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父亲的最后岁月

Weave 2020-09-09 最新文章

      二零零年,父亲高龄八十二,耳聪目明牙齿好,身板硬明,一生没得过大病,没进过医院。看到父亲身体健康,甭提全家人和亲朋有多高兴。祝愿父亲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交上十月,天气愈冷。十月下旬,父亲忽然病倒,昏迷、沉睡。几位医生诊断,除过血压低点,没什么大事。接连输了几天液体,仍没多少起色。当年,我在居集小学任教,学校的周波、孙启荣几位老师来过家几次,和父亲都认识。父亲病重期间,周波校长和孙后荣代表全校十几位老师来看望父亲。我说:“这是周波,这是孙启荣。”父亲看了看,摇了摇头。几人走后姚生民表哥来看父亲:“大,我三表哥来啦 ” “舅!”父亲说:“是长娃”“舅,我是长娃(长娃是生民表哥的乳名)”父亲指了指炕边,让表哥坐在身边。“前,前几天,你大.....来过了,我可能见.....见不上你二哥了!" 在周波、孙启荣来之前,大表哥姚宗发来看父亲。父亲处在昏迷中,眼睛似睁非睁,和大表哥断断续续说了几句话,不知大表哥附身耳朵接近父亲嘴边听清否,我基本没听清楚。现在看来父亲心里是明白的,是知道大外甥在身边。大表哥临走时说:“舅年龄大了,最好准备个后事。”我说:“棺木几年前就叫旬邑木匠做好了,老衣(包括袍子) 共五件,是二表姐、三表姐亲手做的,连材罩也是当时最好的。”二表哥姚生仁当时在铜川,胫骨骨折住院做手术,只是瞒着父亲,这也许是舅甥有生民表哥走后不到半个钟头,父亲又昏迷过去,这也许是舅甥见面的缘故吧!我情不自禁想起九七年的春节。

      那年正月十一,舅父和姨父从礼泉的烟霞,说可能过了十五才回来。真不巧,永刚哥年前把父亲接到铜川去了,为了让舅父和姨父多留几天,我说:“父亲一两天就回来了。”我领舅父等看村容,看我们村的学校。何村小学是在拆除石门爷庙(秦始皇的大公子扶苏) 的基础上盖起来的,舅父逛过几次何村庙会。这次勇父没一点兴趣。灵机一动,我说:“你们没去过通深街,明天我们去逛逛通深街。”(润镇俗称通深街,在周边县很有名气)。正月十三,我们去了通深街,走着走着,观颜察色,我发觉舅父脸色由晴转阴,赶紧说:“转过前边那个弯不远就是通深街剧院,临近沟畔,景色特好。”不料舅父一句“回! 什么通深街,还不如我们烟霞街道,半个袁家村也比它强多了!”看来,父亲明天一定回来已毫无意义,强挽留更没门,只得开放绿灯。十四日早舅父和姨父走前要祭拜老姐姐,我带舅父、姨父到母亲坟上,化过纸钱,告慰了亡灵。中午,舅父刚走,下午父亲就回来了。“你哥嫂不让我回来,铜川有啥好,就是人多楼高,再好也不如家里好!”舅父回家后几个月,小麦即将收割,舅父却鹤驾西天,到老和父亲无缘见面。自从生民表哥来过之后,父亲又儿次昏迷,醒过来后,就说他兄弟姐妹的事,怕我没听清,先后说过两次。父亲有仨兄俩姐,兄弟姐妹共六人,我基本知道。我大姑嫁于润镇姚家学姚家,生有三子三女。小姑嫁于润镇步上,英年早逝,无有子嗣。大伯父郭振福,忠厚老实,终生未娶,和我们一块生活,五六年去世。二伯父郭振成,在陕北志丹的部队,据说有一官半职,先后托人捎回两封家书和照片。我生于一九四七年,七八岁时就几次见过二伯父的照片,且有点发黄,但清晰可见,魁伟的身材,愈显精神,容光换发,两眼炯炯有神。一六年,刘志丹率部过黄河赴山西抗日,遇日机轰炸,部队伤亡惨重,二伯父也为国捐躯。解放后,一直挂烈属牌,车坞公社召开春节慰问军烈属座谈会,父亲和永刚哥分别参加过几次,后来车坞公社的档案室毁于炬,无从查考,县烈士陵园烈士英名未录,没有二伯父的名字,这是父亲最念叨的一件事。三伯父郭振南,本分农民,三六年探亲路过方里,当时,国民党军队和游击队交战,三伯父被流弹误伤,后葬于村东老坟。

十一月底,父亲奇迹般的挺过来了,慢慢能下床,腊月中旬,父亲能户外走走。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九,二曾孙女郭莹出生。父亲喜得合不拢嘴,四世同党,儿孙绕膝,天伦之乐。斯年,父亲有四子八孙,三孙女,三曾孙,俩曾孙女。或许是父亲没有女儿的缘故,对孙女、曾孙女厚爱有加。大孙女郭晓宁已出嫁,二孙女郭小娟正说谈婚论嫁大曾孙女郭静远在铜川,一年一度的春节回家一次,父亲对二曾孙女郭莹倍加疼爱。过了百天,父亲常逗郭莹笑,但父亲听到郭莹哭时,佯嗔,“咋不管娃,娃哭一大会啦。”夏收季节,父亲总是闲不住,晒麦,,其他他人忙时,父亲扫院,做力所能入及的轻活。

      九月中旬郭莹开始学走路,父亲更乐了,“莹莹念书时,你们不要管,我送莹 莹上学。”

      又一个严冬来到了,十月中旬,父亲走路明显不如以前,但精神乐观,饮食一切均好。冬月初三日十一时,勤劳了一辈子的父亲叮咛完最后几句话,无疾辞世,驾鹤西游。家族及生民表哥等亲朋亲视含殓。悲痛感天。生民表哥亲自书写挽联,将父亲一生勤劳朴实、德高望重,乡邻赞颂、子孙悲痛的气氛跃然纸上。表哥亲自张贴挽联。尽到最后一点心。

      父亲走了,但父亲终生勤劳俭朴,任劳任怨、正直善良、豪爽乐观、多才多艺、助人为乐、待人至诚,公而忘私,教子以刚正耿直为本等美德及担任农村基层干部七八年间,对工作认真负责,兢兢业业的高贵品质,是留给我们子子孙孙的宝贵财富。

祝父亲在天堂过得更好!

作者:郭永仁

编辑:聪姑娘。Come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