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青春的那些憨事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初秋,雨滴压住了秋老虎翘起来的尾巴,手摸路边干枯的馒头花儿,饱满的像榆钱儿的籽儿一圈圈地排布的像硬币。只是比它小,像珍珠的颗粒大小。怎么又像点燃了邂逅的记忆,那段青涩的记忆又翻开。

那年夏天,低矮的扁豆秧开花了,像我小时候衣服上的紫色碎花花,路边田野里齐腰的大豆秧打头的时候,我依然去离家五里路的中学上课。在黄帆布包里,免不了带娘大锅里烙的锅盔,还有一瓶油泼辣子夹咸菜。像脸盆一样大的锅盔被娘切成了块,或是菱形,或是三角,如果捧在手心,会散花花地掉渣渣。这就是娘揉了猪油的馍馍,住宿的女生们都喜欢吃。可是,我最爱吃甜锅盔,就和关心好的同学换着吃。低矮的宿舍里,用碳渣子垒起来的炕,放了一张张爬着跳蚤,还布满裂缝的床板,我们以班为单位来住宿的。铺盖卷儿摊开了,各种各样色彩的床单遮盖了褥子和毡条。
我记得我开学初,走读,后来,为了学习,娘给我准备了一卷床铺,挤在了高一女生宿舍,看着那些花枝招展的大姑娘们,我悄悄地把床铺在了已经住了十来个人的宿舍。吐着舌头,站在坑坑洼洼的地上环顾。一间房大小的宿舍,床铺已经满满的了,墙上挂满了蛇精袋子缝成的馍馍包,高低不一,一股咸菜和酸菜的味道夹杂在里面,床旁边摆满了洗脸盆子。宿舍长是一个扎着一条长辫子的姑娘,是双胞胎,叫什么名字我忘记了,哦!好像是大翠和尕翠,她好脾气,给我抱着铺盖卷儿,让一个扎抓格子的梁恒兰的姐姐给我腾出了一条条的地方,我就顺着墙角几乎是落着铺了上去。远远看去,床铺的位置根本没有我钻进去的一席之地。
当夜自习的熄灯铃声响完,我们十几个女生掂着脚,挤在宿舍的地下,用像猫儿洗脸的一点点水擦着脸儿,冻裂的馒头手上涂上些棒棒油,就蹑手蹑脚地挤进了根本看不见能容身体的空隙,脱去外衣就斜斜地躺下了,后背紧紧地贴在冰冷的墙上,我不知道怎么入睡的。我只知道学习刻苦的春香和玉珍还趁查夜的老师走后,还偷偷地划着火柴。只听‘嗤嗤’的响声,一团微弱的蜡烛被点燃了,跳跃的火苗下,她俩翻着书。
当朝霞把霞光洒向大地的时候,挂在教室一角的钢板被值周老师敲响了,噹、噹……早操铃声响了,我们速速地穿衣服,速速地擦脸,速速地站在各班的队伍里,杨老师站在操场中央,魁梧,英俊,严厉。他修长的身材就像挺拔的一棵白杨树,笔直,高大,威严。哨子‘嘟嘟嘟’地响,脚步声‘哒哒哒’地回荡在上空,我们或气喘吁吁,或是汗流狭背。当打开水的队伍像龙一样长长的排成的时候,手里握紧的饭缸子如悠长的小巷,拉开了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获得的半缸子已经冷了的开水。我们没有时间等嚼在嘴里的馍馍疙瘩吞咽,就冲向教室。浓眉大眼的班长孙已经拿着点名册喊着每一个同学的名字,我也拉长嗓子‘到!’一天的上课就这样开始了。
一周里,我们会抽出两三天时间劳动。这个时候,高挑个子的班长孙和他的左右手‘李’会把我们分成几个小组。他们当然把我和我的第一个同桌——尕兵分到一组,我是拿铁锨的。刚好,爹从县上带来一把小巧玲珑的双头铣,铲砂的底盘刚好合适,也适合十几岁的我。家在黑石本地的积贞是拉架子车的,班长和他的好朋友‘李’拿来了一把像簸箕一般大小的铁锨。


当我们来到靠校园墙边的悍砂地的时候,太阳已经有一人多高了,喧闹声回荡在校园上空,有铁锨嚓嚓的响声,有尕拉车轱辘吱吱声,也有学生们的尖叫声,远处,村落传来狗旺旺地叫声。当我们的尕拉车轱辘随着吱吱声一停,大力士似的‘李’便握紧大方头铣,扬风搅雪般的把一半砂粒一半土的沙层掀起来,湿漉漉地纯土就出现了。这个时候,我也在人群中挤进去,用我的小精品掀翻铲沙土,可是,怎么也铲不满。我憋足了气,憋红了脸蛋儿,还是不行。这时候,‘李’憨笑着说:“你一个小女子铲什么,你看我铲。”说完他就霹雳吧啦地掀翻了沙土,车厢也满了!他又拖长声音喊:“加你再不了撤了,搡车车子去。”说完,噗嗤一笑。我的同桌尕兵总是听他的,他故意让他拉车,他便红着脸开始拉,我和英语课代表香翠在车咕噜的左右推。当下坡的时候,我们嗤嗤地笑着撒开手,当上坡的时候我们撅着屁股使劲推。班长孙围着我们几个人指挥,拉车的尕兵还是让他们笑羞了,脸儿通红,不好意思地搓着双手,小眼睛偷偷地看我。加上其他组的同学们大老远地喊着:尕兵……而后,几声长长的笑声仿佛散发在硬邦邦的砂地。远处,一人高的芨芨草在风中摇摆,一圈儿‘水蓬’和‘灰条’,还有紫色的曲曲菜花一半摇曳一半渐渐脱落,没有了绿色的彬草长得茂盛。原来,这儿是一个大坑,逃学的学生就会偷偷地钻进去,等到放学了就回家吃饭了!就这样,高中的大学生干重活,我们初中的学生干轻一点的活,或起沙,或平地。整个校园尘土飞扬,沙粒钻进了我们张开的嘴巴,牙齿一咬,就会‘咯吱,咯吱’响。就连头上顶的一条黄大格子图案的围巾都成了土色。这个时候,我们庆幸的是没有作业,夜自习还自由上。
当暮色笼罩大地的时候,校园像披上了一件黑色外衣,星星点点的教室灯光像萤火虫。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和好朋友张桂新来到了教室,她是从青海格尔木转来的,长得白白胖胖,一张圆脸盘十分白净,黑幽幽的头发梳着一条麻花辫子。一张嘴流利的普通话就像风铃拉响在我们的教室了!同学们都喜欢听。这个时候,我突然发现,尕兵见我自然了许多,没有了那么多的羞涩,还跟着他的哥‘李‘在我面前指手画脚。就在晚自习快下的时候,张桂新来大姨妈悄悄地去宿舍了。这时候静悄悄的自习课开始了吵闹。就连班长孙也置之不理。他来的我的座位旁边,李也坐在一旁和他寒暄。不一会儿,李趁乱混混的局面,悄悄地蹿到我跟前,故意搭话说:“哎,来个姑娘来?”我知道他的原意,就故意喊:“那个姑娘?”他哈哈大笑着说:“你的好朋友张桂新蛮!”我一边翻看作文书,一边漫不经心地答:“我是管她的吗?自己问去。”他听了又把声音压低了说:“哎,你哥也是我哥,走,出去外面走,我有些话给你要说的。”我听了脸‘刷’得一热,大声质问:“有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地说,还在外面说,恐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我一边说,一边破口大骂起来。李见我生气了,还在全班人面前指责,一转身就跑出了教室。我却像回顾电影一样翻转有关他的旧账,如他和我争吵没有打我,我端脸盆洒水他给我接了等等。我一五一十地说着,班长孙静静地听着,我还强调让他转告他的。第二天,我们进行期中考试,刚好我哥来监考。嬉闹的教室里,瘦个子张和个子矮小的刘亮五扯着嘶哑的嗓子喊到:某某某的哥监考这里……我羞的底下了头。这是我第一个遇到的异性在玩笑中表白,我却年少轻狂,大喊大叫。现在想来好可笑。
如果我把它当做青春懵懂期的无知,它也无声无息地成长着,它像文字会悄悄地扣动我的心扉,把我的野蛮对待刻录在记忆。就像白音格力所言:“我知道,我终于做了一个走在一行行字里的人,抚过青绿,途经所有的花开,一路春光好。始终相信,每一行,都能相遇你,相遇美。”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