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一哥“俗人读史”之—— 520年后,密县煤窑有了提升机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密县产煤、用煤的记载可上溯到新石器时代,但其采煤技术基本上延承了古老的方式,甚至是数百年不变。据成书于明崇祯十年(1637)的《天工开物》记载,“煤有三种:有明煤、碎煤、末煤。”“凡取煤经历久者,从土面能辩有无之色,然后掘挖,深至五丈许,方始得煤。初见煤端时,毒气灼人。有将巨竹凿去中节,尖锐其末,插入炭中,其毒气从竹中透出。人从其下施镢拾取者,或一井而下,纵横广有,则随其左右阔取。其上支板,以防压崩耳。凡煤炭取空,然后以土填其空井”。这个记载真实地反映了当时的煤炭开采情况。

其一、完全没有什么完善的勘探技术可言,大多是靠有经验的人直观来判断,最多是看看地表土层。密县旧时多传说某家开矿发财来自无意间的打水井、挖红薯窖、打墓穴等,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笔者还认识了平陌镇牛岭村一韩姓妇女,她家就是打水井时挖到了煤,因无力开采而卖给了当地某人最后造成纠纷的事。

其二、开窖全部靠人力、畜力,最大的设备便是原始的杠杆、辘轳等提升设备,井分为直井和斜井(步井)两种,直井的上下人、提升全靠辘轳,斜井可以直接进出,也有下人背煤、下牲口驼煤的。

其三、开采工具为原始的锨、镢、锤、钎、小车、背篓、筐等等。

其四、防护措施就是用竹子、木头在井洞上方做梁支撑起来,以防坍塌,防瓦斯等毒气也只是采取用空竹子筒进行有限的排放,根本没有什么通风设备可言。

除了开采的技术之外,密县煤窑的开采可谓是时停时续,没有个延续性,产量也时高时低。据清道光年间编纂的《密县志》记载,明清两代的大致情况是,明洪武26年(1393)朝廷再次让密县开窖,当时密县境内有小窖13座,矿工800多人,年产量800筐(每筐约300斤)。明末李自成起义军进驻密县,煤窑只剩5家。清初密县煤窑短暂恢复生产后,康熙帝于1662年下令停止开采上百年,直到1742年才有人偷偷开采而被官方默许,鼎盛时期多以为在道光年间,有数十处小煤窑,矿工人数一度达到4259名,后逐步衰落,一直到民国年间。

密县煤窑的组织形式最多的是家庭式、家族式,少数有合伙制,最后出现了合股制,但其根本不是什么资本主义萌芽的组织形式。对于煤窑的管理直到清光绪21年(1895)才设立了煤厘局,从事对煤窑上缴税金的管理,而不是生产安全上的管理。

至于矿工的安全是显而易见的,清代密县出了个知名县令叫杨炳堃的,就曾深入煤窑,发现了用工的“人圈”(限制工人人身自由、不顾工人死活)、窑内积水而逼工人下窑作业造成工人手脚腐烂等问题后,立法十则,规范煤窑生产,以致密县后世为其立纪念馆而纪念之。

数百年过去的光绪32年(1906)11月,当时的《东方杂志》载:“密县窑商郝镜塘,购备机器,开采煤窑,颇见功效,较之土法采挖,其利三倍”,对于这篇报道,笔者进行过长时间的查访,但最后无果,看来恐是假新闻也未可知。经查访直到大清灭亡后的1913年11月,密县春板河坤安煤矿公司的吕某才第一次购置了蒸汽提煤机两台,开创了密县煤窑近代工业开采的新纪元。

520年,明清两代的沉沦已成烟云,然而密县煤炭却以半个千年的沉默才用上了蒸汽机,进入了近代工业的萌芽,不得不说是明清封建制度阻隔了工业文明的发展,实在是个大时代的悲哀啊。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