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桂林甑皮岩发现中国罕见“陶雏器”(图)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寻找文化力量结硕果 “万年智慧圣地”落桂林

  桂林甑皮岩发现中国罕见“陶雏器”

  十五载“定名之争”终有定论


甑皮岩首期陶——— 陶雏器

  桂林生活网讯(桂林晚报记者秦紫霞 文/摄)在甑皮岩新建的博物馆里,一块在常人眼里和泥块差不多的粗陶片,安静地躺在陈列柜里,向后人透露着上万年前远古人类的神秘信息。它来自于12000年前的遥远时代,从2001年首期陶被发现至今,围绕它的话题在业界一直没有停止。今年9月,随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对其综合研究阶段性成果的形成,它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名字——— “陶雏器”,它所使用的“双料混炼”技术,也让甑皮岩先民们将上万年前的智慧完美地呈现于世人面前。近日,记者来到甑皮岩,对此进行了走访调查。

  一场“定名之争” 横跨两个界别

  位于广西桂林市南郊独山西南麓的甑皮岩遗址,是华南乃至东南亚地区新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典型代表。2001年,由众多考古学家组成的考古队经过细致的发掘,一块夹有石英颗粒、胎质疏松、在常人眼里和泥块差不多的粗陶片重现人间。这块历经万年岁月的侵蚀却奇迹般留存下来的陶片,就是甑皮岩遗址第一期陶器,简称甑皮岩首期陶。据了解,甑皮岩首期陶发现的成型陶器仅有一件,为两片陶器残片,呈敞口、圆唇、斜弧壁的圜底釜。器表灰白色,近口沿部分颜色略深,呈灰褐色;器表开裂,呈鳞片状;口径27cm、高16.4cm、口沿厚1.4cm、胎厚3.6cm。据考古研究显示,甑皮岩首期陶距今12000年,烧成温度极低,胎质疏松,遇水易解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2003年编著的《桂林甑皮岩》称甑皮岩首期陶为陶釜,2012年编著的《文明的足迹》则称为陶器,英国BBC电视台2009年纪录片《人类旅程》介绍甑皮岩首期陶为世界最古老的陶器之一。

  但是,对这些称谓却存在质疑的声音。“这些质疑不仅存在于考古界,也来自于陶瓷界。”中国民主同盟中央委员,注册陶瓷价格评估师,一直从事甑皮岩首期陶研究的学者陈向进告诉记者,据了解,争议主要围绕烧炼温度未达250℃且没有陶化是否可以称为陶器。根据中国田野考古报告集《桂林甑皮岩》中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专家经热释光技术的测定,甑皮岩首期陶确实为未经250℃以上温度烧制。所以,一些专家认为甑皮岩首期陶不是陶器,属“夹砂泥塑器”,因为它烧成温度低于250℃,尚未完全陶化,属泥塑器物。

  对于甑皮岩首期陶是否属于陶器,引起了国内外专家的广泛关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的专家傅宪国带领研究小组,多次来到甑皮岩,对甑皮岩首期陶的定性进行了多方考证、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与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的专家们组织了模拟甑皮岩首期陶的反复试验。

  今年9月,历时15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广西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所、桂林甑皮岩遗址博物馆、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中国民主同盟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经济委员会等单位共同完成的围绕甑皮岩首期陶的专题研究取得了阶段性研究成果。专家们一致认为:甑皮岩首期陶是特殊的泥塑器,也是特殊的陶器;它在捏制成型后未经烧制就直接用来烧煮食物,在煮食过程中经受了不同程度的火炼,具备了一定的致密度,虽然没有烧炼到陶化的温度,更没有完全陶化,但已具备陶器的基本特征及相应的实用功能,这样的器物在经受更高的温度烧炼后可完全陶化。因此,甑皮岩首期陶是陶器的雏形,属于“陶雏器”。

  “双料混炼” 万年前的智慧结晶

  “考古模拟试验表明,甑皮岩首期陶能承受火炼而不开裂的奥秘关键在于双料混炼、骨肉相融及特定比例双料混合,只有符合特定配比的双料混炼才能承受高温并保持不裂。”甑皮岩首期陶研究学者、广西博物馆研究员彭书琳说。

  据了解,双料混炼是指利用一种自然泥土与另一种材料(石料、贝壳或其他材料)以骨肉相融的方式,按照一定比例配合,加适量水羼和,经过一定方式混炼后,形成具有一定黏结力及抗烧能力的坯料,用此坯料塑制的器物可承受一定程度的高温烧炼并且炼而不裂的工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认为,这项工艺反映了桂林万年前先民的智慧。

  “经充分研究以及多次考古模拟试验,我们认为,甑皮岩先民创造性地掌握了泥土与砸碎的石英石颗粒按一定比例混炼后,捏塑的器皿能用于烧煮田螺等食物,甑皮岩首期陶是甑皮岩先民运用双料混炼工艺制作的陶器雏形遗存,双料混炼是甑皮岩先民有意识的行为,是人类智慧的体现和结晶,是万年前甑皮岩先民的一项发明创造。”甑皮岩首期陶研究学者、广西博物馆原馆长蒋廷瑜先生说道。

  甑皮岩首期陶是典型的“双料混炼陶雏器”。陶雏器的出现,揭示了人类从烧烤食物向烧煮食物发展的需求,触及了甑皮岩陶器起源的脉搏,它最终促成陶器的产生。“桂林有多处遗址均发现了陶器,从最初没有纹饰的原始陶器,到后期发展成为较先进、成熟的陶器,年代跨越10000多年。桂林其他遗址中发现的陶器与甑皮岩陶雏器和双料混炼技术有着明显的传承关系,充分证明了桂林是中国陶器起源地之一,这对进一步认识陶器起源及发展的历史进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桂林市文物保护与考古研究院院长周有光说。

  据了解,桂林的甑皮岩、庙岩、大岩遗址先后发现了距今万年以上的陶器,桂林市因此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具有三处万年古陶遗址的城市,也是目前中国发现洞穴遗址最丰富、最集中的城市之一。此次甑皮岩陶雏器的认定,将使桂林成为世界上重要的陶器起源地之一。“这是一次改变历史的发现。我们可以说,桂林是目前广西甚至中国唯一拥有陶雏器考古实物标本的城市。”甑皮岩遗址博物馆馆长周海告诉记者。

加载全文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