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红楼梦:贾府的中秋节,欢欣与悲凉交集

Weave 2019-09-14 最新文章

中秋节,历来是中国人极为重视的节日。八月十五月圆之夜,阖家团聚共庆,贾府这样的诗礼簪缨大家族,也自是不能免礼。然而围绕着这个节日,却是“无数曲折渐渐逼来”,也正是俗语常说的“多事之秋”,一桩一件件事无不显示出这个大家族种种“下世的光景”来。

先是宫里的太监来贾府要钱,这是不能得罪的,没钱也得当了自己的家当满足他,刚打发走了夏太监,宁国府的邢夫人又向贾琏要二百银子过中秋节,于是贾琏只能找向王熙凤:“才刚太太叫过我去,叫我不管那里先迁挪二百银子,做八月十五日节间使用。”王熙凤因叫平儿:“把我的金项圈拿来,且去暂押二百银子来送去完事。”贾琏道:“越性多押二百,咱们也要使呢。”

连吃饭,都今时非同往日,贾母“因见伺候添饭的人手内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尤氏吃的仍是白粳米饭,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那人道:‘老太太的饭吃完了。今日添了一位姑娘,所以短了些。’鸳鸯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

迎春的“攒珠累丝金凤”被奶妈偷拿出去当了钱,这可是姑娘们八月十五日要戴的饰物。然而迎春这样的懦弱性格却不能约束,探春虽然能帮助出头,奈何鞭长莫及。

贾敬宾天两年,贾珍仍在居丧,不能过八月十五,八月十四应景,“在会芳园丛绿堂中,屏开孔雀,褥设芙蓉,带领妻子姬妾。先饭后酒,开怀赏月作乐。”

书中写贾珍饮宴之处,正是祠堂附近,再看食物的描写,“煮了一口猪,烧了一腔羊,余者桌菜及果品之类,不可胜记”,这宴席之物,到更像是供奉祭祀之物。

猜枚划拳、饮酒行令、吹箫唱曲,众人正在兴头,却“忽听那边墙下有人长叹之一声”。紧接着“只听得一阵风声,竟过墙去了。恍惚闻得祠堂内槅扇开阖之一声 。只觉得风气森森,比先更觉凉飒起来,月色惨淡,也不似先明朗。众人都觉毛发倒竖。”

庚辰双行夹批:未写荣府庆中秋,却先写宁府开夜宴,未写荣府数尽,先写宁府异道。盖宁乃家宅,凡有关于吉凶者,故必先示之。且列祖祠在此,岂无得而警乎?凡人先人虽远,然气运相关,必有之理也。非宁府之祖独有感应也。

宁府是家宅,却是鬼气森森,气运相通的荣府呢?这“长叹”是祖先对后世子孙不肖而致大厦将倾前的警示?还是“大棺园”里无处安放的“精魂”的喟叹?

书里继续写贾珍:“次日一早起来,乃是十五日,带领众子侄开祠堂行朔望之礼……”

朔望意为农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明史 张宁传》记载“如百官朝参如朔望”,意思是各级官员仍然在每月初一与十五上朝参见。

十五之夜,才正式开始写荣府在“梦中之人”贾母的带领下,大家如何一起共度中秋。

“当下园之正门俱已大开,吊着羊角大灯。嘉荫堂前月台上,焚着斗香,秉着风烛,陈献着瓜饼及各色果品”。不单荣国府的家眷在,宁国府的众人也都在。

“月明灯彩,人气香烟,晶艳氤氲,不可形状。地下铺着拜毯锦褥”。

吃月饼,赏月是这个节日不变的传统。那会的中秋一样的热,一样的会吃西瓜,只是贾母嫌当年的雨水太勤以至于西瓜味道不如从前。会吃会玩,活得通透的老太太,无一事不是要精致的。

贾母盥手上香拜月,众人也都随后拜过。拜月完毕便开始要赏月。赏月自然是要在高处,凸碧山庄上大家取团圆之意围坐成圆,上面居中贾母坐下,左垂首贾赦、贾珍、贾琏、贾蓉,右垂首贾政、宝玉、贾环、贾兰,只坐了半壁,下面还有半壁余空,贾母嫌人少不如往年热闹,就叫女孩们来坐在一处。

“于是令人向围屏后邢夫人等席上将迎春,探春,惜春三个请出来。贾琏宝玉等一齐出坐,先尽他姊妹坐了,然后在下方依次坐定”。这里却并没有将薛宝钗及林黛玉等女孩子叫到一起入座,可见贾府的内外之分。

又庚辰双行夹批:未饮先感人丁,总是将散之兆。人丁兴旺与否,在旧时也代表着一个家族的兴盛与否。

夜宴的活动是击鼓传花,花到谁手,不单饮酒一杯,还要罚说一个笑话。偏偏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政老爹被罚。

贾政的笑话听上去很粗俗,是一个怕老婆的男人被罚舔臭脚的故事,倒像是在讽刺那些爱捧臭脚的人。贾赦的笑话却是暗喻了贾母的偏心。

接下来宝玉、贾兰依次被传到花,两人都以写诗代替了讲笑话,诗的内容书中并未明示。

贾母先问宝玉的诗如何,贾政回说:“难为他。只是不肯念书,到底词句不雅。”在贾母的要求下,赏了宝玉两把从海南带来的扇子。当下贾兰见奖励宝玉,也做一首递与贾政看,贾政看了喜不自胜,也赏过。

轮到贾环,一改之前的猥琐形象,他的诗竟然被贾赦大赞“不失咱们侯门的气概”。贾政却嫌“词句终带着不乐读书之意”,遂不悦道:“可见是弟兄了。发言吐气总属邪派,将来都是不由规矩准绳,一起下流货。妙在古人中有‘二难’,你两个也可以称‘二难’了。只是你两个的‘难’字,却是作难以教训之‘难’字讲才好。哥哥是公然以温飞卿自居,如今兄弟又自为曹唐再世了。”

贾政虽表面看似不悦,却将宝玉比做温飞卿,将贾环比作了曹唐。温飞卿即温庭筠,与曹唐都是唐代著名的大诗人。这评价也是非常的高了。

中秋赏月这段内容颇多,月至中天,贾母仍兴致不减,又令人擫笛,然而笛声却令众人生出凄凉寂寞之感,连老太太也听得不禁堕泪。

编排笑话说贾母偏心的贾赦赏月散去之后,便被石头崴了脚。尤氏的一段对话提到对公公的孝服已经两年,庚辰双行夹批却说:不是算贾敬,却是算赦死期也。

散席之后又失了一只杯子。这种种错综复杂的文字叙述不是讲故事,更像是在记录某些不可言说的史事。

蒙回末总批:看赏月一段,宛然“望族序齿燕毛録”。《礼记 中庸》:燕毛,所以序齿也。古代祭祀后宴饮时,以须发的颜色别长幼的坐次,又泛指宴饮时年长者居上位的礼节。

众人皆散去,然而中秋之夜的活动仍在继续,也变得更为清雅,两位曾经互相谑笑的姑娘走到了凹晶馆一处,开始了她们的联诗,也便有了那两句惊艳的“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这两句向来被认为是湘云与黛玉归属的谶写。

妙玉的出现让联诗到此戛然而止,妙玉有她的道理:“方才我听见这一首中,有几句虽好,只是过于颓败凄楚。此亦关人之气数而有,所以我出来止住”。

《开夜宴异兆发悲音 赏中秋新词得佳谶》,这欢欣中透着悲凉的月夜,但愿花魂葬下后,鹤影真的能飞渡过彼岸,但愿妙玉真的能止住了气数的颓败,但愿…….

此生此夜不长好,只愿明月明年还能再相看。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