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大红的对联,火红的年味》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在五十年代初,从旧社会过来的偏僻农村文盲占百分之九十以上,他们斗大的字识不了几升,所以年关写对联就成了一件大事。当时我们一个七十多户人家的村庄,能提笔写字的也就只有三五个。每年一到腊八过后这几个人就成了大忙人。农村人过年,在穿戴和吃的方面如果经济比较拮据可以凑合一点但对于贴对联还是一定要讲究的,这主要是让拜年和串门的亲朋好友到家里来首先看到的是一片红红火火的景象,能有一个让人高兴欢乐的气氛和心情。

        过年的对联主要有大对联和小对联及各种小字贴条之分,大对联是贴在头门上的。小对联一般贴在院内小门两旁。另外还有祖先排位旁和灶王爷神位前的对联。小门对联分住人的房门、灶房门、仓窑门、磨房门、喂养牲口的房门联……。除过这些对联外还有众多的红喜贴子,一般都是宽一寸多到两寸,长一、二尺,写四字的居多。大小对联的书写内容包罗万象,多为劳动致富的,勤俭节约的,感恩行孝宣扬优良传统家风的,赞美祖国大好河山风景的,还有紧跟形势爱国爱民的等,先生可根据主家的喜好和家庭情况随机编写。但众多贴在一定位置的红喜贴子长期流传则有比较固定的格式和内容。如贴在粮囤上的就写“余粮万石”、“年年有余”,贴在面缸上的就写“面白如雪”贴水缸的写“水清如泉”、“水如泉涌”,贴风箱的就写“风如雷吼”,贴箱櫃上的写“日进斗金”、“藏金纳銀”、“家财万贯”,给树上则贴“树木兴旺”、“枝繁叶荗”,给牲口圈旁贴“六畜兴旺”,“骡马成群”,就连猪圈旁也要贴上“肥猪满圈”的大红贴子。在院落的正面墙上要贴一尺余建方的大红贴,多以“满院生輝”或“春光满院”“春回大地”等令人感到喜庆有余的词句。数量最多的贴子是贴在炕头上的字贴。又分为老人睡的炕头,年轻人睡的炕头等等。内容多为:“老者安之”,“人丁兴旺”,“身卧福地”,“抬头见喜”,“身体健康”,“百病不生”,“四季平安”……。这些大小对联和诸多字贴加在一起一家少则四、五十副,多则七、八十到百十副。真是难为了哪时的几位先生。

        我们家住的哪一片能写对联的先生按辈份我父亲也要叫他爷,在同輩中排六都称他为六爷。解放前从国立什么学校毕业,以后成为一名小学教师。算是我们村的一位“老学究”。过去自来水笔(钢笔)在乡下还没有兴起,学生不管什么作业都用毛笔书写,写完作业每天还要写大字一大张,小字三五页,而且在一大张大字空白的地方还要用小字填满,一天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写毛笔字上,所以哪时小学毕业每个人的毛笔字都有一定的功底,当教师的更不用说。由于六爷知道每年年关为乡邻写对联是他躲不过的“差事”,因此每到此时就单独腾出一孔窑洞天天把火炕烧的热热的,在炕中间放一个高二尺左右的小方桌(叫炕桌),将笔、墨、纸、砚一一准备齐全后就盘腿坐在小方桌旁,吃饭都是由家里人送到跟前,基本上一整天不离开热炕不停的写完东家写西家,忙个不停。他说当到大年三十前把每家对联写完,由于坐的时间太长最后下炕后走路都感到翘翘巴巴,一瘸一拐很不舒服。

        “天下尊师”是每个中国人不忘的美德,尤其过去在文化不发达的农村文化人稀缺,人们对先生更是怀有敬昂之心。哪时每到年关我父亲早早就将要写对联的大红纸准备好了,到时他端着盘子,里面有荤素两碟下酒菜,同时还有一小壶酒,我拿着红纸紧跟在他身后急急向六爷家走去。刚一进院父亲就喊到:六爷!你身子骨还好吧?快过年啦,又来麻烦你老人家了。只见六爷搓着手走出门嘴里连说:好!好!好!他看到我怯生生的站在父亲身后,笑着摸摸我的头说:快快长大吧,长大了爷就教你写对联。我和父亲都高兴的笑了。虽是同村族亲熟人,但礼节却不能少。父亲将端来的酒菜摆放在桌子上,同时倒满一盅酒双手敬给先生六爷,再给他老人家磕个头,最后将要写的对联、红喜贴子种类、数量一一告诉清楚由他安排时间。由于家家都要写,因此年前哪二十多天他家可以说是门庭若市,应接不暇。

        过年贴对联,有两处贴的时间是有讲究的。一处是祖宗排位(祠堂)的对联。在大年三十中午将各种祭器清洗擦拭干净,列祖列宗按排位摆好,同时摆放各种菜肴、果品、香表,点燃蜡烛。最后将大红的对联贴在两旁,这时就自然而然的在面前,在心中出现和产生一个庄重、喜庆的祭祀场景。吃过中午饭后,女人们则又“马不停蹄”忙前跑后准备隆重而丰盛的年夜饭。家里的男性大人小孩齐到祖坟去迎接列位祖宗灵魂回家,在已布置好的祖宗排位神案中各自归位过年,接受晚辈的祭拜。从此到正月十五晚每天贡品、贡飯贡菜、香火不断。第二处是外大门的对联,就是第一道大门的对联。把第一道门的对联贴上叫“寨门”,就是关门的意思。要等到去祖坟迎接祖魂的人回到家,同时要等候所有回家过年的人都到家进门后才能贴,否则会使人虽回到家灵魂却被关在了大门外,不吉祥。过去交通不便,如果家里有外出办事或在外地工作的人,他们带着大包小包的年货、礼物急走紧赶有时很晚才能到家,所以头道门的对联一直要等到半夜才能贴上。

         有一件事我至今难忘。哪时我哥刚参加淳化县城商业系统工作。县城离我们家四十多里还要翻两架大沟,当时不要说没通汽车就是连马車也没通。镇供销社的货都是每周用两匹骡子从县城驮运或雇人担挑运送。所以我哥每次去县城单位和回家只有靠“十一号”了。有一年除夕夜全家族大团聚的年夜飯都吃快一半已经到深夜十一点多了还不见他回来,我父亲望着外边北风呼啸,大雪纷纷的夜空深深的叹了口气说:看来你哥是回不来了,把门“寨了”算啦!领着我拿着对联来到大门外。但心里还是牵挂着放心不下,出门后向前多走了一段,站在高处向回来的路上张望。我影影忽忽的看到輔着厚厚积雪的路上好象有一个黑影在晃动,就大声喊了一声:哥——。果然听到了他哪熟悉的回应声。父亲和我急急跑了过去。当到跟前看到他揹着两大包东西不是走而是在跪着爬行。我赶紧揹了一个包父亲扶起他浪浪沧沧慢慢走回家。到家后看到他从头到脚身上落着厚厚的一层雪,不!是厚厚的一层冰!是由雪凝固而冻成的冰。整个外边衣服都是硬梆梆的一走路咔咔响。当脱掉帽子和外边衣服头上冒着热气整个衬衣都湿透了,急忙给他换了衣服。他说由于从腊月二十六就开始断断续续下雪,到三十吃过早饭动身回家时下的更大了,在路上风大雪急迷漫的人连路都看不清,一不小心就会滑倒在路边由风吹形成深到大腿的“窖雪”里。更艰难的是翻两架大深沟时坡陡路滑,基本上是坐着连拉带拽滑下坡,上坡是连推带托爬上塬。几乎一天和大半夜风雪交夹,又飢又渴一路跌跌撞撞才回到家。整个家族的人都来迎接和看望他,他休息片刻缓过神后急忙拿出带回的年货礼物招待大家。回家过年的路途虽千辛万苦,但与其和一家人团圆过年的快乐相比,哪都成了微不足道,苦也变成甜了。这就是中国人年复一年不管有钱没钱也要回家团圆过年的无穷巨大动力。随后哥带着我贴上了大红的大门对联,“寨门”了。接着燃放了一串爆竹祝贺一家人都已团圆过新年了。

        人常说过年就是一个不断磕头的节日!给列祖列宗要磕头、给长辈要磕头、给老人要磕头、出门拜年要磕头、学生见先生要磕头……。中国是礼义之帮,所以这些礼节是不能少的。

        大红的对联贴起来,大红的灯笼挂起来。永远继承优良传统让我们红红火火,热热闹闹,团团圆圆过大年!

编辑:之间的空白格

平台联系电话:18628575997

  平台小编微信:y18628575997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