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苏区中央保卫局长娄梦侠烈士传(8):赤潮澎湃(作者:周唯一)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娄梦侠见父亲惊奇,就忙说:“爹,这日货不能卖,而且不光咱一个店,要让所有的商店都不卖,才叫抵制日货。”

娄广明睁大眼睛说:“那所有的人都不用日货啦?”

娄梦侠说:“对,全国的人都不用日货。”

“那这些日货呢?”

“我不是说过了吗?烧掉!”

“那多可惜!”

“可惜什么,这是爱国的实际行动。”

中国人,要爱中国。这是娄广明赞成的,也是这样做的。前些时候,商务所叫店家捐款修街道,说是爱国行动,他就是头一个报名捐的。可现在,要把好好的货物烧掉,这实在舍不得,要是那样做,这损失太大了。于是娄广明说:“孩子,不是爹不爱国,而是这次实在不能按你说的办!”

娄梦侠望着父亲说:“为什么?”

娄广明动情地说:“你没想想,这做生意的就是赚钱,嗅觉这回不仅不赚,连本都搭上了,这能行吗?”

“这怎么不行呢,你不是说过吗?做生意有赚有赔。这次,就权当你赔了吧!”

“这,这赔的也太多了。”

“也不算太多。”

“还不算太多?”

娄梦侠看着生气的父亲,轻声地说:“你过去借钱给人,不是白白地赔了一百块大洋吗?”

“那,那是没有法子!”娄广明见儿子揭他的老底,羞得脸透红。

“那不也是赔了吗?”

“那是孬种懒,你爹我上了当。”

“这是爱国行动。”

说到这里,娄广明无话可说。他憋了老一会儿,才说:“孩子,这爱国我从来都是赞成的。咱还能不爱国吗?要爱国为了减少损失,咱烧一部分,留一部分,这样总委了吧?”

“不行。”娄梦侠斩钉截铁地说。

退让了还不行,娄广明真的为难了,他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固执呢?咱爷俩什么事也商议不成!”

娄梦侠诚恳地说:“爹,这不是咱爷俩的事,这是国家大事。北京的学生查到日货,烧了;徐州的学生查到日货,也烧了;咱土山的学生查到了日货,还能不烧吗?要烧,全部地烧,一点作都不能留。”

“一点儿都不能留?”

“对,一点儿都不留,这说明咱抵制日货的决心,爹,咱们要做真正的爱国者。”

“真正的……”

“爹,这事我已和学校老师说过了,是你主动要烧的,是爱国行动;要是学生查出来强迫烧,那就是卖国贼了。”

娄广明听到这里,他当然不愿承担“卖国贼”的罪名。再看看儿子,儿子两眼直勾勾地望着他,希望他……

就这样,僵持了将近半分钟。最后,娄广明才咬咬牙说:“烧,全部地烧。”

娄梦侠听到父亲叫“全部烧”的话,激动地跳了起来说:“好!我去告诉老师去!”说着,向学校奔去。

沈太华老师自从指示娄梦侠回家做准备工作后,他心里就非常激动,积极筹划焚烧日货的有关事宜。当娄梦侠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着急地问:“怎么样?你父亲同意焚烧日货吗?”

娄梦侠说:“开始我父亲不同意,后来我一动员,他就同意了。”

沈太华老师高兴地说:“太好了!”

于是,他们就约了高年级的王子愚、宋学珍等人,连夜做了红、黄、绿三角旗,旗上写着:“中国人不用日货”、“卖日货可耻”等口号。

第二天,是四月初十,土山逢大集。东西大街上,人来人往,热闹非凡。

大约十点钟光景,一队学生迈着整齐的步伐,手中擎着写有不同口号的红、黄、绿三角旗,向位于大街南面的娄家店走来。

娄家店大门敞着,人们进进出出,有买有卖。原来在东货架上的日货,早已撤下来,打成了捆,堆放在大门旁边。

这时,娄梦侠手持红色标语和糨糊从后楼出来。他在门东边的柱子上贴“中国人要爱国”,在门西边的柱子上贴“坚决抵制日货。”就在他刚把标语贴好时,学生队伍来到了。领头的是王子愚,他一见娄梦侠就问:“准备好了吗?”

娄梦侠指着门旁的日货说:“准备好了,共8捆。”

王子愚高兴地说:“好,把它搬到当街上来!”说着就叫队前的几个同学下手去搬。娄梦侠随将写好的“日货该烧”四个大字的白纸放在日货上。

宋学珍站在学生中举着红色三角旗高呼“

“中国人要爱国!”

“中国人坚决不用日货!”

“卖日货可耻!”

…….

在震耳欲聋的口号声中,王子愚高声地说:“同学们,同胞们!我们抵制日货,是爱国行动。有血性的中国人,应该冲在爱国的前线。我们土山高等小学娄培儒同学,就是冲在爱国前线的有血性的少年,他动员娄家店的亲人,自动不卖日货,并将日货在大街上主动进行焚烧。我们认为:娄家店的行为是爱国的行为!因此,我们号召,广大商店员工,都要向娄家店学习!”

宋学珍又领头高呼:

“向娄家店学习!”

“不卖日货光荣!”

“打倒卖国贼!”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惊天动地的口号声,震荡着土山大街。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群众,真是人山人海。

这时,王子愚提高了嗓门大声说:“现在,请娄家店的小主人—娄培儒同学,对日货进行点火!”

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英俊的少年手持火把,迈大步走到日货跟前。先抬头望了一下众人,然后将火把往日货上一点,顿时火光冲天,浓烟滚滚。

土山大街,沸腾起来了。

娄家店焚烧日货,震动了整个土山,震动了土山周围的乡村。

从此,娄梦侠在学生中,有了崇高的威信。

不久后的一天,娄梦侠从教室里出来,看见几个学生拎着书包站在墙角唉声叹气。他上前问:“你们怎么啦?”

一个学生说:“学校要撵我们回家啦!”

娄梦侠:“为什么?”

另一个学生答:“我们没钱缴学费。”

“没缴学费,怎么能不让上学呢?”

“校长要撵,你能怎么着他?”

这校长叫孙启恭,具有浓厚的保守思想,不让学生看新书,对进步学生的活动,总是推三拦四。这不,将交不起学费的学生勒令停学,撵他们回家。

娄梦侠听后十分同情,马上找到王子愚、许锡三和宋学珍等人,大家一商议,就决定去找校长评理。

当他们几个人来到校长室时,校长孙启恭正捧着水烟袋“呼啦呼啦”地抽烟。

娄梦侠等人很有礼貌地行了鞠躬礼后,说“孙校长,您好。”

孙启恭坐在椅子上,吸了一口烟,望着众人说:‘有事吗?”

娄梦侠说:“有”

“什么事?”

“关于同学停学的事。”

一提起停学的事,孙启恭就来了火气,他厉声说:“那几个学生太不像话了,学费一拖再拖,催多少回他们也不缴,停学还不应该吗?”

王子愚说:“他们不是没有钱嘛,要是有钱,早就交了。你不让他们上学,这总不太好吧?”

校长一听学生是来质问自己的,更加气愤了,他说:“这有什么不好的,上学缴学费,天经地义;不缴,就是不能上。”

“不是向你说了嘛,没有钱。要有钱,还来向你说好话吗?”宋学珍软不拉塔地说。

孙启恭受到讽刺,睁着眼睛说:“没有钱还上什么学,停学算了。”

娄梦侠望着这位蛮不讲理的校长,向前走上一走说:“孙校长,你不是讲,你要办平民学校嘛,让广大群众的子女都受教育。可现在,你却撵贫苦人家的子女离校,这不违背你的诺言吗?”

孙启恭听了这话,他不由站了起来,捧着水烟袋一动不动,双眼直勾勾地望着这位15岁的娄梦侠。噢,想起来了:娄家店焚烧日货,不就是这个少年吗?听了刚才的论述,他很惊奇这个学生的才干。是的,他曾在全体师生会议上讲述兴办平民教育的主张。可是现在的停学,与那主张有何关系呢?于是,他说:“兴办平民教育,是我孙某的一贯主张。我将一如既地坚持下去。但是,这与不缴学费、勒令停学是两码事。”

“不!”娄梦侠斩钉截铁地说:“不是两码事!学校不让穷苦的学生上学,这能是平民教育吗?你应该收回成令,让学生继续上学!”

“对,应该收回成令!”王子愚、宋学珍和王书楼等人齐声拥护。

校长孙启恭,见众学生都反对自己的决定,就气急败坏地说:“你们不要和我争论,学生和校长顶什么嘴?学生,就该安心地读书,管这些闲事干什么?”

“这怎么是闲事呢?”娄梦侠理直气壮地问。

“这是闲事吗?”王子愚接上问。

孙启恭见学生当面责问校长,面子丢尽。便更加气愤地说:“不要你们管,你们就不要管!”

几个学生也来气了,齐声说:“我们偏要管!”

“你们管不着!”孙启恭将水烟袋往桌子上用力一摔。

双方吵崩了。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