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攻略

首页 > 最新文章 / 正文

这次,我必须给四川美院点赞!

Weave 2019-08-14 最新文章 评论

《中国美术报》第159期 美术新闻

虽然,在不到半年时间内,我写了多篇涉及四川美术学院(下称川美)的文章,但每次的写作初衷,都是纯粹出于爱护这所著名大学之本意。正如我时常在我的小花园里从玫瑰、蔷薇等花儿的枝叶上摘虫子一般,其用意是为了让花儿开得更美、更艳。与以前几篇针对川美的负面新闻而撰写的批评文章不同的是,这次,我非但不会批评,而且还要为它点赞,为什么?因为它敢于对经检测而未达毕业标准的论文亮剑与说不,从而以坚定的态度、鲜明的立场维护住了中国大学与学术本身的尊严。也许有人要问,作为一所著名高校,川美这么做,岂不很正常吗?难道还需要对一个极为正常的行为点赞么?然而,君不见自有大学扩招以来,“大学大学,大家来学”,我一分不差地给你交了学费,到时你就得给我毕业证、学位证的怪现象,已经变成了一个公然泛滥的潜规则。此一病态现象,已在各大学校园蔓延了至少二十多年。上世纪末,在我所供职的单位分来过一位211名校毕业生。但从这位名校毕业生的日常言行中,我却完全看不出他受过一丝高等教育的痕迹;更令人诧异的是,这家伙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多次公然嘚瑟:“我读了四年大学,没买过一本书,连教科书都没买过。”举目四望今日之社会,这等不合格教育产品简直比比皆是。于是乎,“如今的大学生只相当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的中专生,硕士生只相当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大专生……”的极端议论,时而能被我们所耳闻。对此现象,我们不妨扪心自问一下:这,是否从一个侧面说明了当今教育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如今,川美终于抬高了其出口门槛,对期望用一篇不合学术规范的毕业论文混得毕业资格并在多次警告后仍一意孤行的表现不好的学生,旗帜鲜明地作出了毕业论文零分的公开决定,显然具有惩前毖后、杀一儆百的积极示范效果。对此行为,难道不应给个赞?那个学生对校方的处理结果,以满腹怨言与满腔怒气的方式所表现出的“激烈抗争”行为虽然演化成了一个网络事件,但却使得人们在大学精神日趋萎缩的今天,终于得见一所大学用严把教育质量关的作为,捍卫了中国大学的声誉与尊严,更使得人们看到了重塑中国大学形象的希望。或许还有其他高校也对论文质量不合格、答辩不过关的学生作出过相同的处理,只是我未曾听说。所以,我只能对我所看到的川美点赞。由于大学出口门槛太低之故,这些年来,高校本科生毕业论文质量长期处于令人堪忧的状况,“剪刀加糨糊,复制加粘贴”,也早已成为大学本科生应付毕业论文的常态,以至于毕业论文考核成为一种形式主义的摆设。针对这一尴尬无奈的现状,不少高校教师提出建议“不如取消本科生毕业论文考核”,对此建议,我认为应该坚决反对。一国之大学,当然应有一国之特色,但特色必须是建立在尊重并遵循全球普遍的现代大学规则与标准之上。既然全世界大学的本科教育阶段,都以毕业论文考核作为评价一所大学的质量高低与水平优劣之标准,那么,中国大学就断无低于此标准之理。为何必须把毕业论文考核作为衡量一件教育产品是否合格的通行标准呢?我想,其简单道理应是这样的:大学,之所以不同于中专或技校,那正是因为大学培养的人才绝不是简单掌握一到几门实用技能的工具性人才,而是要培养既掌握了知识、方法、理论,又通过训练学会了独立思考,且具有一定思辨能力,以及发现、提出、研究并探讨问题之能力,还有基本的创造性思维能力的人才。一个大学学子在本科四(五)年里所接受到的各种科学训练,最终应转化为一篇毕业论文来接受答辩委员会的综合考核。质量不合格者,应在导师的指导下重新写作或修改论文后延期毕业;对于完全无视学术论文规范,不接受指导老师的修改意见,甚至公然拒绝答辩委员会提出的论文修改要求者,当然不能拿到学位证书。否则,大学还能算是大学吗?谁说进了大学门就必须捧着两本证书走出大学门的?别说西方高中生需要撰写学术论文,也别说在美国四年制大学有53%的大学生因写作一篇合格的毕业论文而需花6年才能毕业,就是本人读小学那会儿,好多小伙伴还会因成绩不合格而留级两三年,甚至更长时间。无规矩何来方圆?无规则何来真正意义上的大学?(本栏目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2019年《中国美术报》征订信息

《中国美术报》为周报,2019年出版40期,邮发代号:1-171

1.全国各地邮政支局、邮政所均可订阅,240元/年;

2.直接向报社订阅。

发行联系人:王会 吴坤 

电话:010-68479020

010-68469246


Tags: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