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我到银行兑残币 / 姚俊林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十元残币
姚俊林
开篇有言:此文绝非小说,请勿对号入座!
元旦的前一天,县上某个大银行在新盖的大楼前,举行一年一度的摇奖活动,我有幸亲临,见识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去县上时,我忽然记起家里有张十元面值的残币,忙翻旮旯倒灶后,寻出来夹在钱里,打算下去时带上,顺路在银行里一兑。毕竟这是咱用血汗换来的,对庄汉人来说,分分厘厘都来之不易,更何况这还是十块钱,扔了可惜!
妻子见我为半张残钱翻箱倒柜,便有些不耐烦了:“半张钱丢就丢了,还寻出来装到身上!我白了妻子一眼:“半张钱也是钱,拿到银行就有人收!”我说这话是因为我知道银行兑换残币,以前,我曾用两块面值的残币到银行兑换过。银行工作人员拿到残币后,用卡尺卡过残币的分数,最后根据残币分数,按规定给我兑了相应的面值。之后,工作人员拿出专门的残币收藏夹,把残币贴在上面,再在残币上盖了残币作废章。
妻子见我说的那样肯定,嘴一扁:“就看你兑得了,本事大的!妻子平时就这德性,你说往南,她偏要往北。你说往东,她偏要往西。你说能行,她偏说不行。我一看这败家婆娘的嘴脸,心里来气:“不信你跟上我下去看!
“看就看,把你能的不行!”妻子还真的跟我去了。我早起因事,帮人转了两车苹果,回来时有些晚,因而没能撵上早车,等坐顺路车下去,已是下午一点多了。


银行大楼在新街的北部,几十层高的建筑,矗立在街面,干净气派,给人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我站在大楼下边,举头仰望楼顶,只觉得整洞楼都在旋转着向我压来,顿感目眩气喘。到底是经济单位,财大气粗,一付气势凌人的样子。我收回目光,平视楼前,但见大楼前搭着彩台,彩台两边各立着一个多半人高的音箱,音箱里放着欢快的音乐。几个凑热闹的三一团,五一堆地在台前晃悠,气温有些冷,人们大都进了大厅。大厅里的软座分南北两部分,上面坐满了前来抓奖的客户。软座中间有一填写台,两个上了年纪的壮年人伏在上面,互相帮忙填写着单子。办业务的则排着队,挤在两个窗口前,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窗口北边有个问询台,台的后边坐着一个穿制服的青年。这青年一手拿着水杯,一手敲桌子,神态悠闲地看着大厅里人来人往。
我和妻子一进门,踱着步,先在大厅里转悠了一圈,欣赏完这富丽堂皇的建筑内部后,才来到窗口前,掏出半张残币,对着里面的小姐问:“请问,在那个窗口兑换残币?
“到外边问!”里面的小姐说。
我以为她是让我问问询处,就来到问询处打问,问询处那青年白了我一眼:“你不到窗口问去,跑到这儿问啥,这儿又不兑!”嗨,这孙子一穿上制服,吃上点饭,咋就成了这德行!你爷我虽则是个农民,但没有八小时限制,想做就做,想歇就歇,除了生活上没法和人比外,自由自在,堪比皇上。你孙子再牛,为讨生活,八小时内困在这里,除了上厕所,那儿都不能去,有啥牛逼的!若是烈性的雀儿,被人圈进笼子,怕早都被气死了!羞你先人!
我心里骂着,转身来到另一个窗口。妻子一步不离地跟在后面,仿佛我是来存钱的,为了安全,她得给我打掩护。我依然扬着手里的残币向里面问:“请问这残币在哪里兑换?
“不知道!”里面的小姐说。“你这儿不兑?“兑不了!“那哪儿能兑?“到外面打听去!我身子转回的那一霎那,看到妻子一脸幸灾乐祸的神色,这败家的!我知道她跟在我的后面,就是想听我们的对话,好出去了看我的笑话。果不其然,我们一走出大厅,她就这样讥我:“我当给你兑啦,本事大的!
外面,音箱依然播放着音乐,彩台跟前看客稀稀拉拉,空气有些冷。穿街而过的车流虽然涌塞,但对这边的热闹,都表现得不屑一顾,只把噪音和尘土扬向了这边。
我原本想出来在外面溜达溜达,然后再寻银行去兑残币,妻子的一句话,却督起了我的牛脾气,我不信这钱真的兑不了,于是脚步往北一折,对妻子说:“你看着!” 
妻子依然跟在后面,依然嘴一扁,依然要看我笑话的样子。这败家的娘们!
离这家大银行不远,北边有一个新银行,名字有些怪,以前没听过。我和妻子正欲拾级而进时,南面台阶上走来两个戴牌子的小姐,看起来是里面的工作人员。我拿出残币向她俩亮了亮说:“给我把这张钱兑一下!”两位小姐一边往里面走一边说:“拿进来。”我心里一喜,和妻子跟了进去。
俩小姐一进门,其中一个折回身接过我手里的残币这面摸摸,那面看看,互相探讨了一番之后,对我和妻子说:“你这钱不到一半,兑不了。


我一听忙说:“刚一半不信你拿尺子量!“那有一半?我给你拿钱等。”她从柜台里要了一张十元面值的钱币,把残币往上一放,边角对齐一看正好一半。又把整钱一对折,依然是一半。这小姐还不放心,又把残币拿到另一个柜台,交给里面的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给残币过了一下尺。里面的工作人员接过残币,打开过尺仪器,把残币往里一放,仪器显示50.25,兑五元。我于是来了劲:“看看,一半还多!外面的小姐要过残币,又拿到前面那个柜台前,把残币交给里面的工作人员,让工作人员把残币过一下验钞机。工作人员把残币往验钞机上一放,验钞机吱吱两声响,残币从下面滑了出来。另一个工作人员,站在旁边笑着说:“钱不全咋能验来!先前的工作人员要过残钱和我谈起来:“你这钱在那里兑过没?”我一听说没有。工作人员又说:“你这钱只有一半,我们把你这钱收下后,只能等到有另一半时才能上交。若无另一半,只能压下来,我们没法交账。
我一听说:“我若有另一半,就不会到你们这儿来了。”那小姐还想劝我把残币收回去,我一听干脆耍起赖来:“你给叔兑一下,叔是农民,这钱来得不容易!
那小姐思索了一下对我说:“是这,我给你一桶洗洁净,你把钱拿到其他银行去兑!”我还要坚持时,工作人员对我说:“你这钱兑时只能值五块,我给你一桶洗洁净,这洗洁净值五块,就等于你兑了。你把钱拿到其他银行再去兑,兑时不要说到我这儿来过!

我一听咱不吃一点亏,还能白得一桶洗洁净,何乐不为!就让妻子接过洗洁净,给小姐道过谢后,转身就走。妻子在接过洗洁净的同时,还收到了工作人员一声:“对不起!
我俩出门时,妻子表情古怪,但依旧有嘲笑我的意思。我呢,则更加坚定了兑换信心,确信这十元残币能兑,不然,银行里不会凭白无故给我一桶洗洁净的!她们给我洗洁净,是想赶紧把我和妻子打发走。不想给自己惹麻烦。我正是由此知道了她们在工作中有悖原则,怕人嚷闹揭开的一面,由此更加坚信这半张残币能兑。再往北走,来到县医院对面的农业银行,我俩同时进去,在七拐八拐后,才认清了里面的结构,到问询台上一咨询,象下面一样,还叫拿到窗口兑。我拿到窗口一打量,两个窗口里就有一个玻璃上贴着兑换残币的字样,心里先自一喜,冲妻子一努嘴,意思是咋样?没白跑吧!妻子只是嘴上轻微一笑,意思是还没兑呢,看看结果再说!


我把残币塞进窗子,说明意思后,工作人员拿过残币,反复辨认摸揣后,对我说:“你这钱只有一半,我收下没法上交呀。”我说若有另一半,我就不用兑换了。最后在我的坚持下,农行的那位工作人员最终还是给我兑换了。在兑钱时,她给我说了这样一句话:“算啦,我拿我钱给你一兑。”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激动,差点对着柜台鞠起躬来,最后只回了句:“谢谢!
妻子见我终于把残币兑了,跟着我从农行出来后,提着洗洁净,一路黙不作声。我这会倒神气起来:“怎么样?没折(she)本吧?还白得了一桶洗洁净!”妻子叹了一口气,突然明白了其中道道似的:“农民手里的钱再烂也是钱呀,银行能兑为啥宁愿白送东西,都不给兑?这烂钱就该烂在农民手里?谁拿农民手里的钱当钱了?
回时,过先前那家大银行,大楼前抓彩活动正在紧张而又热烈地进行着。彩台上,男女主持人手持麦克风,正煽情地朝台下吆喝着:“明年存钱存那里?
台下众等为获得赠品,齐声附合着:“存xx银行!主持人跟着又说:“能不能大声点,听不见!“存xx银行!”台下声音大了许多,众生呼叫,几近癫狂!我忽然觉着这场面有些熟悉,似在那里见过……
2020.1.2
编辑:家娃投稿:1104961434@qq.com微信:   y18628575997原创不易,分享给身边的朋友是对我们最大的支持!

关注我们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