给自己补了一刀:没想到你本人和照片完全不一样。

米小瑶一脸惊奇地说:“哇,好巧!我也喜欢——我自己。

黄同怔了一下说:“你真幽默,米小瑶。”

“我觉得你更幽默。”米小瑶笑说。

一个因为朋友圈一张“丑”照不再撩你的男生,后来发现原来你挺美又重新追求你,这也太太太视觉系了吧?虽说我们没有权力要求别人喜欢我们的内在美,但是,在米小瑶看来,黄同否定的不止是她的容貌,还有她同他聊过的书、陪他说过的话、展现给他的品质。只是以美丑来决定一份感情的未来,她认为实在太肤浅了。

我听后感觉这姑娘真是英明果断。

2.

我真见过有的男生找对象,明确要求女生一定要漂亮。

有一次,老秦以前的同事托我帮忙介绍女朋友,我就把自己的一个好姐妹介绍了给他,那时还不玩微信,流行的是QQ空间,他在好友的QQ空间看了照片后笑嘻嘻地说:“嫂子,有没有漂亮点儿的?”

第一,我这个姐妹虽然不是大美女,但绝对不能算丑或难看。第二,老秦这个同事也并非貌比潘安,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内分泌有问题,脸上还布满痤疮。

我刚要说两句话维护我姐妹,他又说:嫂子,我想找个美女,一定要自然美,不要任何人工的,割双眼皮或者填过鼻子的就算啦,如果能像范冰冰那样大眼睛尖下巴,我肯定会更爱她的。

What?范冰冰

请问,有人要求您长得像大黑牛李晨了吗?那个瞬间,我莫名想到一个俗语,那什么想吃天鹅肉。

敲黑板,我对漂亮女生没意见,我也羡慕人家的好基因,我反感的是男性对女性的容貌歧视,尤其自己长相一般,还要求女生貌美如画,天仙下凡。

或许有人会说,要相处一辈子的人,低头抬不见抬头见,当然要漂亮的啊。

遗憾的是,这世上大多数姑娘,只都能用“五官端正”或“相貌平平”来形容。亦正如这世上大多数男子,也只是长得一般或者“还过得去了”。

经常有人教导我们“化个妆再出门你会死啊”“画妆是对别人的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对的,统统没错。化妆的确可以让原本相貌普通的女生漂亮一些。

但是,我想那些对容貌非常挑剔的男生,估计不是想要对方“化了妆后很美吧”?他们很有可能要的是,素颜也超美!!

你不是不可以要求我的颜值,但是,都说婚姻要门当户对,颜值最起码也要匹配吧,如果你长得跟八戒他哥似的,凭什么要求我貌如嫦娥?你要求我有七分颜值,起码你得在六点九分以上吧?

3.

有人总想娶个漂亮老婆,也有人却更看重一个女子的才气与品格。

他风度翩翩,人人都觉得他是美男子,她则相貌平平,个头矮小。

初相识,他留洋归来,在学界小有名气,而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性格还有点像假小子,甚至在话剧中也是女扮男装的那一个。

后来他回了法国,她则去北京当了一名小教员,两个人一直鸿雁往来,她从来不曾对那个需要仰视的美男子抱有一点妄念,可有一天却接到他寄来的一张印有李卜克内西和卢森堡画像的明信片,他深情地写道:“希望我们两个人将来也像他们两个人一样,一同上断头台。”

这是那个锋火连三月的时代最深情的表白,生不能同日,但愿死能同时。

他是周恩来,她叫邓颖超,他们一辈子没有孩子,可却恩恩爱爱,相携走过了一生,西花厅的海堂花记得他们曾多么伉俪情深。

邓大姐在多年后回忆往事曾说:“们也没有计较谁的长相,恩来长得比我漂亮,我长得并不漂亮。她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什么特质吸引了周恩来,甚至以为因为自己是个“很坚定的革命主义者”,直到有一天周恩来突然说:“还记得当年在天津开大会吗?你第一个登台发言,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这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句歌词,“在我眼中你是最美”。无论多少年后,他依然记得她那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这一对革命伉俪的故事,最感动我莫过于周恩来病重时,曾经对邓颖超的秘书说:“咱们两个握个手吧。”秘书吃了一惊,忙说自己的手凉不用握了,周恩来却很坚持地说,“要握”。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你要照顾好大姐。”

我不知道大家看到这一段是什么感受,我只觉得鼻酸眼潮,你美又怎么样,丑又如何,我还是那么深情地爱了你一生。

真正伟大的爱情,是超越年龄、地域和容貌的,叶芝也曾写下著名的诗篇: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惟独一人曾爱你那朝圣者的心,

爱你哀戚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诚然,在认识到你的美好心灵之前,我们不能要求别人爱上你的内在美。可当一个人因为你容貌平平,决定不再关心你的其他价值,这种人只能被称为浅薄鬼。

但愿和你在一起的那个人,不仅仅因为你生得美,是红颜易衰,繁花易逝,更何况,这世上,总有人比你更美。

希望那个人是因为你的善良、才智、品德才爱上你,甚至因为你“朝圣者的心”。

是,我们或许长得不够漂亮,但我们活得漂亮,你若盛开,芬芳自在,至于那些只看外貌的浅薄鬼,咱还不稀罕哩!

—end—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