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域外印谱系 之 滚印发展的七个阶段和三次变革

Weave 2019-08-14 最新文章 评论

滚印的历史长达三千年,地域横跨地中海至中亚,而其中出现的诸多风格让人目眩神摇、无所适从。本篇作为滚印谱系的一个小提纲,给大家提供一个收藏和鉴赏的切入点。

(本篇文字为主,内容不长,请耐心阅读~~)

最早的滚印使用记录出自公元前3500年前后的两河流域南部和伊朗的苏萨,自此沿用到公元前500年左右方才逐渐式微,其历史却是有超过三千年。

滚印以其圆柱形的侧面作为印面,可以容纳更为丰富的画面,熟练的工匠更能凹雕出准确的人物肌理和服饰细节,使印出的纹饰体现出浅浮雕的效果,由是成为古代西亚三千年一门独特的艺术门类。

滚印使用之初,作为城市公共行政管理的重要工具,后更是成为王室发号施令的凭证,以及守护契约的信物。于是滚印被视为地位和财富的象征,而如此也给予“滚印艺术家”们传承和变革的动力

滚印的发展史可以分为七个阶段(如Collon的《First Impressions》一书既分七节分别讨论这七个阶段),而在此过程中,起着最为重要作用的则是三个“变革”期。变革期和这七个阶段并不完全对应一致。

第一阶段萌芽期

年       代:乌鲁克晚期至杰姆代特·纳斯尔时期(3500 - 2900BC)

流行地域:两河流域、叙利亚、埃兰(伊朗西南部)

阶段特征:

滚印出现,并大量用于社会公共行政管理,尤其是仓储管理;

滚印的纹饰重视现实主义题材,并夹杂具有象征意义的幻想生物描绘

滚印丰富的场景用于暗示其所属的社会公共职能等信息,因而承载了一部分文字的功能

早期滚印体型巨大,往往未打孔而在顶部有把手,至杰姆代特·纳斯尔时期以后逐渐发展为较小的矮胖型,径向穿孔为主;

乌鲁克晚期存世滚印实物极少,印戳证据极多,杰姆代特·纳斯尔时期存世滚印实物较多;

流行题材:现实主义、几何纹饰、动物排列、各类组合生物(幻想生物)

流行材质:各种软石料,石灰岩,费昂斯、烧制滑石、水晶(极少)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二阶段滚印艺术的形成

年       代:苏美尔早王朝(2900 - 2300BC)

流行地域:两河流域、叙利亚、安纳托利亚、埃兰(伊朗西南部)

阶段特征:

楔形文字系统成熟,滚印的社会职能标识功能被削弱,泥板上罕见滚印印戳

滚印题材开始脱离现实主义,以描绘神话、英雄史诗和宫廷宴会为主,逐渐形成几种固定的艺术风格,并传承后世;

私人开始拥有滚印,少数滚印第一次带有个人姓名的楔形文字铭文;

早王朝晚期开始以角盔区分人和神祇;

流行题材:宴饮、争斗、神话(少量)

流行材质:各种软石料,石灰岩、青金石、贝壳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三阶段皇家滚印艺术和官僚体系

年       代:阿卡德帝国至乌尔第三王朝时期(2300 - 2000BC)

流行地域:两河流域、叙利亚、安纳托利亚、埃兰(伊朗西南部)

阶段特征:

题材和艺术风格的进步(见下文“第一次变革”)

后阿卡德帝国时期(2200BC后)盖有滚印的契约泥板逐渐开始流行,并成为此后滚印最常见的功用;

阿卡帝国时期官印几乎统一使用“坐式觐见”题材,取代了宴饮题材;

觐见题材官印铭文逐渐形成了”XXX,YYY的仆从“的模式,其中YYY可以为神祇、国王或地方统治者,这是两河流域的官僚体系在滚印上的第一次直接体现;

流行题材:觐见、争斗、神话、现实(少量)

流行材质:蛇纹石、青金石、贝壳、鸡肝玛瑙(少量)、水晶(少量)、各种软石料

第一次变革

阿卡德帝国对于宫廷滚印艺术的大力推进,造就了滚印发展史上的第一次大变革,主要体现为:

高度写实极富生气的争斗题材,肌肉描绘和动作张力都有着前无古人的造诣,并成为后世皇家滚印艺术的标准;

神话题材展现了天马行空的想象力,神祇具有了更为具体而丰满的形象;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四阶段成熟期

年       代:2000 - 1600BC

流行地域:整个西亚和中亚西部

阶段特征:

古巴比伦,“立式觐见”取代“坐式觐见”流行;

争斗题材重新开始流行,并和觐见题材共同出现在滚印上;

滚印重刻、重用、留白等现象非常普遍,体现滚印使用的普及和制作的商业化、流程化;

铭文中较少提及上级官员或国王,而更多提及神祇,可能体现了官僚体系的变化;

古巴比伦晚期,“神印”出现,其铭文为对神的祈祷语;

叙利亚为枢纽的跨地域贸易使不同文明之间的图像和文化元素交流变得极为频繁,叙利亚滚印艺术成为下一个时代滚印艺术发展的基石;

流行题材:觐见、争斗、现实(少量)

流行材质:赤铁矿、水晶、石英族、各种软石料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五阶段新势力和变动期

年       代:米坦尼、加喜特巴比伦和中亚述(1600 - 1100BC)

流行地域:整个西亚至地中海

阶段特征:

以较长的黑暗期开端,至15世纪新的滚印风格方始出现(加喜特、米坦尼)

砣具和钻具等高速加工工具开始大范围流行,高等级滚印多数采用高硬度材料如石英族矿物、褐铁矿等;

批量制作的费昂斯滚印流行,其源头和主要作坊在米坦尼境内(叙利亚、安纳托利亚);

加喜特贵族和宫廷滚印使用大段祈祷语,图像趋于简化;

重用和改刻早期印章蔚然成风,或作为一种复古情节,或作为对两河文化正统继承者的自我标榜;

铭文位置的变化:中亚述滚印铭文的位置转移至场景上方,有时不带外框,加喜特第二类滚印的铭文则有时环绕场景分布;

十四世纪以后的滚印艺术发展见下文“第二次变革”;

流行题材:争斗、祭祀、自然题材

流行材质:石英族、褐铁矿、费昂斯、玻璃、各种软石料

第二次变革

公元前十四世纪开始,滚印艺术经历了第二次大变革(有学者称为“十四世纪变革”),并最终诞生了两大重要的滚印风格,既加喜特的“第二类风格”和亚述的“阿达德·尼拉里一世风格”。此后加喜特国祚渐微,滚印艺术没能进一步发展,而中亚述帝国则益加精进,又诞生出了更为精致的“夏马内舍尔一世风格”“图库尔提·宁努尔塔一世风格”

这一时期的变革主要体现在:

滚印场景中的人物描绘再次展现出消失已久的生气和写实艺术风格,并且其细节描绘甚至超越了阿卡德时期;

自然描绘成为滚印题材中非常重要的一环,巴比伦和亚述的工匠分别在天地寰宇和乐园的描绘中展现了惊人的才智和想象力;

争斗题材再次呈现出多样的表现力,其中许多创新的形式和风格成为后世的流行风;

神祇形象描绘逐步淡出,尤其在中亚述帝国后期,除了少数祭祀题材滚印,神徽的使用几乎完全取代了神祇描绘;

这是滚印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转折,它彻底摈弃了古巴比伦时代后逐渐固化的题材风格,而开拓出一片全新的天地,为此后近千年中各种富有表现力的滚印风格的涌现奠定了基础,并再一次将滚印的艺术性提高到了其实用性之前。

这次变革并非偶然发生,亚述帝国和加喜特王国新兴的权贵阶层的需求,以及叙利亚地区对早期风格的传承,促成了一场自上而下的有意识的艺术革新。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六阶段大帝国时代

年       代:新亚述和新巴比伦帝国(1000 - 539BC)

流行地域:两河流域、埃兰、叙利亚

阶段特征:

亚述本土流行“切磨钻刻”风格;巴比伦兴起“典范”风格,后为亚述皇家作坊借鉴(参看下文“第三次变革”);

公元前七世纪开始,塔形印流行两河流域,滚印的使用逐渐减少,工艺也逐步退化;

除了蛇纹石和费昂斯滚印短暂的复兴,石英族硬材料成为绝对的主流;

滚印铭文往往穿插在场景中,多无外框;

流行题材:争斗、祭祀、动物序列

流行材质:石英族、费昂斯、各种软石料

第三次变革

第三次变革可以视为第二次变革的延续,再次崛起的亚述帝国的皇家滚印作坊采纳了富有雕塑感的滚印风格,同时也复兴了中亚述流行的几类争斗题材模式:

公元前八世纪末,巴比伦首创的富有雕塑感的“典范风格”(也作“雕塑风格”)为新亚述帝国的皇家滚印作坊所借鉴,并创造出新亚述的“典范风格”——一种具有可怕的细腻度和强烈雕塑感的风格;

“对称控制式”争斗成为亚述宫廷首选的滚印题材,“持械威胁式”争斗则主要在巴比伦流行;

祭祀题材成为官员印的标准题材,神祇形象描绘在亚述有所复兴,但是在晚期神徽的使用再次占据主导;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第七阶段传承和衰亡

年       代:阿契美尼德波斯帝国(550 - 200BC)

流行地域:整个西亚、中亚

阶段特征:

波斯帝国官方继承了两河流域文化,并在官方推行滚印使用,皇家用印传承了新亚述和新巴比伦的风格,并发展出波斯特有的宫廷风格;

国王作为各类题材的主角,取代了新亚述和新巴比伦滚印中的神人和英雄,成为宣传帝国守疆之力的重要工具;

小亚细亚的古风希腊风格和波斯题材印章(包括滚印)融合,形成极富特色的“希腊化波斯”风格

大流士时代开始,帝国阿拉米文(古阿拉米文的一种规范版本)成为主流的滚印铭文,但王印一般用阿卡德、埃兰和古波斯三语铭文;

阿塔薛西斯时代之后,滚印的生产趋于停滞,泥板使用延续到公元前后;

流行题材:争斗、动物序列

流行材质:石英族、各种软石料

<<  滑动查看下一张图片  >>

本周六弯月大拍,滚印出没

Tags:

猜你喜欢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