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谈谈旧戏:“戏虽演古,而非考古也”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谈戏似乎是中国新闻事业的一种固定的附属品,在五六年前,无一报纸无戏评,即无一报社无兼评戏之记者,如凌霄汉阁主,如养拙轩主,如马二先生……其尤著者也。而黄远生亦有关于小叫天之著作焉。

 近来此风虽替,而实际的进步则绝钜,仆在昔不足以当“剧评”之目,且亦久不谈旧戏矣。兹以梅兰芳来津演戏,知一般人对旧戏之赏鉴未衰,趁此一个机会,不妨稍为谈谈旧戏,为专号凑凑热闹。

 其一:梅兰芳,以男子扮演女子者也。此为关于戏剧讨论,最初新旧交锋点。新派言曰,以男子而扮演女子,为欧洲所无,且亦必不能肖,吾当时默然而已,非不辩也,以为不必辩也。

 仲马《茶花女》剧本,其中有 Arthur其人者,男子也,而扮演时以女伶任之,盖以其人风格分配之者也。欧洲之宗教剧,其中之妇女,往往以童子扮演,而丑妇、泼妇则有时为男伶所任,是则既曰扮演矣。

梅兰芳、姚玉芙之《西施》

 既可以女饰男,即能以男饰女,若谓定不可移,男子无扮演女子之可能,则今人亦断无扮演古人之可能,设张三不能呼作李四,而戏剧根本消灭矣。

 其二:则梅兰芳所制古装,论者或曰,此非古装也,于古无徵。吾尝谓,戏虽演古,而非考古也,秦汉衣冠,自大异于唐宋,此极寻常之见解也,于旧戏中,则秦始皇与唐太宗,衣冠无若何之差别。战国时代之人物,且亦纱帽圆领,奈何不闻有人非议,独于女装之美的制作则讶之,斯亦不思之甚矣。

梅兰芳之《天女散花》

 昔年燕京大学演《刘姥姥》,商衣饰于予,予谓“时装”可,“戏装”亦可,前者有时代眼光之美,后者有适合眼光之美(古代无此种衣装,吾根本承认之),某女士谓,倘按旧时代之衣饰,求之旧日世家何如。吾谓就此一番考据,即费时间,况未必适合于吾人今日说承认之美,故终以梅派衣饰登场焉。

梅兰芳之《洛神》

 举吾所谈,似均为旧戏辩护的口吻,而非关于梅的讨论,然而梅之所以为梅,已确然有其地位,不必为词费。

 吾恒谓不甚了解而妄加期许,此事最为危险,吾观梅剧不多,故仅举此二点言之。若艺术家所以为艺术家,与夫社会对于艺术家所应有之态度,此尚为中国未甚普遍之问题,第知已有不少之进步而已。

(《北洋画报》1927年第81期)

- 历史推荐 -

谈《春闺梦》:“程砚秋的水袖功夫极美”

舞台化装论:“化装是舞台艺术的一个很小的部分,许多人不肯重视它”

现代四大名旦之比较(1930年《戏剧月刊》征文揭晓第二)

阮玲玉:梅兰芳与中国电影

谭照小记:谭鑫培留下过哪些照片?

梆子《探母》与京戏有什么不同?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