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奶羊领导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魏邦泰和我是本家,比我年长些,今年有六十好几了。这六月黄天,他剃了个光头,两眼炯炯有神,一副精干样。

“爷孙们好!”

我打个招呼:

“今天没去放羊?”

“等会去大沟圈羊,吹个哨子,羊就从山顶上跑下来了……”

吹个哨子就能把羊从山上叫下来!我一听,来了兴趣:

“方便不,我跟你一起去看一哈你的羊怎么走整步!”

“好呀!你也是个土八路(爱乡土之人)!”

等了一小会,邦泰的三轮电动车就拉着我上大沟了。

说起魏邦泰,我们都是金城魏氏子孙……

600年前,我们的老先人魏贵从山西洪洞县辗转南京,最后在明代洪武百万大移民中来到兰州,定居什川。魏贵生了三个儿子,起名乾坤坎,后来魏坎过继到了金家,金城老魏家二世祖,名正言顺的就剩下了魏坤跟魏乾。

人们常说,天地乾坤,魏贵老先人为啥以坤乾给儿子起名呢?就这事,我问过如今已八十高龄的一位老哥,他说:

“先人说,这混沌世界是先有地,后有天,所以起名坤乾。”

我一想,也对,老先人说的有道理,没有地,哪有天呢!

坐着邦泰的电瓶车,想兰州地盘上的这金城魏氏一门,可算树大根深,枝繁叶茂, 到了第三代,魏坤魏乾各生五子,一下开枝散叶,繁茂许多。魏贵老爷子一高兴,吟得一联:

红颜常作对

白首永成双

这一联从此就成了今天的金城魏氏川五房和山五房。

金城魏氏传承了20多代,如今已有十余万众,至今辈分不乱,见了面,八十岁的老爷子也会叫辈分大的孩童:“尕老的,玩着呢嘛!”。

我和魏邦泰就是川五房中的三房。三房的辈分是“朋绪连武,贤著列邦……”我的辈份比他大一些,他尊称我为尕爷。辈份大,不等于本事大。比起我这个爷孙们,他的本事比我大多了。

魏邦泰和我是亲坊,也是邻居,一个巷口子进去,就能看见各自的家门。我出门近三十年,只听说他一直在青藏线上跑车,干得很不错。这两年,年龄大了,就卖了大车,解甲归田,种了几块地,放了几只羊。但是没想到,和跑车一样,他这个放羊,居然也有名堂。

电瓶车在大沟里飞奔,平展展的水泥路,比过去的辗麦场还平展。你说这世道,发展的就是好,就连这深山大沟里都通上了水泥路,想想我过去在乱石满地的大沟里走过,和今天比,天地之别。

开上电瓶车,从什川到大沟水库,十分钟就到了。怪不得魏邦泰要在大沟里建羊圈放羊呢!真是个聪明绝顶之人!

羊圈建在半山坡上,是那种铁丝网的,很现代。电瓶车在山坡上的羊圈旁停下车,魏邦泰从口袋里掏出了哨子,吹起来。那几只羊似乎是盼着主人,早早在山坡上翘望,哨声一响,羊从黄土坡上尘土飞扬,飞奔而下,如履平地。

吸引羊的不仅是开着电瓶车来的魏邦泰,还有他带来的树叶和包谷。天天在山上吃草,羊儿们也想换换口味。正是看中了这一点,魏邦泰因势利导,把羊紧紧控制在自己的麾下。

人有三六九等,药有君臣佐使。邦泰管理羊,也有他自己的一套,那就是培养羊领导。如果说诱羊下山回圈,是玉米和树叶诱惑的话,那么有意在六只羊中选拔到一只羊领导,才是魏邦泰的绝活。他认为,找一个羊领导,对牧羊人管理羊群会大有帮助。

羊总共有六只,一只大奶羊,四只小奶羊,一只母绵羊。四只小奶羊并非全是老奶羊亲生,其中还有养子。虽非亲生,但四只小奶羊都认这个亲妈,大奶羊一声“咩”,小奶羊就是一串细碎甜蜜的“咩咩咩……”的回应声,紧跟着,就会欢快地跑到母亲身边。母子五羊,当然是大奶羊说了算。剩下的一只就是那个个头高大的母绵羊了。羊领导就在大奶羊和母绵羊之间选拔。

按理说,绵羊与奶羊比,个头高大,头上长角,威猛无比,领导这个小羊群,非它莫属。但是经过邦泰细心观察,却发现这大个的未必具有领导才能。正所谓,山大没柴烧,树大空壳浪。个头大,志大才疏的话,自然难当重任。邦泰对大绵羊的素质评估又从何而来呢?

刚把几只羊放到山上时,邦泰天天陪着羊儿在山上转,有一天下午,羊儿们吃着草儿,慢慢就遛达到了羊圈对面的山坡上,这时,天上乌云漫卷,一阵就下起雨来。邦泰吹响了哨子,呼唤羊儿们回来。这时,就见四只小奶羊羔跟着母亲快跑下山坡向羊圈赶来。从对面的山坡走到羊圈,要经过大沟,如果这时有山洪暴发,羊儿如果不在圈里,就会有被山水冲跑的危险。邦泰发现,五只奶羊都越过山沟向羊圈走来,而那只绵羊停在对面山坡上,四面张望,不知所措。邦泰使劲吹哨子,绵羊想往羊圈方向跑,却被一道土坎挡住了去路。

“这个笨 羊,为啥不去前面绕呢,非要站在土坎前傻等!”

就在邦泰心里责怪绵羊的时候,只见已上到羊圈坡下的大奶羊“咩咩”叫着返回身,向绵羊跑去。它绕过绵羊面前的那道坎,从沟底另一边的山坡上迂回上去,把绵羊顺原路带回了羊圈。

见此情景,邦泰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这羊比人还聪明呀!有这样有仁义、有情份的羊,它不当领导还能让谁当领导呀!

等羊儿们全部回到羊圈,邦泰特地从装玉米的袋子中挖了满满一碗玉米,把大奶羊叫过来,犒劳于它。从此形成惯例。领导的待遇和责任是挂钩的,这样的奶羊才是邦泰最欣赏的领头羊。

听完邦泰牧羊训羊的事,我也是醍醐灌顶,眼前的羊一下变得亲切起来。我拍了好多照片,有羊吃草料的,有羊跟着它们的主人撒欢的,当拍到那只正在吃料的大奶羊时,看着她那硕大的肚子和乳房,我的眼睛湿润了。羊领导的故事是一个头羊的故事,也是一个母亲的故事,当她身负重任,喂养四只小奶羊,操心整个一群羊的时候,它和我们人类的母亲又是何其相似。邦泰的选择是正确的选择,也是人性的选择,他赏给奶羊的一碗包谷,应该是一份爱,他爱羊,爱生命,爱世界……

大沟奶羊的故事讲完了。我对领导和领头人又有了新的理解。水中蛟龙,人中龙凤,生命的过程,不就是一种天人合一,共渡时光的过程嘛!不论人还是羊的社会,管理是如此的重要。人与羊的醒悟与追求有早晚,也有善恶之分,只有爱才会像蓝天碧海,包容涵养世界万物。

从大沟回来,大奶羊的影子一直在我心里晃动,说实话,遇到这样的奶羊,也是一生中的一件幸事,它告诉了我生命与社会的道理,也解开了许久不曾解开的谜团与灵魂的困顿。如果我是魏邦泰,我一定也会和他一样,会与大奶羊精心照料,视为知已,虽然语言有别,可是生理相同,同为世间物种,在心里,我已经为她,深深鞠上了一躬……

魏著新 原创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