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普雷特涅夫确实是个人物

Weave 2019-10-05 最新文章

10月29日,普雷特涅夫要来星海音乐厅开独奏会了。他一度减少钢琴音乐会的数量,而更专注于指挥事业,以至国内不少乐迷曾遗憾地认为,以后未必有机会现场领略钢琴家普雷特涅夫的风采。然而近几年,这位钢琴家不仅来国内开了独奏会,还演出过协奏曲。其中,还是独奏会引发了更强烈的反响,一度成为话题性演出。说起来,听普雷特涅夫的独奏会这件事,原先真是过于可遇不可求。而现在,钢琴家又要来演出了。

上次,普雷特涅夫将贝多芬的早期奏鸣曲搭配斯克里亚宾的短小作品,构成一份不很贴近人们欣赏习惯的节目单。结果他在贝多芬音乐中呈现的个人化风格,以及斯克里亚宾作品在意料之内的音色魔法都成为一时的话题。近十余年中,出色的音乐家来到国内上演出色的音乐会,可能为数不少。真正能够成为话题,引发人们的讨论,甚至在国内的演出历史上值得特别记录一笔的音乐会,却终归相当罕见。

原因很简单,就是能够带来这样的演出的人非常罕见。作为钢琴家的普雷特涅夫就是其中之一,在我听来,这方面还超过他的指挥。本次,钢琴家所带来的曲目非常贴心,贝多芬的两首晚期巨作(Op.110111)搭配莫扎特两首奏鸣曲(K. 280330)。

不知从何时起,男神的称呼渐渐流行,许多人也将自己心仪的演奏家称为男神。然而,我对此总是很有一些怀疑。无论在指挥家、演奏家,还是歌唱家的领域,一旦了解真正崇高的标准,男神的称呼在今天恐怕就不应该如此频繁地出现。我想,一位真正了解自己,了解艺术的演奏家,也是会用一个适合的尺度来衡量自己的。

譬如对一位俄国钢琴家而言,Ta知道俄国学派是怎么回事,别人再说Ta是男神或女神,恐怕钢琴家自己不是心下暗喜,而是要尴尬老半天了。当然也未必,如今不少资深乐迷对俄国学派的印象,还是通过唱片中的许多杰出演绎建立的,因此在现场听到某些演奏,不能不感到惊诧。而那样的演奏者,很可能已经有不少美名加身。

正如我听了一场独奏会的现场录音后,深感惊奇:那样的演奏居然能够拿上舞台?还是李斯特一些技巧实打实的作品,是有一个客观的基本衡量标准的。然而,那位演奏家如今稳坐女神之位,抢眼得很。在一个有历史,有传承的学派背景之下,一个人的演奏如何被评价,这是要真正经过考验的。俄国钢琴学派是以拉赫玛尼诺夫、索弗罗尼斯基、里赫特、吉利尔斯这些人为楷模的,现在称男神、女神的很多人,你说Ta配吗?

这样的人才真正标明了高度,谁也无法否认

哪怕在今天,传统俄国学派的风格未得到完整的延续,但前人所标定的高度还是耸立在那里的。因此从实际的层面出发,一位俄国学派的钢琴家置身于那样的历史之中,如果能确实脱颖而出,在历史发展中算是个人物的话,已殊为不易。普雷特涅夫的现场演奏值得珍惜之处就在于此,在他的时代,这位钢琴家是真正有代表性的人物。

历史巅峰固然是一回事,而一位真正有代表性的钢琴家又意味着什么?就是人们从他的身上,确实能够触及到这个学派,这个伟大演奏传统的精髓,而非单纯领略一些外在的,甚至已经脸谱化的特点。现今堪称俄派代表的人物,我首先想到的就是索科洛夫、维莎拉杰与普雷特涅夫这三位。索科洛夫不用多说,维莎拉杰(Elisso Wirssaladze)是隐藏巨匠,随着先前访问国内引起轰动,已渐渐为国内乐迷所了解。

三人中成名最早,发展却最为复杂的,非普雷特涅夫莫属。他早早来到公众面前,在最主流的唱片公司录音,同时却又长久地在钢琴演奏与指挥工作之间徘徊。尤其是最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作为钢琴家的独奏录音近乎绝迹,可说是非常不应该。因为普雷特涅夫是一位真正掌握绝高演奏技艺的钢琴家,由于录音较为常见,我们也能充分领略其魅力。钢琴家在MelodiyaVirgin的唱片记录了他的青年时代,DG的录音则呈现出普雷特涅夫个人风格更为强烈的演奏。

我特别热爱钢琴家在Virgin时期灌录的一张肖邦作品,其演奏对于俄国学派的强力美学风格做了简明扼要的呈现。通过精妙的触键与踏板控制,普雷特涅夫不仅极为透彻地揭示出作品的结构,更赋予不同细节意想不到的美。钢琴家的指触带来甘美的音质,却又通过利落分明,毫厘不爽的音符颗粒的贯穿来实现。他将这样的音符编织成为歌唱线条的功力,让我们看到真正的俄国学派和人们所误解的粗糙暴力毫无关系。

那种让钢琴歌唱宛如人声的技巧,才是霍洛维兹所追求的至高层面的技艺。在需要时,普雷特涅夫会瞬间呼唤出摧枯拉朽的音量,但他总让你感到这种强力是出于音乐自然发展的需要。同时,那效果真是美啊!音乐表现有着一蹴而就的强烈,畅快淋漓,却毫无敲打键盘的粗暴痕迹。不少俄国学派的成员在这样的方向上有不凡建树,但普雷特涅夫所到达的高度,仍每每显得卓然出众。

卡内基历史上的重要演出之一

DG发行的卡内基音乐厅独奏会录音显示出钢琴家艺术的发展,对于音色的琢磨更开一番新局面,超技的功力也延续了黄金年代的景观。哪怕对卡内基厅而言,这也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演出之一。这场的曲目中,贝多芬的最后一首奏鸣曲Op. 111是普雷特涅夫特别热爱的作品,钢琴家从年轻时就一直热衷于演奏它。本次,钢琴家在星海音乐厅的独奏会也正是以这首收尾,或许听者可以期待又一次传奇之演。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