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瓜女的婚姻 /刘朝霞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瓜女的婚姻刘朝霞1.瓜女又一次结婚了,这已是她人生中第四次结婚。应该算是幸福还是不幸。有人调侃说:"这瓜女真红火,一次又一次被男人选中,做人妻,一次次的享受新婚燕尔之感,实在是太幸福了"!!!其实,人都不该开瓜女这玩笑。她今生是命运的俘虏,更是命运的摧残者。她一次次的结婚,是家人对她的选择和安排。瓜女姊妹三个,上有两个哥哥,瓜女最小。她长的不太漂亮,却听话,懂事,加上最小,爸妈就对她特别疼爱,凡事都让两个哥哥让着。她成了爸妈的掌上明珠。在那饥荒年代,有的人家穷的实在养不起孩子,就将孩子卖了,为孩子找个人家,找口饭吃。但瓜女妈无论如何,都不把任何一个孩子送人或卖掉。哪怕再难,绝不放弃对每个孩子的抚养。一家人在下相依偎。几个孩子过的快乐,幸福。

2.就在瓜女长到四五岁时,村里来了一个照相的男青年。以前,农村人都把照相的人称"师傅",以显他们身份的不同与尊重。这时,照相师傅背着照相机进村里后,一路喊着:"照相喽,照相喽"。引得一群孩子在身后追随,他们跟在照相机的师傅身后,照相的师傅走哪,他们就跟到哪,好奇之心胜于照相。照相的师傅从村口走进巷子里边时,正好有一块空地,照相的青年人停了下来,朝周围看了看,又扯着嗓子朝人群喊:"谁照相,谁照相,赶快来照,机会难得"。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又看看照相师傅。这时,花花的妈妈领着她的五六岁的女儿花花,和他的儿子牛牛,还有怀中抱着的不到一岁的小孩,走到围观的人中:"师傅,给我和孩子们来一张合影吧"。她向照相师傅说着。照相师傅见来了生意。嘴笑的合不拢,对花花妈说:"没问题,那你们站在相机前,我给你们照"。照相师傅让花花妈抱着怀中的孩子坐在一条高短板凳上,让花花和牛牛姊妹两个挨着妈妈各站一边,照相师傅便将头钻进支起的黑遮挡布中,:"向前看,笑一笑"。随着照相师傅的叮嘱,及咔嚓的一声响,相便照好了。听见了照相声,二丫的妈妈也连引带抱的领着她的三个孩子前来照相。走到照相的师傅跟前时,二丫的妈妈对照相的师傅说:"孩子们没照过相,一听见你喊,就回家向我嚷嚷要照相,为了不扫孩子的兴,就过来为娃留一张影"。"好啊,都让孩子们过来,我给你拍一张"。照相的师傅向二丫的妈妈说。这时,围观的人群将围聚的圈子范围缩小了,孩子们围的离照相师傅很近,仿佛给别人照的同时,都想把自己留于相机的镜头下。人们围观的近了,圈子就更小了,照相自然很难拍。于是,照相师傅就朝围观的人群喊:"大家朝后退一退,再退一退"。随着照相师傅的一声声高喊:"孩子们慢慢朝后退了退,退的同时,没有向后看,眼睛一直盯着照相师傅眼前那块照相的遮挡黑布。随着扑通一声,傻妞从身后的一口老井里掉下去了。"妞妞掉井里了"。人群中离瓜女最近的孩子吓的喊了起来。大家纷纷向后看,人群也乱了起来。照相的师傅一看因照相惹出了孩子掉井里的事,赶紧收起照相机,准备逃离,被前来照相的人及围观的大人拦下了。他只好站在井边,看事态的发展。

3.围观的人,有的赶紧回家通知男人们打捞落井的孩子。海洋爸从家拿来绳索,其他知道消息的男人们也加入救孩子的当中。他们站在井边,商量着怎么救,有的提议让谁下井去把小孩绑在绳上,然后其他人往上拉。"我下去绑,你们在上边拉"。海洋爸说。大家一致赞同。大家就把海洋爸从腰上绑住,从上面慢慢往井下掉。到了井下,井底没有水已干涸。只有人倒的垃圾堆的很高。傻妞掉下井后,摔的只是昏迷了过去,身上没有多大的伤。海洋爸就用绳把瓜女的腰和腿绑结实,然后让井上面的人用绳子往上拉,最后再用绳子往上拉他。其实,这口老井已干涸多年,周围的住户从井里绞不上水,淘了又淘,还是无法打出水。井的主人就不再枉费功深淘了,把它当作垃圾坑用,而周围的住户见了,纷纷都把垃圾倒往井中。一年一年,井成了老井,老井又成了垃圾堆积坑。周围的小孩也知道这口老井里没有水,常到井边看,出于好奇,幼小的他们想知道到底有没有水,能否听见水声,甚至他们对着井口大叫,有时两手将嘴拢在中间,对着井底叫小伙伴的名字,有回音时,他们就你看我,我看你的继续喊。被大人看见了,无疑会招来吓唬与训斥。小孩们便笑着走远。一口老井,被主人及周围的邻居用了几十年,最终,无水时成了垃圾坑很正常。小孩时常去井边玩耍,都没有出现过事故。但因这次照相师傅的出现与照相时不合场地的选择,却使一个小孩无辜的掉下井。村民很气愤。本该小孩掉下井时,都想着赶紧将小孩救上井,还没有责备问罪照相师傅时,谁知照相师傅一看因他的照相,小孩掉下了井,赶紧收起相机,准备从人群中溜走时,被愤怒的人们拦下了。他只好站在井边,全身颤抖着不知所措。

人们把小孩从井里拉上来时,才知道是麦花家的女儿妞妞。大家赶紧七手八脚把妞妞身上的绳子解开,赶紧送往村上的医疗站,让村里的赤脚医生看。村里的赤脚医生一摸孩子的脉,看了一下孩子的脸色,对大家说"我这看不了,孩子病重,别耽误,赶紧送县医院吧"。大家赶紧又把孩子用架子车拉着送往县医院。经过医生三天三夜的抢救,妞妞度过了危险期,命也保住了。只是,妞妞经过掉下井的惊吓与深摔,磕碰,落下了残疾。大脑不正常,走路歪歪扭扭,时而喊叫,时而大哭。总之,她已不再是正常的孩子了,村里人就把妞妞叫"瓜女"。为此,她的妈妈麦花看到妞妞成了这个样子,差点疯了。她爸爸虎子心里更是难过不已。妞妞的妈妈撕着照相师傅的衣领讨说法,又是骂又是打。紧撕着不松手。最终,在众人的劝说下,才把手松开。最后,大家商量着让照相师傅出一笔钱了事,当是给妞妞看病的医药费和补偿费。照相师傅说他没钱,少出点。妞妞妈麦花不行,大家更不行,说照相师傅如果不拿出所谈的价码,就把照相师傅的孩子扔到井里,让他也尝尝失足致残孩子的滋味。照相师傅吓的双膝跪在地上,磕头,道歉,说好话。最后,还是按妞妞妈说的价码照相师傅赔了钱。钱虽赔了,可妞妞终生成了残疾。幼小的她,人生才开始,将来的路,咋办?妞妞妈为女儿妞妞犯难。再说照相师傅自从来我村照相,出了这事后,从此不再照相了,他永远的远离了他热爱的照相这一职业。为此,他也付出了一笔不少的钱财,弄得倾家荡产,老婆跟他离了婚。走时,一儿一女带走了女儿,把儿子留给了他。一个家就这样散了,儿子没妈了,女儿没爸了。一次照相,竟然引起了这么大的风波,这是他没有想到的,更是他不敢想的。4.而妞妞就这样歪歪扭扭,傻傻瓜瓜着长到了十九岁。吃喝拉撒,都不会自理,吃饭不知道饥饱,大小便时常拉在裤子上,就连例假来了,都是妈妈帮着换卫生纸的。妈妈忙时,稍有照顾不周到,月经血就会流的到处都是,从裤子上渗出,在地上一坐,地上染红一大片,屁股上红血灰土,她用手一摸,弄的手脏,人更脏。她用手摸着,胡乱抹着,有时抹的脸上都是红红的经血。引得孩子们在身后嘻嘻哈哈的看热闹,同时,引来村里媳妇,长舌人的看笑话。有的人还故意逗妞妞,妞妞傻的太天真了。别人逗她她更傻。当妞妞的爸妈从地里回来,听到别人戏虐妞妞,把妞妞当笑话玩弄时,羞愧又气愤,恨不得有个地缝钻下去,以躲避別人的羞辱与嘲笑。但有地缝又能咋样,今天钻进去,明天咋办?总之,妞妞成了村里人的笑话。爸妈也被妞妞的出丑丢尽了脸。为妞妞以后的人生发愁,更为自己将来走后发愁。她想:"妞妞到她家都是这样,令她不安生,有时也烦。将来结婚了找个对象还不知道咋样?她心里没底,就在心里为妞妞祈福。希望妞妞找个对她好一点的丈夫,只要不打骂她,给她能吃饱肚子就行了。转眼妞妞长到二十岁了,村里的媒人,人称大嘴爷上门来为妞妞说媒。说他为妞妞找个好下家,找的对象有多好,原来,他给妞妞说的对象家里穷,家中母子俩,住着两只窑洞,一间小厦子做厨房。两只窑洞一间放粮食,杂物,男方她妈住。另一只窑洞准备为男孩做结婚用。男方家的地形偏僻,男孩人老实,中等个子,长相一般,一只眼睛小时候被邻居家的小孩玩时,用弹弓误打瞎,深陷进了眼窝。只剩一只眼。因此,村里的人都把这孩子叫一"只眼"。妞妞的妈妈本来不愿意这门亲事,嫌男方家穷,男孩一只眼,地形又不好。但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妞妞,她就没再弹嫌,只要男方对自己女儿好就行。妞妞的爸妈向男方要了5000元财礼,其他一概没再要。这五千元,女儿结婚的嫁妆及其他,都由妞妞的爸妈置办。就这样,妞妞在族里几位长辈的相送下,在唢吶吹吹打打声中,被男方用一辆车头上绑着红绸被面的农用手扶四轮机迎娶进了家门。她的人生算有了着落。妞妞的爸妈给女儿找到了归宿,她暂时心里稍稍安了些。不用整天再为傻妞操心。妞妞结婚了,刚开始的一年里,老公还算待她可以,不打不骂。给她时常衣服洗的干净,头梳的光光的。把她当家里的一口人看待,吃喝不虐待。等半年后,见妞妞的肚子不见动静。他就没有带妞妞到医院看妇科大夫检查,请村上的巫婆,也叫神婆,来家里买了一沓黄表,幂币,香,剪了一些纸人,纸串在灶膛的案板前烧了烧,端着水碗,筷用火燎后,说妞妞上辈子做了坏事,这辈子上世来被神惩罚,不能生孩子。也是灾星,有她在,他就会有灾难降临,让赶紧扫地出门。否则,后果难说。妞妞的老公听神婆这么糊弄的一说,心动摇了,对妞妞有了想法。进门不生孩子不说,还是个灾星,这还了得。他又一次找了神婆,看有改纠的办法么?神婆摇摇头,对他说:"妞妞这女人,得嫁四五次,不然,谁都会遭殃"。在神婆的迷惑下,终于下定决心和妞妞离婚,自己花的财礼钱和结婚钱就算花钱消灾。所以,在和妞妞结婚快三年时,他领着妞妞快刀斩乱马,到民政局办了离婚手续后,将妞妞领到了娘家,交到了妞妞爸妈的手中。妞妞的爸妈不同意,但扭不过妞妞老公的绝情,叹了口气说:"傻妞啊傻妞,都是小时候的一次看照相害了你,不然,你的命运不会是这样。妞妞的第一次婚姻三年后,就以离婚收场。

5.人说:"越是歪瓜裂枣越惹眼"。瓜女前脚刚离婚,又有人赶着脚步上瓜女家提亲。瓜女的妈妈拒绝了来说媒者,想让妞妞的婚事暂时缓一缓,过段时间再说。可面对妞妞在家时时犯病时大喊大叫,妞妞的妈心烦乱如麻。自己今生注定没有安生的日子。妞妞哇哇大叫后,又拉又吐,弄得妞妞妈手忙脚乱。药吃了,只能管一时,之后又是一阵阵的犯。妞妞妈为了一家人的生活,和妞妞爸既要忙地里的活,又要忙家里。儿子快结婚的人了,他还得操心儿子的婚事。现在,妞妞回来了,一切里外事弄得他们焦头烂额。过了一段时候,说媒者又来上门提亲:"妞妞爸,给妞妞找个人家吧,也省得你们操心。再说,你儿子老大不小了,你们也该为他的婚姻大事着想了,别为了妞妞耽误了儿子,到时,你的心才会更痛"。妞妞妈看看妞妞爸,妞妞爸对说媒者开言了:"王婶,你看差不多就行,我们的妞妞你又不是不知道,再找,也找不下更好的,她的自身条件受限"。"放心吧,妞妞妈,妞妞爸,这次给妞妞找的对象人长相很一般,人老实,只是腿有点瘸,是小时候玩时,从三人高堆着玉米杆的土墙上玩耍时,不小心摔下来,摔坏了腿,后来找人捏上了,用层层布包着,说让恢复两个月就长好了。谁知捏上,又包上后,孩子动,结果捏好的骨头又茬开了,家人不知道。等过了两个月把布解开,才知又骨头茬开了。等再重新捏时,骨头茬接不上了。孩子走路一拐一拐。这样子,一直到大。落了个瘸子腿,但娃人不坏,没有坏毛病,不抽烟,不喝酒,不偷不抢,过日子踏实。家中两个哥一个姐都结婚了,父母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无负担"。说媒者为妞妞的爸妈说了给妞妞找的对象的情况。"我们再考虑考虑"。妞妞爸说话。"好吧,你们考虑一下,过一星期我再来"。说媒者说。"好"。妞妞爸说。一星期后,说媒者又上门来了,妞妞爸说:“王婶,我们同意了你为妞妞介绍的对象“。为了妞妞,妞妞的爸妈没有向男方要多少财礼,只要了1000元,全给妞妞作了嫁妆。希望妞妞找的这个男孩对妞妞好,不打骂她,她们就心安了。对于妞妞的这次婚礼,没有请客人,没有唢呐,没有大的隆重仪式,只让男方骑个自行车把女儿接回他家就行。所有的从简都是为了妞妞的新家及为男方的条件考虑。

妞妞被一辆自行车载回了"自己的新家"。妞妞的吃喝拉撒就由他的老公负责。妞妞的这第二任老公有自知之明,知道他自己的缺陷与条件,就尽量对妞妞好。不打骂她,她犯病时她陪着,她拉了,衣服弄脏了,他给她擦洗。他希望在他的耐心下,她犯病的次数少些,还希望妞妞为他生个一儿半女,他就老来不发愁无人照顾他了。他也知道一个人的日子不好过,所以,尽力照顾着妞妞的一切。妞妞的爸妈从别人口中听到妞妞的老公对妞妞好,他们对这个女婿算满意。他们的心暂时安下了。时间一晃,妞妞结婚已一年了,她的肚子还没有鼓起的动静。妞妞的老公就到镇上的医院找中医大夫看,大夫开了七付药,让吃了再来看。回到家,妞妞的丈夫边忙地里的活,边回家后为妞妞煎药治病。妞妞也听话的喝着老公为她熬的药。一天早饭后,妞妞的老公忙完地里的活后,将自己家养的十多只羊赶去沟里放。到了下午放完羊快回来时,十几只羊乱跑,妞妞的老公就站在沟边的坡上咩咩咩的叫着,其他的羊都随着咩咩的叫声朝妞妞的老公身边奔,唯有一只羊还在远处的坡上乱跑着,妞妞的老公站在羊群中继续咩咩叫着。谁料两只调皮的羊用触角相互面对面的顶撞着,一只羊朝面前的另一只羊一顶,羊向偏一躲,这一顶,直接顶在了妞妞老公的身上,妞妞的老公亳无防备,身子趔趄着向后一退,从沟底掉了下去。等人们从沟底抬上来时,已咽了气。埋葬了妞妞的老公,妞妞无人照顾,妞妞又一次成了结婚又无家可归的人。爸妈只好把妞妞接回娘家。在娘家,妞妞又被媒人追着说媒,由于正是秋忙时,地里的玉米急等着收后种小麦。妞妞的爸妈早出晚归,在地里扒玉米,挖杆,然后从地里到回拉,腾地,就让媒人把妞妞的事到后放一放,等秋忙完,种上小麦后再提及。6.秋忙完了,小麦种上了。媒人又踏着门坎而来。进门后重复着为妞妞找下家之事:"妞妞爸,我给妞妞说下一个对象,是咱邻村的,男方叫黑牛,姊妹四个,弟兄三个,哥弟分家另过,黑牛单过。大姐已五十岁了。一个哥一个弟,哥哥四十七八,弟弟三十二三,黑牛三十四五岁,一个老娘跟小弟过。黑牛身体健康,无病痛,只是个子低,背有点驼。他家的地形靠沟边。但完全不是沟地。他日子穷点,再无其他恶习。妞妞的爸妈,你们愿意不,愿意的话,我亲自为妞妞跑一趟"。媒人对妞妞的爸妈说,以征求妞妞爸妈的意见。"你看差不多就行"。妞妞的爸爸对媒人说。"有你这句话,妞妞的婚姻大事就包在我身上,包你们满意,妞妞幸福"。媒人说。妞妞又一次人生大事定了,经媒人介绍说给了邻村的黑牛。谈到结婚时,妞妞的妈妈问黑牛要了五千元财礼,准备不再大操大办。他们准备给妞妞买些衣服,置办点嫁妆,算女儿结婚一场,让黑牛用四轮拖拉机或骑自行车接过去就行,她们不再讲究体面,派场。只要给女儿能找到归宿就行。妞妞要结婚了,这已经是妞妞第三次结婚,对于妞妞的爸妈,他们高兴不起来,反而因为妞妞一次又一次的结婚而感到惭愧,特别的尴尬。毕竟,像妞妞这样的女孩,已第三次结婚,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不然,这女儿送不走,会是他们一生的累赘。

妞妞要结婚了,妞妞的爸妈这边从简,不请客,不收礼,只备几桌酒席招待一下姑舅姨。而黑牛是第一次结婚,还想体面一点,请了一些关系亲近的亲戚,请了唢呐和厨师。结婚的当天,天气晴朗,阳光也露着笑脸。邻居,亲戚前来看新娘,黑牛戴着红花,把妞妞用一辆四轮拖拉机拉回家,喜滋滋的乐。他的喜挂在门上,挂在胸前,吹在唢呐声中,更显在脸上。黑牛,瓜女婚结了,他们的小日子又开始了。瓜女像以前一样,清醒一阵疯一阵。疯病犯了到处乱跑着胡言乱语。到处乱跑时光着脚,头发散乱,衣衫不整,有时衣服上的钮扣开着,胸、肚子露在外头,不羞不臊,引来一群小孩身后的好奇与围观跟随。有的小孩还故意逗妞妞:"黑牛媳妇,黑牛媳妇,把你的衣服揭起来,我给你糖吃。"妞妞就把衣服全部掀起来,甚至钮扣全部解开,露出全部的前胸,有的小孩就给妞妞一个糖。黑牛媳妇,用手摸一下你的奶子,看有奶么"?有的小孩又坏坏的逗妞妞,妞妞高兴的跟着小孩的要求去做。"黑牛媳妇,把你的裤子脱了,我给你苹果吃"。看着围观孩子手中的苹果,妞妞照办脱下了裤子。两个屁股蛋立即露在孩子的眼前,孩子们拍着手喊着:"黑牛媳妇脱了裤子,把屁股露在了外面。有的从后面转到前面,转着看着,笑着乐着。妞妞的隐私之处全被露在外面,有的小孩羞的捂着脸看,好奇又兴奋。妞妞竟无羞臊之意,和一群孩子乐着,开心着。黑牛从地里干活回来,看到媳妇赤身裸体的在街道,和小孩正高兴的玩耍时,气不打一处来。又气又羞的他走到妞妞身边,怒骂着:"你哈种把裤子提上"。听到身后黑牛的怒骂,妞妞赶紧把裤子提上。黑牛一把揪住妞妞的乱发,拽着拉回家,关上门对妞妞就是一顿暴打。顿时上空传来傻妞凄惨的喊叫声,接着,传来黑牛棍棒下劈劈叭叭的毒打声,还有震耳的怒骂声:"休你先人里,我脸叫你丢尽了"。妞妞的喊叫声被淹没在黑牛的怒骂与毒打声中。听着吓人,谁又不去拉,任黑牛把一切恶气全出来瓜女身上。这就是瓜女,和他的的老公。这样的毒打,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往后甚至更多次。这是人的本性,也是人无能的第一表现。无能的人在别人面前找不到自信,没有任何的优点,唯有对弱者动粗,妞妞无疑就成了他发泄的对象。这样,对他自我感觉是公平的,也是对的。像妞妞这样啥都不干,傻吃傻喝,靠别人养活的人,无疑打骂了也不会有人出面干涉。这就滋长了他的嚣张气焰。这就是妞妞结婚半年遭到的第一次毒打,她没有人诉说,也无人替他诉说。这是她的错造成的,她只能默默地忍受身心带来的伤害。结婚半年也过去了,妞妞的肚子没有隆起的迹象,这对于一个近四十岁的男人来说,太着急,太需要孩子了。急急的他心里着急,心想:"咋搞着里,结婚已半年了,她的肚子连个影还没有。天天晚上睡在一起加班加点着干,想必种子都发芽了,可还没动静。一天,黑牛吃过饭在门口和邻居们闲谝,有的人就和他开玩笑:"黑牛,结婚有老婆了,滋味咋样,这么长时间了,你老婆的肚子咋还没鼓起,是你的种子不好,还是她的地不行"?"不知道"。黑牛笑着说。"你是不是想断子绝孙,娶个老婆让她的地荒种一辈子,这对你不太公平吧"。邻居们又说着。"时间还短",黑牛说。"傻小子,人家地好的话,下一次籽就出苗了,你小子,把这地要瞎耕到啥时候"?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和他打着趣。黑牛搔着头傻笑着,还了一句:"那你说咋办"?"你傻呀,你不知道看地好不好"?"咋看",黑牛问。"你小子真傻呀,找医生看,回家关上门看呗"。大家笑着对黑牛说。黑牛咧着嘴笑着。大家你看看黑牛,他看看黑牛,一个个笑的嘴都合不拢。黑牛见大家笑他,脸都红了,不好意思的说:"你们这些人的嘴啊,就没个正经,不跟你们谝了,我得下地干活了"。黑牛说着转身走了。"这小子等不及了,现在就回家犁地了"。身后又是对黑牛的玩笑。黑牛回到家里,拉上架子车到地里干活去了。去时,就把妞妞锁在家里,怕她出来丢人现眼。黑牛到地里边给玉米苗施肥边想今天大家和他开玩笑的事。大家虽然是开玩笑,但都说的没错,是她的地不好,还是我种的籽不好,我咋会知道?这娘们叫我白养了大半年。一天。黑牛正在做午饭,她的表姐来家里串门,她的表姐是他姨妈的女儿,和他同村,又是邻居。所以,时常走动勤,家里农活忙时还会过来帮黑牛一把,也会没事过来串门。今天,她几天没见表弟的面,不知黑牛把三四亩玉米肥上完了么。来后,妞妞就坐在院子里,厦子门口的台阶上晒太阳。早饭后,黑牛去地里时叫妞妞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身边给放了一杯水,一个馍,怕妞妞渴了,饿了。就给在身边放了水和馍。等黑牛从地里回来,妞妞还在门口的台阶上坐着,整整一个上午,她还在原地未动,脸晒的像红柿子,头上,脸上的汗湿渍渍的。见黑牛从地里回来了,她咧着嘴笑着,哇呜哇呜不知说着什么。黑牛见妞妞那傻像,没有搭理,回屋在脸盆里洗了洗睑和手,用毛巾擦了下。坐在椅子上喘了口气,又回厨房生火做饭了。
今天,她不说话,黑牛不再说什么,领着她到了娘家。瓜女的妈在房子里的玻璃窗上看到黑牛领着女儿进了大门,妞妞今天穿戴整齐,干净,她心里很高兴,心想:"这黑牛对妞妞不错"忙陪着笑脸走出房门打招呼:"黑牛,你和妞妞来了"。"姨,来了",黑牛也回应着。"走累了吧,坐下来喝口水吧",黑牛没说话,就坐到了沙发上。黑牛不说话,坐着也不端水,在院子里用眼扫视着。"今天,你叔赶集去了",妞妞妈对黑牛说。"姨,我今天给你说个事,我给你把你的女儿妞妞送回来了,以后就不用回去了",黑牛没接妞妞妈的话,直接开门见山的说了自己的心事。"咋了,你嫌妞妞了,你订婚时我就给你把妞妞的情况说的清清楚楚。她现在脑子不正常,是弱智,既然你们结婚了,你就多担待点"。瓜女的妈妈说。"她是石女,生不了娃,我以前找她还指望生娃里,现在倒好,她是石女,我要她干啥,总不能白养活"。黑牛生气的走出院子向妞妞妈解释着。他吵架似的声音引来周围邻居的围观,有的人在瓜女妈家的大门外斜着身子,探着脑袋向院子张望着,有的直接进到院子看热闹。见人多了,黑牛的嗓门更大了。"你咋知道我女儿是石女,你给她上医院检查了吗,我的女儿是石女不是石女我知道",傻妞妈对黑牛说。"你的女儿我没领上到医院检查,但我亲自看了,看的真真的是石女"。黑牛就对妞妞妈解释着。"你怎么亲自看的,你说说",周围进到院子里的邻居不知是想再往下看热闹,想听黑牛的实话,还是相劝。让我分析,邻居分明是想看热闹。黑牛话说到这份上,不用再往下讲,就知道他是怎么看的。邻居的相劝话无疑是火上浇油。黑牛情绪激动着对大家说:"前几天我让你女儿躺到炕上,我把她下身分开。从外向里看的,而且仔仔细细看的,像是石女,我不敢确定,就让其他人专门把关看了,别人一看说是石女,我说的还有错吗"?黑牛的话一出口,院子里,大门外看热闹的人有的羞的捂着嘴和脸转身走了,有的小孩和大人哄然笑了,有的人悄声说:"瓜女这老公,真是个二球,啥话都敢说",黑牛重叠着双手,相互搓着,站在院子不再吭声。傻妞的妈脸羞的通红,也气的够呛,抬起右手,向黑牛示意着说:"不要算了,别在这丢人了"。"走就走",黑牛气呼呼的转身离去。院子里看热闹的邻居们随着黑牛的离去,一个个走了。黑牛走后,傻妞的妈妈放声大哭,想想这辈子自己的命咋这么苦,傻妞来到人世后,本以为她可以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拥有正常人的生活,却没想到因小时候的一次看照相,彻底改变了她的人生,让她一家人都没有好日子过。傻妞长大后,嫁一次被离一次,第二个老公对他还算不错,又离她而去。而这一次的婚姻,又被退。这真是丢人啊,谁今生能有这么倒霉的命运。瓜女的妈妈哭着,傻妞站在一边看着,一动不动。这时,傻妞的爸爸赶集回来了,看到傻妞的妈哭的跟泪人似的,又看着瓜女站在妈妈身边,问道:"妞妞回来了,你哭啥"?"咱女儿命苦啊"。"别哭了,哭也没用",瓜女爸安慰着妞妞妈。晚上,夜深人静,瓜她望着窗外,妈妈翻来覆去睡不着,一声声长叹。她愿这夜空中一闪一闪的星星,能带走她和女儿的所有不幸,随着黎明的到来,一切苦痛与不幸皆离她们而去。瓜女回来了,她的爸妈心难平静。对于女儿傻妞,她的人生不知将会在哪里停靠,她的心将归于何处?人说:"女儿是妈妈的小棉袄,而傻妞,妈妈才是她的厚棉袄。无论时光如何摧残,妈妈,才是她最温暖的港湾。妈妈想将她一直留在身边,但怕她有一天不在人世了,瓜女才成了无家可归之人。无人照管,到那时,她会死不瞑目。因此,无论怎样,爸妈在她在有生之年,都要为瓜女找个家,找个归宿。这是她的心愿,尽管傻妞前三次婚姻都不幸,但她已认命,注定女儿今生是个苦命的孩子。媒人又一次的殷勤登门为瓜女说媒,对象是外地人,条件基本上和前几个差不多,男方还是比妞妞大十多岁,未婚,没啥特长。瓜女的爸妈见了男方,满不满意就那样。毕竟。女儿经过三次婚姻,已老大不小了。在媒人的牵线,爸妈的允许下,傻妞又一次要结婚了。爸妈没有女儿出嫁时的喜悦,有的只是满腹的泪水和难言的痛,及无法安放的心。

对于瓜女的这第四次结婚,爸妈还是一切从简,这次,他们没向男方要财礼,只让男方来她家把她接走,和他们一样,从简结婚。结婚当天,虽然婚礼简单,双方都没有邀请亲友,但男方来时还带着唢呐手。唢呐吹响,左邻右舍纷纷前来看热闹,瓜女穿着新衣坐在婚车上,不喜不怒不吭声,两行泪珠从眼中流了出来,她不知道,等待他的,又将是怎样的命运?看着又一次坐上婚车,做了新娘的瓜女,有的人同情又担忧:"可怜的妞妞,今天又结婚了。这次的选择,不知能否被留住。当瓜女被迎亲的婚车载着疾驰而去时,后面传来声声叹息:"这瓜女,今天又结婚了",这声音中,有对她的同情,怜悯,相送和祝福。

作者简介:刘朝霞,陕西省咸阳市旬邑县职田镇早池村人,48岁,从事护工工作,热爱写作。

编辑:家娃投稿:1104961434@qq.com微信:   y18628575997原创不易,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关注我们

❤点个在看,给他加个油吧~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